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凰妃太嚣张 > 第6章 容玦

第6章 容玦

黑煤球 2020-02-14 17:56:10

有道是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

云间月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重逢这个神一样的男人。

隔着整整一世,云间月重新见他,心情复杂。

一时之间,她也忘了收回目光,大剌剌地将视线移到了他腿上。

这个男人少年成名,十四岁挂帅出征,十七岁封侯拜相,一度成为京城的传说,提亲的人更是踏破了侯府三幅门槛,可谓是名利双收。

只可惜后来为奸人所害,他再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行走,终日被困轮椅,活得阴郁沉闷,也最忌旁人盯着他的腿看。

即便如此,她的父皇依旧喜欢他,时常请他入宫议事,太子也同他交好,长公主和太后更是疼惜他。

正因这样,才挡了不少人的路,被嫉恨他的三皇子和朱承砚毒害而死。

前世因为她大皇兄的关系,云间月曾叫连镜提醒过他。无奈她身边的人不干净,连镜回来后就被发现了,没等她见上最后一面,就被苏知韵绞杀!

“公主。”

连镜见容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生怕云间月得罪这位侯爷,连忙扯了扯她的衣袖,将她唤回神。

听见连镜的声音,云间月依旧没将目光收回来,还淡然地冲他笑了笑。

容玦蹙了蹙眉,盯着云间月的表情略有些不善。

他虽与云间月的大皇兄云司离是莫逆之交,可对他这妹妹却一直不耻,总觉她不止是脑子有坑,还蠢钝如猪,竟眼瞎看上了朱承砚这种尖嘴猴腮的小人?

不是脑子有坑,是什么?

容玦不是很想搭理她,连眉梢眼角都带着嫌弃。

“长随,我们走。”容玦叫了自己的侍卫一声。

他不给云间月正眼,也不给她请礼,由长随推着轮椅,绕过她往长寿宫而去。

“慢着!”云间月往旁边一移,毫无眼色地挡住了容玦的去路。

容玦眼眸一沉,细长的眼梢如刀似的从云间月脸上掠过,后者顿觉一阵冷风从脸颊吹过,阴凉肃杀。

云间月腿肚子不由哆嗦了一下——她敢肯定,方才那一瞬间容玦肯定想捏死她!

容玦也没出声,只用眼神写个“滚”字,砸了云间月一脸。

也不是头一回热脸贴冷**,云间月习以为常。

她倾身靠近容玦,在他满脸傲慢和嫌弃之中,闻到了一股梅花的香气。那香来自寒冬,凛冽清幽,像他这个人,不可细琢。

容玦被她那不怀好意的笑容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往后一退,刚要拉开两人的距离,云间月这脑子有坑的就伸出双手抵在了他轮椅的椅背上……

“云、间、月!”容玦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三个字。

若不是因为她是云司离的妹妹,他一定会像踹飞田姑姑一样将这女人踹飞!

云间月却心情大好,故意恶心他似的:“我还以为侯爷不会说话呢。”

容玦手一紧,刚想一掌将她拍飞之际,云间月又压低了笑意,只用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道:“我能治好你的腿。”

话落,在彻底惹怒容玦之前,连步后退,泥鳅似的滑远了。

她摆摆手,头也没回地说道:“不劳侯爷相送,本公主自己走。”

这人真是在宫中我行我素惯了,任谁都不放在眼里。

容玦看着她大摇大摆地走了几步,又想起什么的似的,嫌恶地打发连镜去将那被长随一脚踹晕的田姑姑拖着一起离开,嚣张得好似长了八条腿,只会横着走!

“爷,你笑什么?”长随无意间一低头,惊恐地发现他家侯爷嘴角翘了翘。

翘着的嘴角立刻撇回去,容玦指挥侍从推他进长寿宫:“我没笑。”

长随坚信自己看到的不是错觉,再次惊恐:“爷,你不会是看上六公主……”

话音未落,容侯爷眼刀扫向长随,拉长了脸:“闭嘴!”

说完,好似觉得这两字不能表达自己的怒意,在进入内殿之前,又补了一句:“除非我死!”

长随联系他方才话,自发理解了容玦这话的意思——除非他死,否则绝对不会看上云间月。

长随望向容玦冷毅地侧脸,总觉得以后会脸疼。

此刻,重华宫。

云间月走后,容玦在长寿宫同太后说了什么她是不知道了。

回宫之后,她往铺了猩猩红软榻的黑漆玫瑰椅上一靠,懒洋洋的唤了个信得过的宫人进来:“我离开期间,宫里可有发生什么?”

这个宫女叫青萝,不如连镜,但也是跟在云间月最久的那个。

青萝跪在云间月跟前,额头抵着手背,规规矩矩地答道:“碎玉去过公主寝殿,被奴婢发现后,她便匆匆离开了。田姑姑……”

说到这里,青萝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毕竟,田姑姑是皇后身边的老人,云间月之前待她和旁人都不同。

云间月端过茶水抿了一口:“田姑姑如何?”

青萝头埋得更低了:“奴婢瞧见田姑姑去了凤仪宫,直到方才被连镜姐姐拖回来。”

云间月“唔”了一声,想起方才田姑姑找到她时,确实提了一句苏文殃。

“你替我去找一下掌事嬷嬷。”云间月放下茶盏,递给青萝一份名单,“让她将这名单上所有宫女的身份背景,在哪里当过差全都告知给你,你再回来禀明于我。”

青萝双手接过名单,刚要告退之际,又听云间月道:“秘密前去,莫要叫人发现了。”

青萝答应一声,躬身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连镜将田姑姑安排好后回来了,见云间月正在写信,便主动上前悄悄递给云间月一样东西。

是枚血玉镯子,云间月常见云落凝戴着。

“你哪里得来的?”云间月眯了眯眼,接过镯子对着光照了照。

玉色很纯,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连镜一边研磨,一边小声说道:“从田姑姑衣袖里掉出来的,叫奴婢捡到了……公主,奴婢瞧着那是四公主的东西。”

云间月哼笑了一声,仔细将镯子收起来:“是她的。”

说话间,她将信写好封入信封,交给连镜:“你得空去一趟兵部,亲自把这信给宋恒大表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身故 第2章 重生 第3章 嚣张 第4章 主仆 第5章 惹怒 第6章 容玦 第7章 逆鳞 第8章 妄想 第9章 罪名 第10章 入坑 第11章 无常 第12章 艰难 第13章 已晚 第14章 禁忌 第15章 难猜 第16章 困兽 第17章 残忍 第18章 凤印 第19章 羞辱 第20章 示好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