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民国奇人 > 第十七章 少年受欺不可辱

第十七章 少年受欺不可辱

南无袈裟理科佛 2019-08-31 10:44:57

(为@yamime?嘉庚)

说曹操,曹操到。

听到吴半仙回来的消息,堂屋之内,各人的脸色各有不同,有的惊讶,有的诧异,有的则十分疑惑,至于小木匠,他的情绪就复杂许多,因为相较于别人而言,他最能肯定那吴半仙肯定不是好东西,而这家伙事情败露了,都还敢回来,到底是有什么依仗呢?

他难道,还能来强的么?

前些天的经历,让小木匠有些心慌,不过瞧了一眼身边的屈孟虎,又多了几分自信来。

自己这好友,已然跟往日又有所不同,有他在,倒也用不着太多担心。

堂屋沉静了片刻,刘老爷并没说话,而屈孟虎则兴冲冲地说道:“伯父,正如你所说,是非曲直,还得当面对质,既然吴半仙回来了,我便带着十三过去,与那吴半仙当面说道。”

他起身离开,刘老爷没有随行,但吩咐管家去叫镇子里的胡保长,刘家二少爷知义也跟着出去。

出了刘家老宅,小木匠发现刘小芽也跟了过来。

吴半仙住的地方,离镇子上不远,出镇子的时候,胡保长赶来汇合,一行人差不多有十来个,浩浩荡荡地赶到了竹林草堂这边,发现原本紧闭的门开着,而门口则站着两个当兵的。

当兵的肩上,扛着枪。

胡保长原本颇有底气,结果瞧见这两个当兵的,顿时就有些儿慌,他看了旁边的知义少爷,犹豫了一下,这才走到了当兵的跟前来,拱手,说道:“两位老总,敢问吴半仙在里面么?”

那两个当兵的瞧见这么一伙人过来,眉头皱起,一个面相稍微良善一些的开口说道:“在,跟我们吴团长在里面呢。”

吴团长?

众人皆诧异,那保长赶忙问道:“吴团长?哪位吴团长?”

当兵的不耐烦地说道:“还有哪位吴团长?保安团新来的吴团长啊,他跟吴先生是亲戚……”

咯噔……

听到这话儿,众人皆有些诧异,而小木匠则一瞬间想到了,这位吴团长,想必就是先前在县城吴半仙帮着算命的那位民团官长,后来他还去跟着吃了一回酒,至于为什么两人变成了亲戚,这个他就不知道了。

这老东西之所以赶回来,想必也是有这位老总在撑腰。

倘若是太平岁月,小木匠倒也不惧,但是在这乱世,没有规则和章法,扛枪的才是老大,真的要耍起狠来,只怕事情就要坏了。

想到这里,小木匠看了一眼旁边的屈孟虎,而屈孟虎却并不在意,走上前去,与那当兵的说话。

那当兵的说道:“你们等着,我去问问我们团长。”

他叫旁边人守着,自个儿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一挥手,说道:“团长说了,几个当事人,和保长一起进来,其余人等,在外面待着。”

听了吩咐,胡保长、刘知义、小芽以及小木匠、屈孟虎进了院子,其他人则留在了外面。

走进草堂正屋,便瞧见了吴半仙和一个男人坐着喝茶——那男人穿着一身军服,不过小木匠还是认出了他便是那天算命的人。

不过当日两人并不认识,而且这男人还有些质疑吴半仙,现在的关系却仿佛十分不错。

胡保长带着人进来,朝着那男人拱手为礼,随后颇有些巴结地说了几句恭维话,这才将事情简单地讲了一遍,那人听了,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做事,不要管我。”

说完话,他翘起了二郎腿,露出黑色的皮靴来。

话是这么说,但有这一位在镇场,众人的态度又多了不同,胡保长额头上流着汗,一边擦,一边斟酌着语气,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吴团长在场,他话语里的偏向很重,将所有的过程,都说成是小木匠的猜测、一面之词。

同样的话语,从他口中说出来,味道完全变了。

听完了这些指控,众人看向了吴半仙,而吴半仙则只是轻轻一笑,随后有些失望地看着小木匠,缓声说道:“甘小兄弟,你师徒二人是我从凤凰叫过来的,出了这等事,我于心不忍,故而不问原由,将你收留,让你白吃白住不说,还好好招待,没曾想却招来你这等诬陷,着实心寒啊。”

他话一说完,众人都点头,而小木匠则有些懵了,开口反驳,结果没说两句,那吴团长便站了起来,呵斥道:“什么心虚潜逃?昨日吴老先生是赴了我的约,所以才没有回来的,你这么说,难道说我也是同谋不成?哼……”

他是当兵的,而且打过仗、杀过人,双目一瞪,顿时就有一股杀气浮现。

小木匠刚要反驳,胡保长却腿软了,赶忙喝道:“大胆甘十三,你知恩不报,没有半点证据,就诬陷吴先生,扰乱视听,简直可恶!老总,我这就把他扭送到县里去治罪……”

他“亡羊补牢”,一脸讨好,吴团长“哼”了一声,也不说话,反倒是吴半仙挥了挥手,痛心疾首地说道:“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怪我——若不是我将他师徒二人叫过来,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他说这件事情是他的师门恩怨,我也是信的,将我牵扯进来,大概也是对我的恨……”

他说完之后,却跟着胡保长,为小木匠求情:“此事大体明了,我欠他师父一份人情,不能不管,胡保长,你给我一个面子,别对他追究了。”

胡保长刚才的作态,就是冲着吴半仙和那官长的,这会儿当事人都求了情,他自然乐得卖这人情。

为表明立场,他怒其不争地指着小木匠,说你瞧瞧,你瞧瞧自己干的好事。

事情到这里,已经算是告了一段落,有民团新来的官长撑腰,别说是没证据,就算是有证据,吴半仙都不会损伤半根毫毛,众人告辞离开,而吴半仙要招待那位官长,也没有跟出来,继续闲扯。

胡保长带着人离去,留下了小木匠、屈孟虎、刘知义以及小芽四人在后面。

小木匠满脸委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起,而刘知义虽然与屈孟虎相交不错,但不愿意趟这浑水里来,安慰两句之后,拉着小妹离开。

就剩下了小木匠和屈孟虎两人时,那甘十三方才抬起头来,看着屈孟虎,说你信我么?那老东西在说假话。

相较于甘十三的满脸悲愤,屈孟虎却显得淡定许多。

他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来,说道:“我当然信你——其实这事儿吧,明眼人都瞧得出来,吴半仙那老**心里有鬼,要不然怎么会带着吴团长回来呢?只不过这世道,手中拿枪的人最大,那吴团长在,别说是胡保长,就算是刘老爷,以及县里面的差人,都不敢惹。”

小木匠问:“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算了?”

屈孟虎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小木匠憋屈得很,半天方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我、我不甘心。”

屈孟虎嘻嘻笑了,说其实这件事情呢,也很简单,咱们得先找到你师父,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吴半仙得罪了咱们,那老东西就算是半截身子入土了,这世道不给咱一个公道,那么我们就自己讨一个公道,回头料理他就是了。只不过,现在这件事情正在风头上,需要找寻时机,否则搭上咱自己,那就划不来了,你说对不?

小木匠问:“你说该怎么办?”

屈孟虎却不说了,而是对他说道:“吴半仙的事情,咱们先搁下来,当务之急,是得将刘家欠你的东西给拿回来。”

他领着小木匠也回了刘家,不过这回没进门,而是在外面,跟老管家说了几句,接过了一个包袱来。

这包袱里面,装着刘家先前没收的钱财,和一些细小物件。

随后,刘家的一个下人带着两人去新宅工地。

路上的时候,小木匠又瞧见了吴半仙,身边还有那个吴团长,以及门口站岗的两个兵大哥,他们在管家儿子大勇的带领下,往镇子东头走去。

东头的方向,就是刘家老宅。

吴半仙显然也是瞧见了这边,不过他只是瞟了一眼,便不再打量,仿佛小木匠是一个不认识的、无关紧要的人物。

被人轻视,小木匠感受到了说不出来的无力感。

他只有紧紧地捏着拳头。

两人来到了新宅工地,还是以前小木匠和师父住的小单间,他们的工具,以及那个硕大的木箱都在这儿,不过这里显然被人翻了好多遍,东西乱七八糟的。

那人把人带到,让小木匠自己收拾,随后离开。

小木匠一言不发地收拾着,发现很多东西弄坏了,也有一些丢了,找不回来。

摸着这些往日里吃饭的家伙什儿,他紧紧咬着嘴唇。

倘若是师父瞧见这些,会怎么想?

收拾完这些,屈孟虎问他:“都在这儿?还有漏的么?”

小木匠说道:“有漏的,估计被人捡走了——对了,老八,你昨天说要教我镇压黔灵刀法的奥义?啥时候?”

听到这话儿,屈孟虎咧嘴,露出了一口白牙来:“你想学?现在也可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三道坎镇有邪事 第二章 鲁班教中师与徒 第三章 夜半三更寻厌媒 第四章 正经营生造房子 第五章 嫌犯徒弟甘十三 第六章 陡然间世态炎凉 第七章 吴半仙仗义收留 第八章 仗义并非贴己人 第九章 机关算尽局中局 第十章 托人寄信与鸡汤 第十一章 小木匠力薄受擒 第十二章 临死来个问路的 第十三章 所谓无巧不成书 第十四章 三雄一见便如故 第十五章 猪杂下水加狗肉 第十六章 八千里路云和月 第十七章 少年受欺不可辱 第十八章 五鬼搬财弄是非 第十九章 小木匠初显锋芒 第二十章 启明集团浮水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