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 悦然纸上 著

连载中 鹿悦然厉殇 民国 夫人

更新时间:2019-07-19 12:48:02
他显赫一方,嗜血战场,从来不将女人放在心上,他自知相貌俊美,身边美女络绎不绝,那有如何,自从遇见他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这一番话让孙月慌乱起来,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恐惧,杏眼猛地睁了起来,透着激烈的害怕。眼前这个少女脸上的冷漠让她感觉到恐惧,那是一种超脱生与死之间的淡漠,那种淡漠房如同深渊一样,她和厉殇有着同样的眼神,这个认知让孙月觉得恐惧。

她一直以来都是知道的,这种冷漠之下的无情是多么的可怕。

她再不怀疑少女的话语,她知道自己的鞭子到底是如何粹毒而成的,那些在她鞭子底下挣扎的人。无论武艺高强的武士,还是高大威猛的壮汉,一个鞭子下去都得倒地不起,尸身腐烂。

她最喜欢的就是看着他们一点点的挣扎,只狠狠甩一个鞭子下去,他们的痛苦和恐惧都让她滋生出极大的快意。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女是否会迷恋这种快意,但她知道自己绝对会被鞭子给鞭挞。

“我不知道,是一个蒙面人。”

孙月望着眼前极近的少女的脸庞,她的肤质极为通透,仿若瞧不见毛孔一般,鲜嫩的跟水蜜桃一样。如果是平常看到,她肯定是要毁了这张脸的。可此刻看到,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盯上的小绵羊,不知何时会被她拆开吞咽。哪里还敢有所隐瞒,只觉得恐惧在身体蔓延而生,害怕的四肢抖动起来。

“蒙面人?你觉得我会信?”

鹿悦然伸手一甩,满是倒刺的鞭子砸在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裂痕,黑色的毒液弥散而开,充斥着让人厌恶的刺鼻味道。

“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

孙月挣扎着,但是浑身无力,不知是恐惧还是害怕。她觉得浑身瘫软成泥,无法动弹,鞭子却离她越来越近。如同一条毒蛇不断的盯着自己,她一定会死的,她一定会死的。这个念头让孙月感到恐惧。

“她没说谎。”

男人咳嗽一声,压低着嗓音,听起来颇有一些虚弱。他饱含趣味地笑看鹿悦然,鹿悦然的盘问显然勾起了自己的兴趣。冷如寒梅的少女身量娇小,初开的花睿般的脸上,洋溢着清新的气息。但她的眼眸之中却泛着常人少见的冰冷,那双眼神太过于熟悉,熟悉的让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他们是一样的,都被仇恨弥漫住自己的双眼,无法逃离开去。

“你打算怎么办。”

鹿悦然的问话让男人心中满意,并不是疑问句。她与旁人并不一样,她或许早就看到了自己的真面目。一种无法用言语的情绪蔓延在厉殇的心间,和那甩在地板上的鞭子一样,炽烈地留下痕迹,冒着毒液,滋滋作响。厉殇刻意忽略这种情绪,身体的痛楚逐渐消散褪去,来自四肢百骇的无力感也尽数消失,这让他感觉稍微好受一点。

厉殇把拔出的枪支,不留痕迹地放了回去。他看着一旁瘫软成泥的孙月,厌恶与恨意滋生。他想起来,他见过这个女人,他还在乐清阁的那段时间,经常有一个女人偷偷的看着他,偶尔借着端茶送水的功夫,和他说上几句话。他有时会应付一下,有时懒得搭理,他自己都不记得了。谁想到居然会被这个女人设计了。

他树敌实在是太多了,找出那个人不是不可能,不过是花费的心力过大,他一贯不屑于浪费过多的时间,他会杀了这个女人,会杀了后面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人。他需要的,不过是忍耐罢了。厉殇吹了个口哨,说道,“只有她知道如何找到蒙面人。”

意料之中的回答,鹿悦然并没有放开手,若有所思地盯着厉殇。他的腹肌之上蔓延着一道细细的红痕,显然已经消退下去了。那个东西是不是因为幽尸蛊而催生了?她心中捉摸不定。可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定的。那个东西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只要争取,极有可能取得,又或者,她完全可以和之前的打算一样,与这个男人达成联盟,毕竟他们的敌人很有可能是同一个。

“我要参与其中。”

厉殇低头笑了一声,声音沙哑,却泛滥一股亟待着鲜活的生动,仿佛是苍松周围落下细雨,湿淋淋的,让人心头泛着一股难以想象的萌动。那棵青松活了千百年之久,也沾上了细雨,搅得的人心底凌乱。

“自然。”

鹿悦然这才松开孙月的手。这就是和聪明人打交道的好处,不需多费口舌。她想了想,除下手套,从身上的掏出一个白色的药瓶,不过拇指大小,瓶中闪烁着青色的锋芒。

倒出一粒药丸,红色的药丸非常细小,落在白皙的手掌中,像是雪地里落下的红梅花蕊,不仔细看,都快要瞧不见任何的踪迹。她钳开了孙月的喉咙,逼着她吞咽了这个药丸。

“别想着能解毒,不乖乖听话,也是死。”

瘫软成泥的孙月无意识的咽下那颗药丸。不待多久,双眼翻动,昏倒在地。她的脸上依然残留着惊恐的惧意,神色惊悚。汗水渗透她的整个身体,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般。鹿悦然嫌弃的摸出一方手帕,擦了擦手。要不是手套会影响药效,这么恶毒的人,她真的不想碰。

厉殇再次迸发出一抹笑声,他觉得有点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和前面的笑声有一些不同,这个笑声不带鲜活,不带生意,却仿佛看见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女主心底有些奇怪,走到他的身边,拉起他的领口问,“你笑什么?”

“只要我在,她绝对会乖乖听话。”

鹿悦然**的小脸闪过一丝暗红,黑白分明的瞳孔夹着翻腾的情感。她憋住一口气,试图忽略男人那句话,心很是不快。既然如此。她喂下的那粒药岂不是多余的,要知道那里那颗药可是花了不少心思研制的。她本来是留给魏芸的,谁知道先给了这个臭女人。

“怎么?不信?”

鹿悦然松开他的领口,红唇像是粹了毒,恶意满满地笑道,“乖乖听话,包括撕你的衣服?下个毒?”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夫人小说
  3. 强宠小说
  4. 红颜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釹亻錵侞夢
    釹亻錵侞夢

    这本书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内容挺丰富的,慢慢读的话挺有味道的推荐。

  • 那年樱花掉落满地
    那年樱花掉落满地

    文笔思路一环扣一环,是我看过不可多得的短篇言情类小说,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这部小说在我心目中排第一。

  • 琼花星海
    琼花星海

    还是很喜欢作者悦然纸上大大的文笔,希望作者大大继续更文,写出更多更好的书。

  • 纸飞机载着童年的梦
    纸飞机载着童年的梦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这本书的文笔不错,内容幽默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