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蚀骨情深:帝少太难惹
蚀骨情深:帝少太难惹

蚀骨情深:帝少太难惹 雨过天晴 著

已完结 风鸣鹤杨紫伊 情深 帝少 蚀骨 蚀骨情深

更新时间:2020-02-06 14:56:50
白天,她是古董级别的女秘书。夜晚,她是妩媚的酒吧女郎。一夕偶遇,他却恋上了夜店里的另一个她,以为可以无情,可当一夜缠绵之后,她腹中胎儿却成了她的不舍,原来,心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沦陷而不知……*******咖啡厅里唯一的一张可以吸烟的桌子,紫伊优雅的以长指将雪茄送到了唇边,玫瑰色的打火机倏的一亮,也映着她精致的五官格外的清晰,那双眸子就仿佛润染了一层雾,让她仿如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一样。她在等待相亲。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红唇轻启,一个个的烟圈把她掩映在迷幻的氛围中,她已经整整坐了有一个小时了,烦躁感一直都在攀升,可她知道,她必须要把自己嫁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没事,过两天就好了。”她不在意的继续的夹着那脆瓜放入口中,他却站起了身,然后到客厅角落里的柜子里取了医药箱,从中取了一支软药膏放在桌子上,“吃完了饭上些,这样好得快。”

“谢谢。”

说完这句她觉得自己与他之间就好象是客人与客人之间的关系,是那么的疏离。

开车载着她去上班的时候,他一直打着哈欠,让她心惊胆颤的看着他开车,快到公司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鸣鹤,一会儿到公司你睡一会儿吧,不然,你这样子根本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

他顿了一顿,似乎是很认真的想了一想,才道:“也好,不过,上午十点的那个会议我要参加,你叫我。”

下了车,两个人乘着电梯到了顶楼,一路上遇到的公司员工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紫伊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宣布她是风鸣鹤太太了。

可当推开办公室的门,紫伊还没坐稳,又是一束粉色的西洋水仙递到她的面前,是花店的花童,“杨小姐,请你签收一下。”

“哦。”她随手拿起笔签了自己的名字,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欧阳飞送过来的,他对她,难道真的上了心了?

紫伊随手就插在了花瓶里,那淡粉的颜色看起来清纯而又干净,让她喜欢着。

也不管欧阳飞是为着什么,反正,她现在也只有顺其自然的发展与他的关系了,拿起手机发了一个短信:谢谢你的花。

“不谢,你比水仙还漂亮还清纯。”

肉麻,却带着一丝甜蜜的味道,让她甚至在想这个男人也许真的不是她从前遇到过的那个男人。

可是一样的姓氏,一样的长相,却让她迷糊了。

眼看着就要十点钟了,紫伊准备好了风鸣鹤的开会资料,然后轻轻的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大班椅上是空着的,想来,他是舒服的去休息间去睡了,紫伊走到休息间的门前,这是她第一次要走进他办公室里其它的地方。

推门而入,男人在酣睡着,睡着的他脸部线条倒是柔和了许多,一点也没有醒着时对着她的冷冰冰。

他的睫毛真长,黑眉即使是睡着了也揪在一起,象是藏着无尽的心事一样,最好看的是那两片薄唇,微抿的弧度让他看起来性`感极了,看着他的脸,有一瞬间,紫伊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可是随即的,她便叫醒了自己,轻声的冲着他道:“总裁,开会时间到了。”

“洛儿,别吵。”一个侧翻身,男人在翻过来的同时,一只手竟是精准无误的就握住了她的。

那一握,让她的手心一烫,只想逃跑,可那只男人的手,却是那么的有力,让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被他的力道一带,紫伊重心不稳的一下子就趴在了风鸣鹤的身上。

一股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的心一慌,下意识的惊叫出声,“啊……你放手。”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却很快就惊醒了身下的男人,迷糊的睁开眼睛,朦胧的眸光看着她,“洛儿……”

又是那个名字,他已经接连的叫了两次,“总裁,很快就十点了,请你放手,然后准备开会。”不想再与他纠缠下去,她冷声道。

风鸣鹤终于醒了,这才看清楚身上的女人是她而不是他口中的洛儿,急忙的一松手,仿佛她是瘟疫一样的借力就推她下了床,“去外面等我。”

她压根也没想进来,更没想着要与他之间有什么插曲,转身离开的时候,她丢下了一句:“是你让我进来叫你的。”

风鸣鹤准时到了会议室,坐在首席的位置上时,全身上下已经看不到半点疲惫,俊朗的就象是窗外的阳光,不过,这会议室里紫伊是唯一的女人,他吸引不了女人的目光了。

会议结束,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仿佛是想要消除之前在他休息室里发生的尴尬似的。

风鸣鹤先于她一步走进了办公室,紫伊推门而入,入鼻间的是郁金香浓浓的香气,她这才发现桌子上原本插着的那株西洋水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大束的紫色郁金香,清雅,迷人。

除了风鸣鹤不会有人敢动她的东西,一定是他,她倏的冲进了他的办公室,“总裁,我桌子上的花为什么换成了郁金香?”

办公桌前的男人眼皮都没抬,还是专注于面前的文件资料,然后低沉的说道:“欧阳飞是你惹不起的人物,你最好离他远点。”

“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咬着唇,她是真的生气了。

狂`肆的一笑,那张抬首看向她的脸还是那么的英俊,“杨紫伊,你忘记了吗?是你自己要做风鸣鹤太太的,我从来也没有勉强过你。”

她一怔,彻底的无语了。

她,似乎错了。

可是随即的,紫伊还以风鸣鹤以微笑,“总裁,所有不过是有名无实罢了,而且,既便你是我老公也不能妨碍我正常交友的权利,或者,你是吃醋我与欧阳飞在一起吗?”

“杨紫伊,是你自己宣布你是风鸣鹤太太的,这是整个公司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在公司里请你注意一下形象,也请自重。”冷冷的回应了她之后,风鸣鹤便埋入了面前的文件中再也不看她一眼了。

她自己的事自然会自己作主,才不管他是不是摆给她一张死人脸呢,她又没有卖给他,转身,她优雅离去,一点也不因为他的话而影响了心情。

下了班,紫伊拿起背包就走,这一次,风鸣鹤并没有叫住她,而是任由她离开了。

这是进步吧,至少就是默许了她晚上与别人交往的自由,不过,她今晚上推了所有的事,说好要替他那个病人煲猪骨汤的,她从来都是说话算话的人,不是看着风鸣鹤的面子上,而是看在病人的面子上。

可是,才一踏出风氏的大厦,迎面就开来了一部车,白色的兰博基尼,一点也不逊色于风鸣鹤的黑色奥迪,欧阳飞摇下了车窗,“紫伊,上车吧。”

“刷……”就在紫伊迟疑的片刻间,风鸣鹤的车子如飞一样的从她的身旁驶过,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刮到她的身体了,紫伊皱眉风鸣鹤这是抽风了,看了一眼欧阳飞,她笑道:“不是说了吗,我今天有事,改天再约吧。”

“紫伊,再怎么有事也总要吃饭吧,吃了饭我送你过去。”

“不用,晚上我自己煮。”

“真的?你会煮饭?”欧阳飞一副很想吃的样子。

“呵,习惯了自己煮,干净,我先走了,报歉,改天再约。”说完,也不管欧阳飞的口水流了多少,直接就越过那部兰博基尼而走向公车站。

欧阳飞摇了摇头,他是着了魔吧,等她在这里等了这么许久,可她却一口就拒绝了,以为自己会生气,可是当看着她纤瘦的身形上跳上公交车的时候,他却居然没有生气,而是一份欣赏和心疼。

心疼她的挤公车。

下了公交车,便去了一趟超市,买了要煲汤的食材,紫伊快步的走回公寓,最近不用跑蓝调了,说实话她现在的生活规律了许多,只要查出了一切,她也就可以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从此退隐生活,专心致志的做一个小女人。

满满的一锅大骨汤,她故意的多炖了一些,不止是病人要补,她也要补,风鸣鹤却一直也没有回来,煮了自己的饭吃完,眼看着已经近十点钟了,风鸣鹤还是没有回来的迹象,紫伊将大骨烫调到了最小的火,然后拿起了手机,很快就接通了,“鸣鹤,大骨汤炖好了,你要不要回来送去你朋友那里?”

“什……什么?”他的舌头有些大,明显的是在喝酒,而且他的周遭很吵,他好象不是在医院,而是在蓝调。

“风鸣鹤,你给我回家,大骨汤炖好了。”她吼着,一个病人,一个她,他居然还想着要去勾`引蓝调里的那个一点也不真实的她,这让紫伊无语了。

“什……什么?”

他好象真的喝高了,不停的只会说着这两个字,“回家。”又是一吼,紫伊随即就挂断了手机。

气恼的坐在沙发上,这男人没救了,那个喜欢穿鱼尾裙画着浓浓烟薰妆的她就那么让他上了心吗?

越想越是气愤,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按着遥控器,其实什么也看不进去了。

蓦的,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才一接起,一道陌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风先生,请你马上来医院一下,病人的情绪……”

“对不起,我不是风先生。”紫伊急忙打断,她是真的不想过问风鸣鹤的私事,那些,是她不该逾越的界线。

“那么你是……”张医生犹疑了一下的问道。

紫伊一笑,“钟点工而已。”如果医院里的那个病人是女人,那么,紫伊不想带给她不好的心情,所以,她随口的说出自己是钟点工。

“那麻烦请你留一张字条给风先生,就说病人现在很危险,请他马上到医院。”

~~~~~~~~~~~~~~~~~~~~~~~~~~~~~~~~~~~~~~~~~~~~~~~~~~~~~~~~~~~~~~~

猜你喜欢
  1. 情深小说
  2. 帝少小说
  3. 蚀骨小说
  4. 蚀骨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温柔懒懒的海风
    温柔懒懒的海风

    好书,很赞!作者雨过天晴的文学功底显得很深厚,蚀骨情深:帝少太难惹这本书也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值得一读。

  • 安忆雅
    安忆雅

    蚀骨情深:帝少太难惹这本书感觉铺垫很多,但好像铺垫都没有作用。还是很不错的,情节太快,希望作者雨过天晴能够写得充实一点。

  • 外面雨停了
    外面雨停了

    蚀骨情深:帝少太难惹这本书内容丰富,人物刻画细致入微,有很强的画面感。男女主风鸣鹤杨紫伊感觉很配。

  • 风声来自人海
    风声来自人海

    蚀骨情深:帝少太难惹写的很不错,人物形象写的很完整,真心的喜欢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