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凰妃太嚣张 > 第13章 已晚

第13章 已晚

黑煤球 2020-02-14 17:56:10

碎玉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人,嘴唇止不住发抖。

“公、公主明鉴……”她咽了咽口水,努力让自己不要害怕,“奴、奴婢生是公主的人,死是公主的死人!绝对、绝对没有为皇贵妃办事!”

她知道背叛云间月会是什么下场,田姑姑就是个好例子。

若是换了以前,碎玉还不会这么害怕云间月,因为那时候的她再骄纵,内心深处是善良的,不会随便就要了他们的命。

可这些天,尤其是从她在凤仪宫大闹一场开始,她整个人就变了。

她喜怒无常,肆意妄为,摒弃了最后的善良,把他们当蝼蚁,生杀予夺都在一念之间……

可碎玉没办法,背叛云间月是死,忤逆苏文殃也是死,她的命早在入宫前就是捏在别人手上的。

“是吗?”云间月将笑声压在喉咙里,沉闷阴冷,“那你就去死好了!”

碎玉肩膀狠狠一抖,慌慌张张的爬过去求饶:“公主饶命,奴婢、奴婢不敢了……是皇贵妃!这一切都是皇贵妃指使奴婢的!公主……”

“嘘……”

云间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求饶,本公主不爱听。”

直到这时,碎玉才发现云间月有多像先皇后。

她才不过及笄之年,眉眼都还没不曾完全长开,可她容貌却早已有了先皇后年轻时的影子,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即便不是倾国倾城,那也是国色天香。

已经很晚了,这个时间所有人都应该沉浸在梦乡。

青萝替云间月脱下厚重华丽的宫装,换上轻薄如蝉翼纱衣,内里是鸳鸯戏水的粉色肚兜,搭着月白色的丝绸里裤。

纱衣轻薄,若隐若现地遮着她雪白的肌肤。身上没有一丝赘肉,身材更是凹凸有致,少女的韵味在这一刻展露无疑。

就连碎玉都看呆了。

等她反应过来自己走神之际,云间月已经走到了她身侧:“以前我不与你们计较,你们一个个都妄想爬到我头顶来踩一脚。如今我狠下心肠,你们却才想起来求情,不觉得已经晚了吗?”

她挑着碎玉的下巴,在她耳边轻声道:“可我现在不想听你们求情,只想要你们死!”

说着,她神情一变,冷漠地甩开手,厌恶道:“放心,本公主会手刃了那个杀了你的人,替你报仇!”

碎玉被推开的瞬间,脸色苍白灰败。

她趴在地上,恍惚间看见云间月打翻了烛台,外面不知道是谁在惊叫:“走水了——”

*

于此同时,长寿宫。

当值的宫人踏着夜色匆匆而来,小声将张嬷嬷叫醒之后,附声在她耳边一阵嘀咕。

张嬷嬷闻言瞬间变了脸色:“当真?”

宫人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小的不敢隐瞒。”

更深露重,连雾气都显得惨淡起来。

张嬷嬷拧着眉不知道往哪个方向看了一眼,沉吟半响后,才压低声音道:“你在这里候着,我去通知太后!”

说着,张嬷嬷点了烛台,匆匆进了内殿。

殿里漆黑一片,不见半点光。

张嬷嬷轻车熟路地点燃了床前的一盏烛灯,又将帘账撩起,躬身推了推睡梦中的人:“娘娘……娘娘!”

叫了两声,榻上的老太太睁开了眼。

老太太年纪大了,即便有时候显得力不从心,被叫醒的时候,脸上却无半点茫然。

“何事?”身穿明黄寝衣的太后撑起上半身坐了起来。

张嬷嬷连忙取过边上的外衣将她裹住,以免着凉:“方才内侍匆匆来报,说是重华宫走水了!”

太后再一瞬间皱起了眉。

她十六岁入宫,没做过皇后,扶持当今圣上登基后,直接做了太后,到现在离花甲也就差那么几岁而已。

年轻的时候她从来不是优柔寡断之人,生杀予夺,双手沾满了鲜血。即便如今老了,常年青灯古佛,也依然没有洗净她的戾气。

只是如今太平盛世,她深处高位,却避世隐退,看淡了生死,眉间才稍微平和了一些。

“混账东西!”太后眸光一沉,一掌拍在床榻边沿。

张嬷嬷连忙垂目,轻声道:“重华宫里的那位没事,只是情况不太好……”

太后冷哼一声,就着张嬷嬷的手起身:“怎么不好?死了?”

“没有……却也差不多。”张嬷嬷一边说,一边叫来宫人替太后简单梳洗,“内侍来报的时候,说重华宫走水之前,有人在六公主点的沉香里下了毒,一直昏睡着。若非伺候她的那俩丫头拼了命把人救出来,只怕已经……”

后面的话,张嬷嬷没说出口,太后却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老太太眼中冷意一闪,连眼角的皱纹都显得阴沉起来。

她挥开身边伺候的丫头,自己扯过衣衫往肩上一搭,一言不发地走出寝房,往重华宫而去。

张嬷嬷连忙跟上:“摆驾重华宫!”

这一夜格外热闹。

前半夜所有人都沉睡梦想,管它阴谋诡计,全抛在脑后。

后半夜重华宫突然走水,连六公主都险些丧命。

苏文殃匆匆赶到重华宫的时候,眼下还带着乌青,整个人好似在瞬间苍老了几分,满脸都写着憔悴。

“好端端的,怎么会走水?”她揉着隐隐作疼地眉心,质问重华宫当值的宫人,“你们都死的吗?!要是六公主有个好歹,本宫要你们陪葬!”

说实话,苏文殃一点都不关心云间月刚才遭遇了什么。

她只是懊恼这场大火没能将她烧死!同时又忍不住心有余悸,害怕云间月出事。

这人毕竟是当今的心肝宝贝,要是在他秋猎期间丧命大火,她就是提着头去请罪,也不见得能为自己开脱!

何况,宫外还有个宁国侯在虎视眈眈地盯着。

苏文殃恼恨不已,越看重华宫的宫人越烦,猛地一脚踹在就近一个宫人的胸口上,大声道:“六公主呢?!”

宫人被踹得在地上打了滚,捂着胸口也不敢喊疼,重新跪在苏文殃脚边,哭道:“六公主、六公主……”

已然是被吓得连句问完整话都不会说了。

“一群废物!”这时,人群之外传来太后地呵斥声,“来人,彻查此事!哀家倒是要知道,是谁在哀家眼皮底下谋杀皇嗣!”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身故 第2章 重生 第3章 嚣张 第4章 主仆 第5章 惹怒 第6章 容玦 第7章 逆鳞 第8章 妄想 第9章 罪名 第10章 入坑 第11章 无常 第12章 艰难 第13章 已晚 第14章 禁忌 第15章 难猜 第16章 困兽 第17章 残忍 第18章 凤印 第19章 羞辱 第20章 示好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