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凰妃太嚣张 > 第11章 无常

第11章 无常

黑煤球 2020-02-14 17:56:10

重华宫里,云间月一身橘红缀暗纹铃兰对襟齐腰襦裙,蜻蜓样式的对簪束发,眉间一抹水滴样花钿,桃花眼垂着,堪堪遮住了主人的一点阴冷,红唇轻佻,似笑非笑。

与这样的人对视,田姑姑有一瞬间的愣神。

过了半晌,她才突然想起,这是大梁唯一的嫡公主,尊贵优雅,娇宠无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田珍,”云间月直呼田姑姑的名字,“你跟着苏文殃这么久,她可曾警告过你,害了人之后更应该夹着尾巴做人?”

田姑姑狠狠一抖,被云间月凉凉一扫,竟不敢再抬头直视她。

她此刻慌张又惶恐,颤抖着肩膀努力将自己缩成一团,生怕被这重华宫的主人察觉到一点她不安。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田珍吓得都结巴了。

云间月偏不让她如意,倾身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与自己对视:“不知道?好,本公主今日就让你知道!”

说着,她厌恶地一把将人甩开,唤来连镜青萝将人绑起来重新丢到院子里去。

早在这时,重华宫上下所有宫人都被云间月聚集在了一起,除了被她故意放走的碎玉。

云间月一撩衣摆落座,凉薄地目光从宫人们身上扫过:“从现在开始,重华宫一应事务交由连镜和青萝处理,违令者杖杀!没本公主吩咐,乱入本公主寝房者,杖杀!擅自去其他宫里攀附他人者,杖、杀!”

三声杖杀落下,重华宫里无一人敢吭声,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云间月满意地端过青萝奉上的茶盏,呷了一口后,才轻飘飘的扫了田姑姑一眼:“至于这个贱奴……”

说着,她轻轻一笑,眸光流转,温柔地说出要人命的话:“连镜,掌嘴。”

事到如今,云间月连理由都懒得说,就要连镜动手。

直到此刻,重华宫的宫人们才恍然明白,这是重华宫的主人迟来的立威!

这些年她不声不响,不是能容忍,而是打算秋后算账!

霎时,满院子的宫人只觉冷汗如流水,直背脊滑下,颤抖着画出一个害怕来。

连镜朝云间月欠了欠身,缓步走向田姑姑时,亮出了手里三指来宽的竹板。

竹板只有四五寸那么长,上宽下窄,打人时最疼——以前田姑姑就是这样用来教训重华宫里不听话的宫人的。

田姑姑害怕极了,惊恐地瞪着双眼,不住往后想要躲开。

奈何她肩膀被青萝扣押着,她根本退不得半步!

“公主……公主饶命!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啊!”求饶的声音骤然变成了惨叫。

云间月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冷吩咐:“继续!”

连镜扬起竹板,狠狠打在田姑姑嘴上!

一下又一下,没一会儿田姑姑的嘴就肿了,鲜血混着口水从她嘴里流出来,恶心极了。

重华宫的宫人一个个噤若寒蝉,被迫听着田姑姑的一声小过一声的惨叫,根本不敢求情。

生怕一求情,下遭殃的就是他们自己!

云间月不出声,连镜就一直打。

“啪——”一声轻响,竹板不堪重负,从中间断裂。

连镜和青萝同时收回手,田姑姑承受不住,狗一样狼狈地摔倒在地。

云间月不紧不慢地喝着茶水,欣赏着她的狼狈,又看着她在地上蠕动,虫子一样朝自己爬过来——

“公主饶命……奴婢、奴婢知道错了……”田姑姑呜呜哭,可怜又可恨,“奴婢不敢了,公主再也不敢了……”

看着她求饶的模样,云间月想起自己死前的模样,想起自己也曾这样求饶过,哭喊过,也想起因为自己的愚蠢而牺牲的兄长、父皇、外祖父……

胸腔之中的怒火非但没有平息,反而还越演越烈,几乎灼伤了她的胸口。

连镜和青萝离得近,一抬眼就看见云间月双手紧握,死死咬着牙。双目通红,泛着血光。

那模样,看得人心惊肉跳!

“公主?”青萝试探着叫了她一声。

云间月猛地回神,深吸一口气,堪堪将憎恶压回眼底,红着眼一脚将不知何时爬到自己脚边的人踹开。

“滚——!”

她深深喘了口气,扬手将茶盏砸在田姑姑头上!

茶杯顿时就碎了。

田姑姑惨叫一声,吓得白眼一翻,晕了。

云间月倏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田姑姑的手指轻轻颤抖:“把她给我关起来,没本公主的吩咐,不许人探视!”

话落,甩袖而去!

连镜和青萝不敢耽搁,匆匆将田姑姑拖下去关起来。

剩下其他宫人面面相觑了片刻,各自心惊胆颤地散了,一句话不敢多说,生怕惹来和田姑姑一样的下场。

也就谁都没注意到,重华宫里那颗两人合抱的梧桐树上,正藏着两人。

一人穿着玄色锦衣,容貌端正,站在树枝上,板板正正的一丝不苟。

另一人身穿天青色鹤纹对襟长衣,他眉目如画,气质清冷,宛如凛冬的梅花般冷冽。狭长的眼眸往鬓角一挑,遮不住的探究便从眸中溢了出来。

他坐在树干上,愣是将那树干坐出了龙椅般的猖狂来。

“不说云司离这妹妹是个有着猪脑子的草包吗?怎么草包还带喜怒无常的?”男人撇嘴,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站在他旁边的玄衣锦衣男子低眉扫了男人一眼,煞风景地提醒道:“爷,长公主还在长寿宫等您。”

这人正是容玦和他的侍卫季长随。

容玦从鼻腔了发出一声冷哼:“用得着你提醒?”

季长随默默无语,只在心底狠狠将他家侯爷唾弃了一番:“也不知是谁之前说除非死了才会看上六公主,这才没几天呢,就跑来重华宫偷窥,我都替你脸疼!”

容玦本人一点都不觉得脸疼,还高高在上地对方才目睹的事情点评道:“云司离这妹妹应该是捡来的,不然没法解释,先皇后能生出这么个玩意儿来。”

季长随毫无眼色地打断他家侯爷的自言自语:“六公主确实是先皇后所生。”

容玦清冷孤傲地哼一声,将不讲道理发挥到极致:“本侯说她是捡来的,她就是捡来的!”

季长随:“……”

你好看,你说了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身故 第2章 重生 第3章 嚣张 第4章 主仆 第5章 惹怒 第6章 容玦 第7章 逆鳞 第8章 妄想 第9章 罪名 第10章 入坑 第11章 无常 第12章 艰难 第13章 已晚 第14章 禁忌 第15章 难猜 第16章 困兽 第17章 残忍 第18章 凤印 第19章 羞辱 第20章 示好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