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民国奇人 > 第十八章 五鬼搬财弄是非

第十八章 五鬼搬财弄是非

南无袈裟理科佛 2019-08-31 10:44:57

(为@破烂掌柜?嘉庚)

镇压黔灵刀法乃苗人渔猎耕种时,从天地山川、河流以及世间万物身上感悟到的力量,融合苗刀,传习而来,教屈孟虎和小木匠刀法的是刀客熊草,他出自于黔灵山苗寨,是西南一带了不得的刀客,光三刀砍翻西北毒狼一事,就能吹一辈子。

倘若不是贪杯好酒,他也未必会将这其中真义,传予屈孟虎。

当然,这也跟屈孟虎的父亲,酒神屈天下当年慷慨豪侠,号称西南小孟尝,广结善缘有着很大的关系。

三道坎镇南边的榕树林里,屈孟虎以树枝作刀,教予小木匠刀法真义。

这刀法说简单也简单,扫、劈、拨、削、掠、奈、斩、突,刀中八法,不过如此,但如何运劲,如何对敌,如何腾挪跳跃,如何一刀突入,制胜于敌,这里面的讲究可就多了去,单这手腕的翻转,就有二十一种讲究,再配合上行气的变化,却是值得一辈子研究的门道。

当然,说那么复杂,又有点儿太玄了。

对敌这事儿,讲究的是一个练,平日里不断的勤学苦练,将所有的诀窍,都融入到了肌肉记忆里,刀手的理解进去了,与人交手之时,融会贯通,自然就能赢了。

小木匠本就有了基础,刀法也熟练,倘若通比文章,算得上是倒背如流,只不过某些地方理解并不透彻而已。

此番屈孟虎与他细细讲解,将这里面的道理、讲究和技巧,掰碎了、揉烂了,跟他细细说来,却是将小木匠多年以来的困惑都给解了去。

小木匠的师父鲁大往日一直不喜他练这搏击之术,觉得能防身就好,与人对敌这事儿就算了,所以小木匠无法交流,此番听屈孟虎所讲,简直就是如痴如醉,两人一直熬到了夜里,小木匠都无疲惫,那屈孟虎也不在意,弄了点儿篝火点燃继续。

两人熬夜教学,一直到了凌晨子时,方才停歇下来,刨了火堆里面的红薯和洋芋来吃。

吃过之后,屈孟虎又与小木匠对练,从对抗中发现问题。

等到寅卯交替之时,小木匠对于这路刀法再无疑惑,两人方才歇下。

小木匠疲惫不堪,躺在火堆旁的干草上,闭目而眠,次日日上三竿方才醒来,却瞧见屈孟虎从林中回返,居然打了两头野兔,又套了十几只麻雀回来。

屈孟虎打猎厉害,但不善庖厨,而小木匠倒是善于此道,将其处理之后,烤得喷香。

两人吃过之后,屈孟虎对小木匠说道:“昨夜有人在林中监视我们,来了两回,每次约摸一刻钟左右。”

小木匠听了大惊,说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屈孟虎说你昨日学刀,如痴如醉,如何能分心外物?我没有打草惊蛇,所以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什么目的,不过想起来,无外乎吴半仙,和他的狐朋狗友。

听到“吴半仙”的名字,小木匠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

他对这个表面一套、背面一套的老狐狸恨之入骨,此刻却又没有半点儿办法,不过屈孟虎说得对,这老东西虽然可以拿民团的官长来压人,但终究只是一时之势,等日后无人盯着他了,而他又练好了刀,随时可以找回场子来。

屈孟虎问小木匠的打算,他说想去乾州河下游的铁寨坡——这是听吴半仙和那“启明师叔”对话时听到的,现如今那启明师叔已经找过去了,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小木匠也想去瞧一瞧。

但问题在于他一个人的话,就算是去了,也未必有什么用处,反而有可能送掉性命。

听完了小木匠的话语,屈孟虎想了想,对他说道:“我可以陪你去,不过单单只是一个虎逼,我倒不怕,但如果加上他师父,我恐怕对付不了,所以你得多练两天,等刀法熟络了,回头再给你找柄顺手的刀,才好出行。”

小木匠知晓屈孟虎的考虑比较周全,而且此时危险,他却全然不顾,生死相陪,实在是情义。

他说不出太多感激的话语来,只有伸手过去,紧紧抓住了屈孟虎的胳膊。

两人出了树林,去河里洗了回澡,又去街上买了点吃食,便又回到了林子里来,继续练刀。

如此又练了一天,到了中午的时候,却有一人找了过来。

那人并非屈孟虎的同学刘知义,而是一个让他们有些意外的人。

洛富贵。

这位曾经救过小木匠性命的苗家汉子赶到此处,让两人颇为意外,而洛富贵是个爽朗干脆的汉子,找过来了,也没有绕什么圈子,而是直接了当地问小木匠,说上次听你聊起了鲁班教,也懂得破解厌胜的法子,能不能帮个忙?

洛富贵是小木匠的救命恩人,他既然开了口,小木匠岂能拒绝,便问到底怎么回事?

洛富贵解释一番,两人才知晓出事儿的,便是洛老大之前口中要找的那同乡,前日洛富贵找上了门,拜码头叙旧,本以为他乡遇故知,是件快活之事,却不曾想他那同乡家里出了事,霉运连连,家中老母还生了重病,就剩下半口气吊着。

按理说,这事儿也怀疑不到厌胜之术的,但那日三人喝酒,小木匠喝高了,便聊了一些这手段的表象,洛富贵越听越不对,围着宅子走了一圈,感觉邪气集聚,便知晓出了问题。

他在家乡是个人物,又行走江湖,懂得一些门道,但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厌胜之法之所以让人畏惧,是因为它这里面门道极多,而且隐秘,即便是通晓观气之法,也未必能够找出病症所在。

这里面讲究颇多,而且动手脚的甚至都不需要特别厉害之人,但凡晓得一招半式的,都能够布局,倘若不是通晓全篇者,极难应对和破解。

洛富贵与那同乡有旧,自然得帮忙,想来想去,只有找小木匠了。

听到洛富贵的讲述,小木匠先是惊讶,随后却是一喜。

有人问了:喜从何来?

要知晓,鲁班教虽然在元末之时最盛,但传到民国这会儿,已属微末旁门,虽然号称“鲁班教子弟”的人无数,天南海北,但大多都只会一招半式,残篇而已,真正通晓全局者不多,再往下一捋,在这地界能够用厌胜之术祸害他人的,想来想去,恐怕都与小木匠那便宜师叔脱不开关系。

现如今小木匠正想找那便宜师叔而无门路,只能去碰运气,现在冒出这样一件事儿来,也算是一线索。

有了线索,事情自然好办。

联想此处,他赶忙问道:“我没问题,何时能去?”

洛富贵也着急,说你若有空,随时出发。

几人商定,当下也不再停留,准备离开三道坎镇,不过临行前,还得去胡保长那儿做个备注,毕竟小木匠师父这事儿还未了,到底还是需要去做个报备。

那胡保长是个八面玲珑的油滑角色,知晓屈孟虎与刘家二公子交好,所以也没有太多为难。

随后屈孟虎又派人告知了刘知义此事。

弄完这些,三人方才出了镇子,前往那县城里去,路上的时候,洛富贵听说了小木匠之事,他是个爽快之人,也颇有豪侠气概,当下也是毫不客气地大包大揽,说你若是帮我那同乡处理完此事,我便陪你去那铁坡寨上走一遭。

当然,若是能够从他同乡这事儿发现线索,他也会帮着追查下去。

屈孟虎与洛富贵有过交手,知晓对方厉害,有了这人的加入,就用不着惧怕启明师徒了,自然也是十分高兴。

三道坎离县城不算远,午后不多时,几人便赶到了,洛富贵的同乡在县城西南角开了一家药铺,前店后院,养着四个伙计,生意还算不错的样子。

洛富贵给两人引荐他那同乡,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先生,干枯瘦弱,眼睛浑浊,还抽旱烟,看着不像是医师。

不过药铺的生意还算不错,想必他也是有几把刷子的。

洛富贵那同乡在后堂接待几人,小木匠是第一次在没师父的情况下,独立处理这事儿,不过他经历颇多,有样学样,也不紧张,直接问老医师这房子的情况,老医师告诉他,这是他十多年前从别人手里盘下来的,以前这儿是一布店,他接手之后做了修整,这么多年来,也没出啥事情。

正因如此,听洛富贵说起这事儿,他其实是不信的。

他这儿倒霉,是从这一个月开始的,先是保管妥善的药库遭了鼠患,好几盒高丽参、何首乌之类的名贵药材被糟蹋了,随后柴房又无故走火,紧接着他出门的时候,徒弟收了批假药材,然后就是他老母亲,莫名就得了风寒,药石难进……

总之就是各种麻烦事儿,接踵而来,让他有些透不过气。

就好像是霉运一下子就笼罩头顶。

不过即便如此,他依旧不太信是家宅之中,被人动了手脚,倘若不是老母亲的缘故,他是不会答应洛富贵将小木匠请来的。

小木匠听完,也不言语,只是说想进里面去看看,老医师答应,陪着几人往后院里走,这院落说大不大,小木匠将几间屋子走了个来回,又看了老太太几眼,出了院子,刚要说话,这时一个伙计走进来,对老医师说:“刚才来了个人,拿了张纸条,让我交给你。”

老医师接过纸条来,瞧了一眼,脸色顿时就是一白。

几人瞧见,探头过去,只见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五鬼搬财,阴晦齐聚,若想平安,大洋两百,今夜子时,放于房顶。”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三道坎镇有邪事 第二章 鲁班教中师与徒 第三章 夜半三更寻厌媒 第四章 正经营生造房子 第五章 嫌犯徒弟甘十三 第六章 陡然间世态炎凉 第七章 吴半仙仗义收留 第八章 仗义并非贴己人 第九章 机关算尽局中局 第十章 托人寄信与鸡汤 第十一章 小木匠力薄受擒 第十二章 临死来个问路的 第十三章 所谓无巧不成书 第十四章 三雄一见便如故 第十五章 猪杂下水加狗肉 第十六章 八千里路云和月 第十七章 少年受欺不可辱 第十八章 五鬼搬财弄是非 第十九章 小木匠初显锋芒 第二十章 启明集团浮水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