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民国奇人 > 第二章 鲁班教中师与徒

第二章 鲁班教中师与徒

南无袈裟理科佛 2019-08-31 10:44:57

“嘶……”

小木匠双手抱住了头,半蹲在地,大拇指死死地顶住了太阳穴,仿佛要将脑袋都顶穿一样。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将脑袋里的剧痛意识给转移开去。

鲁大瞧了他一眼,知道自己的小徒弟又产生了幻觉——这是老毛病了,他习以为常,没有太在意,而是领着人往工地里面走去,吴半仙感觉不对,叫了一声:“小兄弟……”

他话还没有说完,前面的鲁大就用烟锅子磕了磕路边堆到半腰间的石材,然后说了一句:“别管他,老毛病。”

一行人走进了里面去,就剩下小木匠一人,留在了原地。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小木匠还是如同木雕一般蹲着不动,而众人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鲁大打了一个响指,开口说道:“走了。”

小木匠放下了手,一脸茫然地说道:“不是还没进去么?”

他竟然不知时间过去多久。

鲁大说道:“该看的都看完了,回去再说。”

小木匠没有多问,点头说了声:“哦。”

一行人往外走,那吴半仙跟在鲁大身后,恭敬地询问道:“鲁师傅,整个工地你都转了一遍,这里面到底有没有问题,您倒是给一句实话啊,让我心里,也有个底不是?”

鲁大停下脚步,看了吴半仙一眼,然后问道:“你之前的判断是什么?”

吴半仙说道:“这宅子的风水是我看的,潜龙勿用,白虎养煞,对他家的大少爷仕途,是很大的助力,整个的风水运势,是绝佳的,而现在出了问题,想来想去,只有是有人在房子里动了手脚。这地方出事之后,我来望过气,感觉空气滞留,阴阳不定,阴浮而阳抑,汇聚秽气,将那一点儿虎煞弄得污浊,怒而伤人,所以才会诸事不顺,麻烦缠身。”

鲁大点头,说道:“人都说乾城吴半仙是有真本事的,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吴半仙得到了夸赞,却并不高兴,而是忧心忡忡地说道:“我也就是这双招子比较醒目而已,平事的本领,还得您来。”

鲁大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却不接话。

小木匠跟在众人身后往回走,他边走,边往后看,却再也没有瞧见那个红夹袄子的小女孩儿。

回到了刘宅堂屋,众人重新落座,刘老爷询问鲁大,这回鲁大没有再作隐瞒,而是开口说道:“此事的确是有人在背地里动了手脚,坏了鬼宅风水,所以才会诡事不断,麻烦连连。至于小少爷的病情,也是积了阴秽而致,若是能够破局,病症自然消解。”

刘老爷问道:“此事如何破局?”

鲁大沉吟,却不答话。

刘老爷抬手,早有准备的老管家立刻奉上一个托盘来,上面用红纸包裹了两个纸筒,这一筒便是五十大洋——要知晓,这时节,一个私塾老师的月钱也就十块大洋,一百块大洋,那可是一大笔的钱。

而刘老爷却表示:“这一份,是请鲁师傅你过来的礼金,后面倘若是能将事情平了,另有重谢。”

面对着这般大方的东家,鲁大也没有再作推辞,挥手,让小木匠将酬金接下,然后说道:“此事有三种解法,一种是去请位佛法高深的法师过来,于此地摆下法坛念经,净化秽气;第二种则是去请一张符箓大能绘制的安家符,镇宅之用;而第三种,则是我留下来,想办法将藏于此地的厌媒取出,将这煞局给破除了去。”

刘老爷问?:“这三种办法,何优何劣?”

鲁大说道:“第一种和第二种,只要找对人,基本上就能够立竿见影,药到病除。”

“第三种呢?”

“第三种,比较麻烦,需要等待,而且不一定能够找得出来。”

“为何?”

“在这儿种下厌术之人,手段高明,故布疑阵,我也没有信心能够手到擒来。”

听到这话儿,刘老爷有些犹豫,不由得望向了旁边的吴半仙,而吴半仙则赔着笑说道:“说到高明的法师,这附近,莫过于潭州的洪山寺,主持和寺内的几个大师,都有大本事,不过现如今时代不太平,大师们都不肯下山,找也白找;论到符法,当属句容茅山,但太过于遥远,而且这东西还讲究一个机缘,十分难得。而且此事,有果必有因,若不能将事情给彻查清楚,今朝事了,明日复起,如何能折腾过来?还请鲁师傅您多费力,帮人帮到底才是……”

听到吴半仙这般分析,那刘老爷这才晓得其中门道,赶忙拜托面前这个拿着烟锅子的老头儿。

鲁大得了委托,点头说道:“在我们行当里,这厌媒就是寄托施术者怨念、破坏风水布局的载体,千奇百怪,每一种都有说法和来历,十分复杂,又不知埋于何处,何人所为,所以若是想让我来处理,在此期间,诸般事情,都得听我指挥。”

刘老爷说那是自然。

鲁大没有再多说什么,告诉众人:‘此事白天无法查询,夜里再说。”

堂下早已准备宴席,刘老爷便请鲁大与吴半仙入席,而那小木匠没有师父吩咐,却不敢入座,好在管家儿子大勇陪着,带着他来到了偏院,在那银杏树下的石凳子里,给他准备了吃食。

不说三道坎镇,就算是整个乾城县,刘家都算大户,特别是刘家大公子发达之后,更是如此,所以伙食自然不差,虽然没有吃酒席那般丰盛,但桌上摆着一碟油汪汪的红烧肉,一碗烧辣椒,一碟厚厚的肥腊肉,一盘水腌咸菜,再加上一碗垒得冒尖儿的海碗米饭,着实让小木匠的口水,不由自主地就分泌出来。

香。

真香。

四处漂泊的日子苦,别说这等油水,就连一日两餐都未必能保证,饥一顿饱一顿的没个数,而小木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最需要粮食打底,更是如此。

小木匠毫不客气,抱着那大大的海碗,先扒了几口香喷喷的白米饭,有点儿噎了,方才将那一大块的红烧肉放在嘴里去。

红烧肉闷得烂熟,肥的多,瘦的少,舌头一抿,哎哟我的哥,那油脂在唇间和味蕾上瞬间爆炸,让小木匠的心中,一瞬间涌起了强烈的满足感。

没有任何停顿,小木匠那叫一个风卷残云,将桌上的饭菜全部吃完,还将碟子上的油脂舔了干净。

就在他意犹未尽的时候,旁边传来“噗嗤”的一声轻笑。

小木匠转头,瞧见一个穿着蓝褂衫的少女,那女孩扎着一根又长又粗的辫子,认真地打量着他,而被小木匠盯着,她也不像寻常的女孩一样害羞,而是一脸好奇地问道:“好吃么?”

小木匠点头,说好吃,当然好吃。

少女指着前厅说道:“那里的宴席更好吃,还有酒呢,你师父干嘛不让你上席?”

小木匠说:“我师父说我命薄,得贱养,狗肉上不了席面。”

“你属狗?”

“是。”

“听他们说,你们是过来捉鬼的?”

“捉鬼?不是,这世界上哪里有鬼啊?我师父总说,人心比鬼怪更可怕,你们这儿被人动了手脚,我们过来,是破邪的。”

“破邪?你会么?”

“我会一点,但主要都是我师父来弄——他很厉害的,帮人平过的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这么厉害?”

“对呀。”

“你吹牛吧?”

听到少女怀疑的话语,小木匠有点儿生气了,扭头不看她:“你不信就算了。”

少女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小木匠舔了舔嘴角的油水,还有点饿,不过却没有敢乱动,就坐在院子里,等了差不多大半个时辰,那管家儿子大勇找了过来:“你师父喝多了酒,到处找你呢。”

小木匠赶忙站起来,问道:“他在哪?”

“在客房。”

小木匠跟着大勇到了客房,他师父鲁大早已经躺在木床上睡了去,大勇告诉他,说他师父吃酒的时候说了,晚上十二点去工地,处理这事儿。

大勇离开之后,小木匠看师父一眼,帮他盖上被子,然后从巨大的木箱子里,掏出了一个木制工具盒来。

他在里面挑了一把锋利的刻刀,又摸出了一块跟婴儿手臂般大小的黄杨木来,坐在客房的门口,开始一刀一刀地刻起木头来。

这木雕的手艺是从他师父那儿学来的,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有着同龄人更加平稳的心,而且天赋很高,故而比较擅长。

没雕一会儿,那个穿着蓝褂衫的少女又出现在了附近。

她看着他,也不说话。

小木匠似乎瞧见她了,也不搭理,两人就这般一坐一站着,许久之后,小木匠手中的木头渐渐有了模样,却是一个胖小孩的轮廓,那少女方才开口说道:“没想到你还有这门手艺?”

小木匠没回话,她又说道:“这东西做好了,送给我吧?”

小木匠依旧没说话,少女终于恼怒了,她怒气冲冲地说道:“你不给我,我就叫我爹把你们赶走。”

小木匠这才抬头,问道:“你爹是谁?”

少女说道:“我爹就是请你们来的刘老爷。”

小木匠说:“我只听说刘老爷有三个儿子,可没听说他有女儿。”

少女说:“他不说,不代表没有。”

小木匠盯了她一眼,缓缓说道:“既然是主家的女儿,我多句嘴——你三十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三道坎镇有邪事 第二章 鲁班教中师与徒 第三章 夜半三更寻厌媒 第四章 正经营生造房子 第五章 嫌犯徒弟甘十三 第六章 陡然间世态炎凉 第七章 吴半仙仗义收留 第八章 仗义并非贴己人 第九章 机关算尽局中局 第十章 托人寄信与鸡汤 第十一章 小木匠力薄受擒 第十二章 临死来个问路的 第十三章 所谓无巧不成书 第十四章 三雄一见便如故 第十五章 猪杂下水加狗肉 第十六章 八千里路云和月 第十七章 少年受欺不可辱 第十八章 五鬼搬财弄是非 第十九章 小木匠初显锋芒 第二十章 启明集团浮水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