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古今志怪物语
古今志怪物语

古今志怪物语 李浩庭 著

连载中 李秋白陆夕彤

更新时间:2020-01-25 17:36:42
神仙有神仙烦躁,妖怪有妖怪的苦恼。长命百岁的嫌生活无聊,英年早逝的恨时运不好。良善未必寿终正寝,宵小自有天道不饶。前尘当忘则忘,旧事一笔勾销。(全文主打无厘头搞笑风格,风格比较跳脱,读者群827163126)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起初,神也是人,只不过后来他做了人做不到的事情,后来他就成了神。

如果你觉得我说得太笼统,那么我举个例子。

你没招谁没惹谁的走在大街上,一个老头儿突然窜出来告诉你,他是你祖宗。你不但不敢生气,还捏着鼻子成了他的工具人,那么这个老头儿就是神,因为他干了不是人能干的事儿,所以他成为了神。

那么什么是人呢?我们再举一个例子。

你又没招谁没惹谁的走在大街上,又一个老头儿窜出来告诉你,他是你祖宗。你生气了,反呛一句“我是你爹”,还顺手推了老头一下。老头儿用一个难度系数9.5的跳水动作顺势而倒进了医院,那么这个老头儿就是人了。虽然他也干了不是人能干的事儿,但你不得不承认,只要他还在医院一天,他就真是你祖宗。

那么问题就来了,好端端的怎么又摆弄起祖宗了呢?

不要误会,并非我认祖归宗喜不自禁,没事就要拿出来晒一晒,他又没长毛儿,我这么做没有意义。退一万步讲,就算他长毛儿了,你相信我,与其晒一晒,我宁愿打一打。

怎么跟你们说呢?我的小祖宗来了。这不是个比喻句,我说的是字面意思。

故事还得从送走了结师太之后的第二天说起。

天还没亮,我又在白泽狂风暴雨的掌势中再次苏醒过来。

“我。。”

“饿了!我懂,哥,闲话不多说我这就带您承包早餐店的包子去,今天咱要是让别人买走一屉,我算他们熬夜排队昨晚没睡!”

大白心中估计也有点含糊,我今天这是怎么了,思想境界怎么突然提升这么多?

“我。。”

“今晚有鱼有肉,少一样你当场把我炖了,我要是说一个不字,您一掌把我屎打出来,打不出来算我拉得干净。”

白泽伸出他巨萌无比的爪子疑惑的挠着脑袋眼中充满了自责,都怪他手上没个轻重,看样子是把我脑袋打坏了。

“我。。”

我原地跪倒,整个人匍匐在炕上,自从我遇见了这帮神话界的大能我的膝盖就越来越不值钱了。

“大哥对不起,昨晚是我悄悄摸了夕彤**一下还栽赃给你,但是念在我已经受到了夕彤的思想品质教育,您能不能饶我一条狗命。”

白泽这回明白了,感情我思想境界的提升离不开夕彤的“鞭策”,他也是字面意思。

“我是想说外面有个小男孩吵着要见你,是你儿子吗?”

嘿!我心里这个气啊,这刚走了个强认孙子的,这又来个强认爹的?这伦理哏我是躲不开了是么?我这一堆国色天香的未婚妻还没到账呢,先给我整个“儿子”出来,这谁顶得住啊,这让夕彤怎么看我?让大白怎么看我?

叽里咕噜的穿好衣服。

“前方带路!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小兔崽子敢来糟践我名声!”

大白阔步将我引出屋外,指着一个扎着冲天鬏的小孩对我说道:“就是他!”

我定眼观瞧,这小男孩看起来也就七八岁的样子,生的十分好看,眉心一颗红点儿更是显得别样俏皮。还真有些眼熟,难道说。。。。

这小孩儿七八岁。。。也就是说我十八九的时候。。。我十八九岁交往过的姑娘。。。。

“你娘是婧祎?”

小男孩看着我摇了摇头。

“是环奈?”

摇头。

“是陈都。。”

“你要不要脸!”

大白一爪子打在我脑袋上好悬给我打了一个跟斗。

“我这不寻思跟小孩儿逗着玩么,一大早晨也挺闲的。我确定了,我不是这小孩子的长辈,我根本不认识他。”

许久没说话的小孩见我一脸嬉笑完全没个正形,于是他自己说话了。

“是,你确实不是我长辈,因为我是你长辈,我也是你祖宗。”

我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我要解释一下,我并不是听到了“祖宗”两个字而咯噔,而是那个“也”让我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小朋友,别看叔叔长得玉树临风,打起小孩儿和老头儿来我可从不手软。你是想念。。”

“ICU病房的护士小姐姐了是么?你也不可着北台一条街打听打听,跑我李秋白这论祖宗来了。”

嗯?这小孩儿怎么这么熟悉我的对白?我还没说都会抢答了?

小男孩抱着肩膀打量着我。

“之前老头儿说你不着四六,十分滑稽,我还以为他是在污蔑你。”

我仰着脖子十分不服气,不着四六我就认了,我哪滑稽了?我仙人之姿!

“他当然是在污蔑我。”

小男孩摇了摇头。

“原来他是和我客气客气。”

见这小孩说话夹枪带棒,我觉得这天没法聊了,这帮天界的人怎么嘴一个比一个损?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青铜碰见了王者,你就当我没来过。

“那您继续客气着,大白,咱们回屋睡觉去。”

说着我对着大白使了个眼色,大白心领神会。

“其实我跟月老关系也不错。”

我转过头做了个鬼脸以示愚弄。

“少来,我信了你的鬼。”

“鞠婧祎微信要不要?”

说着小孩儿从背后掏出一个手机,就在手机伸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原本空空如也的微信联系人中“唰”得出现了鞠婧祎的名字。

我转头对着大白不屑一笑。

“真羡慕有两个微信的人,咱们走。”

“等一下!那这样能不能换你跟我再聊会儿?”

小男孩掐了一个古怪的手印,紧接着,他的手机屏幕上“唰”“唰”“唰”的出现了一堆人的名字。什么叫桥本环奈,哪个是斋藤飞鸟,左一个陈都灵,右一个李知恩,上边是渡边麻友带松井玲奈。下面是柏木由纪拖着林允儿。不多一会,洋洋洒洒一百多个美女的人名出现在了他的手机之中。

我仍然是板着一张脸冷笑,对于他的诱惑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内心没有一点波澜。

“干啥呀?你要组女团啊,用我投票不?”

说着我从兜里掏出十块钱递给小孩。

“资金有限,帮我给鞠婧祎和陈都灵一人安排一下,她俩有国籍优势,我不能帮着外人。”

大白面带赞叹的用爪子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还挺爱国。”

“那是,大是大非面前,绝不含糊。”

小男孩儿见我确实是打定了注意不和想他说话,自顾自的点了点头。

“行,有骨气,佩服。不过李秋白你别后悔。”

我后悔?我后悔出生是真的。

“大白,走,以后这种来历不明的人不要放进来,咱们这可是正经的办公部门。”

“可是孔子曰:有朋自远方来。。。”

“虽远必诛!再碰上自称我祖宗的不用问我,你直接用你的萌爪,用最残忍的方式拍死。”

“哦。”

不再理会站在门外的小男孩,我和大白各自回到了自己房间打算睡个回笼觉。

谁知我这边刚脱了衣服躺下,我的手机忽然响了。

“青城山下啊啊白素贞,冻住千年变刺身。。。。”

“喂?”

“诶,孙子,还睡觉呢吧。我让你小祖宗给你带的礼物收到了吗?不瞒你说我这可是动用了很大的关系才搞到的,那部手机啊,只要你心念一动,你马上就能听到你想听的人的心声,是不是很**?喂?喂?喂?喂?信号不好吗?是信号不好还是你写不下去了在这凑字数呢?喂?”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听起来镇定一些。

“不是,爷爷,我得问你个事儿,我这个小祖宗是从哪冒出来了的?我俩的辈分是怎么论的?”

听我突然提了这么一个尴尬的问题老头儿似乎有点尴尬。

“这个问题,其实不太好回答。”

“没事,你说我听着。”

“你知道牛魔王吗?”

“知道啊,他老婆铁扇公主,他儿子红孩儿,这跟我小祖宗有什么关系?”

老头儿清了清嗓子。

“嗯,我反问你个问题。”

“您问。”

“铁扇公主的芭蕉扇是谁的?”

“嗯。。。好像记载是你的。”

老头嗯了一声。

“确实是我的。红孩儿的三昧真火又是谁的?”

“好像。。。也是你的。”

“你又答对了,那你觉得牛魔王的“儿子”不是只牛,还会我独门绝技三昧真火。她媳妇拿的扇子也是我给的,你觉得这个故事还不够清楚吗?”

我恍然大悟。

“那就是说刚才那个小孩儿是红孩儿,他是你的。。。所以他也算是我小祖宗,也就是说他是来给我送东西的。”

老头儿见我终于理清了这俩面的关系十分欣慰,反正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说出来倒也没什么,算是家族秘辛传承。

“怎么样,东西还好用吗?”

我没有理会老头儿的追问,而是缓缓留下了眼泪。

“爷爷,我能问个可能会让您稍显尴尬的问题吗?”

“你最好还是别问,你细节问多了我怕你书404。”

“可我还是想问,我就是觉得委屈,你还有别的私生子么?能不能再送一趟?没有亲的,你收个干的也行。”

老头一听我这话瞬间就火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有你这么跟祖宗说话的么!你个小兔崽子。”

“祖宗,我是啥物种都不重要,我就是想知道,那个被我“诛”了的小祖宗还能不能把我手机送回来。。。。。。我想我未婚妻。”

猜你喜欢
  1. 总裁老婆小说
  2. 仙界小说
  3. 枭妃小说
  4. 城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愛爾蘭咖啡思念爾
    愛爾蘭咖啡思念爾

    古今志怪物语是很棒的一本书,读完后你对人生也许会有更深的了解。

  • 細雨輕愁
    細雨輕愁

    作者李浩庭的小说写的没话说!

  • 一抹晨曦
    一抹晨曦

    古今志怪物语这本书很好看哦,文笔不错,内容精彩!

  • 玫瑰与鹿
    玫瑰与鹿

    古今志怪物语这本小说的人物描写很细致,故事情节很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