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凰妃太嚣张 > 第15章 难猜

第15章 难猜

黑煤球 2020-02-14 17:56:10

随着太后的声音落下,众人偏头一看,就见两个粗使嬷嬷压着一人上了前来。

那俩粗使婆子是长寿宫的人,方才太后吩咐叫人去查重华宫走水的原因时,就是叫他们俩去的。

至于被押着的那人,自然就是碎玉了。

她又是被捆手,又是被捆脚,嘴还被一块破布给堵着。方才大约是挣扎过一番了,衣衫凌乱,连发髻都歪了。

被押上来时脸色灰败,却又在看见苏文殃的瞬间瞪大了双眼,竟是挣扎着要朝她爬过去。

嘴里“呜呜”喊着,谁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苏文殃一眼就将人认了出来。

她眸光流转,森冷地扫向碎玉。

然而下一刻,她又后退半步,捂着胸口装起害怕来:“哎哟,哪里来的疯子,吓死本宫了……你们两个狗奴才怎么办事的,还不将人拉开!”

粗使嬷嬷交换了一个眼色,这才将碎玉拉开。

云间月眨了眨那双泪意朦胧的桃花眼,小脸上全是不解和茫然:“你们绑着碎玉做什么?”

粗使嬷嬷一脚踹在碎玉膝盖窝,还在挣扎的人膝盖立刻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太后脚边。

“回禀太后娘娘,奴婢们方才奉命去查重华宫走水的原因时,瞧见这丫头鬼鬼祟祟的。”粗使嬷嬷说道,“奴婢担心她图谋不轨,上前询问原因,她却如同老鼠见了猫,转身就要跑……”

说到这里粗使嬷嬷扫了苏文殃和云间月一眼。

见前者抿着唇一言不发,神色却镇定自若,后者则是一脸茫然和不知所措。

两个粗使嬷嬷又交换了一个眼色,换另一个人说道:“奴婢心中起疑,合着内侍一同将人捆了,方才问了半晌,才知道这人是碎玉,以前在凤仪宫当差,是后来才被调来重华宫。而且,奴婢还在她屋里搜到了这个……”

说着,那嬷嬷递给太后一包东西。

太后垂目一扫,张嬷嬷立刻训练有素地上前,将纸包打开,对太后道:“娘娘,好像是药材。”

纸包里躺着几片切成薄片的东西,白白的,有点像山柰。

太后点点头,没出声,张嬷嬷便将那药材递给了边上后者的太医。

而此时,粗使嬷嬷又转向苏文殃,客气地欠了欠身,问道:“不知皇贵妃可认得此人?”

苏文殃一甩袖,冷下脸来:“狗奴才,你什么意思?!”

粗使嬷嬷垂着眼说:“娘娘的意思是说不认识了?”

苏文殃指着那嬷嬷,咬牙切齿道:“就算她以前在凤仪宫当差又怎样?凤仪宫上下那么多人,难道本宫就要个个都记得?”

粗使嬷嬷淡淡道:“奴婢还什么都没说,娘娘何必如此着急的将自己撇清?”

“你……!”

苏文殃勃然大怒,刚要说话,那粗使嬷嬷一转身,恭敬地对太后说道:“太后娘娘,奴婢们方才审问这丫头时,这丫头说是皇贵妃指使她放的火,但并不是要六公主的性命,只是想让她受点伤……”

“嬷嬷说话还是小心些好。”

不等太后发话,外面便传来了云落凝的声音。

她像是匆匆赶来,乌发未挽,衣衫也是随意穿的一件,进了殿,先给太后请了安,才关切地看向云间月:“六妹妹,你没事吧?”

“托你们的福,本公主还没死!”云间月冷冷瞪向云落凝。

她挣扎了一下,像是想从榻上爬起来,可无奈她“身中”冬夏的毒,身子“虚弱”的很,刚撑起上半身就有倒了回去。

连镜和青萝连忙上前扶住她,劝道:“公主,太医说您刚想身子虚,就不要生气了……”

云落凝眸光之中闪过一丝轻蔑,随即又松口气似的说道:“看六妹妹如此精神,我就放心了。”

真是睁眼说瞎话,脸都不带红一下。她装得那么“虚弱”,哪里就精神了?

云间月佯装恼怒地捶了下床榻!

太后冷眼看着这场闹剧,如鹰一样锐利的目光之中一片清明。

等他们各自演戏演够了,她才轻轻一抬下巴,对粗使嬷嬷道:“你继续说!”

粗使嬷嬷无视方才云落凝的话,继续说道:“这贱奴胆子小,经不住问,奴婢们才一开口她就全交代了……她说那包东西是‘冬夏’,味道同六公主爱用的沉香相似,所以晚间趁人未注意的时候用冬夏取代了沉香。”

另一个嬷嬷也说:“还道那药是皇贵妃给她的,让她长期给六公主使用,久了六公主身子就会越来越虚,直到最后……到那时中毒已深,就是太医也看不出来!”

这时,太医插话了:“回太后的话,这正是‘冬夏’!这药味道与沉香相似,却功效却不同,长期使用会使人头晕乏力,产生幻觉,时间久了这药深入骨髓,到时候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

“放肆!”

太后一声呵斥,满殿除了云间月,所有都跪了下来,大气都不敢出。

老太太胸口剧烈起伏了一阵之后,猛地将手中的佛珠砸向苏文殃,怒道:“苏文殃!你眼里可还有哀家这个太后!”

那佛珠虽小,可却是货真价实的紫檀木磨成,相当有份量,太后这么一砸,苏文殃躲闪不及,额角顿时红了一片。

“母妃!”云落凝惊呼一声,连忙爬过去担忧地抓住了苏文殃的手。

苏文殃咬着牙,死死攥紧了双手,才堪堪将怒火压下去。

半响,她捡起佛珠站起来走向碎玉,一脚踹在她胸口,指着她怒吼:“狗奴才,是谁叫你诬蔑本宫!”

话落,她忍辱负重地重新跪下来,双手递上佛珠:“太后息怒,今日重华宫出事,臣妾难辞其咎。臣妾恳请太后给臣妾一个机会,让臣妾查明真相,给月儿一个公道!”

这才是苏文殃。

能屈能伸,老谋深算,即便前一刻气得想掐死云间月,后一刻也能若无其事地为自己开脱。

而且她自己开脱也十分有技巧,不提自己被冤枉,被人泼了污水,只说给云间月一个公道。

装得好一副豁达大度。

云间月抱着被子冷冷直笑。

可惜,她千算万算,算错了太后的心思。

“你住口!”太后挥开她的手,脸上布满了阴云,“哀家不提,皇帝不提,你是不是就以为没人知道你做的那些腌臜事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身故 第2章 重生 第3章 嚣张 第4章 主仆 第5章 惹怒 第6章 容玦 第7章 逆鳞 第8章 妄想 第9章 罪名 第10章 入坑 第11章 无常 第12章 艰难 第13章 已晚 第14章 禁忌 第15章 难猜 第16章 困兽 第17章 残忍 第18章 凤印 第19章 羞辱 第20章 示好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