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刻羽 著

连载中 李维米歇尔 异世界

更新时间:2019-11-11 14:40:02
这是最好的时代,心契、封号、圣诫铠装;也是最坏的时代,异端、秘社、至暗之夜;这是秩序之初春,亦是混沌之严冬;这是智慧的破晓,亦是蒙昧的黄昏;鸦面、怪谈手札、混沌的指节,一个河外人来到这,作为棋局之外的一颗小小齿轮,即将撬动整个世界棋盘。轻松愉悦版:这是一个小龙套成长为主角,顺便混成异世界“手工耿”的故事。主角吐槽版:别人都是金手指,为什么到我这,就成了“不稳定的异变”手指?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评议委员会。

“这是要‘露天作业’的节奏?有点不讲究啊……”李维表情淡然,视线掠过四周后,则是暗暗头痛,“喂,喂,就没点‘隐私’的概念么?”

这评议委员会实在寒酸,竟连个像样的场所都没有,只是随意找了个露天的地方,将五张青铜长椅一字排开,就算是准备妥当了。

视线掠过来往人流,李维有种不好预感。

他隐有预感,待评议过后,自己这“鬼才”的名号,怕是要响遍整个拂晓之巅了。

李维叹息一声,收敛了情绪,望向面前的五张青铜长椅。

中央的长椅最高,椅背像是一柄直指天穹的青铜巨剑,椅上坐着一名个头不高的银发男子,高大椅背衬得他额外矮小,甚至带有几分滑稽。

不过,绝没有人敢小觑这名男子。

帕斯奎雷•科林斯,“尸潮”布拉德•雷恩的最小弟子,年轻一辈中的天才和翘楚,称号“掘墓人”。

帕斯奎雷的左手边是两名枯瘦老者,似乎是学术派,身上的魔力波动虚弱,一个眼睛眯成缝,一个带着老花镜,而瞳孔中则浮动着睿智的光芒。

他的右手侧则是熟人,仅靠那一头烈焰般的红发和怒涛汹涌的劲爆身材,还有另一人眼镜下熠熠生光的十字瞳仁,李维就能一眼分辨。

她们两人的特征实在鲜明,想忽略都不行。

李维也打听过二人,这样两位特立独行的美人,在拂晓之巅自然也大为有名,绰号“淑女”的米歇尔•多拉贡,绰号“冰川”的爱丽丝•摩尔。

“冰川”这个绰号,源自爱丽丝待人的冰冷性情,而“淑女”这绰号,则是对米歇尔火爆性情的反讽了。

注意到少年在打量自己,米歇尔毫不示弱地直视,红宝石般的美丽瞳仁却是眼神不善。

李维甚至有种错觉,下一刻,红发少女的鼻孔中就会冒出火光和青烟,张嘴对自己喷出一口狂怒龙炎。

“咦?这不是炼药鬼才么?”米歇尔眯着眼睛,语带揶揄道,“怎么,想当制药师失败,就来这碰碰运气?不过,千万别小看法师,法术创造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米歇尔小姐,又见面了。”李维打了个招呼,尽量扮演人畜无害的乖宝宝角色,“果然,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哟,几天不见,看来还读了不少典籍,还会引用凯撒的格言了……”米歇尔哼了一声,声音是好听的烟嗓,说话却极不客气,“我倒想起凯撒的另一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李维闻言苦笑。

他明白,自己作为“诈骗帮凶”,给米歇尔留下的第一印象实在太差,而这种恶感是很难扭转的,或许得花上很长时间。

“你讨厌我是因为你不了解我,了解我的人……都想弄死我。”李维暗暗自嘲,倒也是自得其乐。

爱丽丝一脸迷糊,一双十字瞳转向米歇尔:“米歇尔,你见过他么?”

“没见过!”米歇尔懒得解释,干脆地摆摆头,举起一只手道,“别废话了,李维,请开始你的表演。”

“咳,咳……”一直充当看客的帕斯奎雷咳嗽了两声,眼神怜悯地望向李维,“米歇尔的意思,是展示你的法术。”

“我明白。”李维点点头,心情无奈,这想必又是那位前辈留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他深吸一口气,右掌朝上虚握。

噼啪!

李维的掌心中,一枚黑色符文孤悬,条条暗紫色电弧起落跳跃,以某种诡异节奏在符文四周回转旋绕,竟像是一团燃烧的篝火,摇摆着,起伏着,咆哮着,溢散出一股暴虐而扭曲的魔能波动。

“嗯?”

五张青铜长椅上,五名评议员纷纷变色,连米歇尔也改了态度,一下站了起来,满脸凝重之色。

“这个法术,名为‘不稳定的活性磁暴’。”李维徐徐道。

“不稳定的?”米歇尔面有惊容,嘴上则不肯示弱,“我听着,怎么那么不可靠呢?”

帕斯奎雷皱着眉转过头,给了米歇尔一个警告眼神,示意她要端正态度,评议中不可掺杂有个人情绪。

米歇尔自知理亏,微微颔首,表示自己明白。

“你继续。”帕斯奎雷转回头,微笑着道。

“是!”李维有了底气,斟酌词汇后,将法术的优缺点一一罗列,没有任何夸大,也没有谦辞,是不带任何感情的精准描述。

“演示一下吧!”帕斯奎雷点点头,指了指李维身旁的一棵人形巨树。

这棵人形巨树名为“血肉棕榈”,是拂晓之巅常用的“靶子”和“试验对象”,它防御强悍,且拥有惊人的再生能力,在拂晓之巅这种元素充沛的魔法环境中,即使被拦腰斩断,也只需要五六分钟就能复原。

轰~~

沉闷巨响冲霄,像是深渊恶龙的暴怒咆哮,连旋绕拂晓之巅的元素洪流都被扰乱,条条斑驳光带上浮现荡漾水纹,各大房屋的窗棱都嗡鸣作响,不少人被直接震翻在地。

“又是哪个炼金实验室爆炸了?我猜是‘第五燃素’,那群该死的疯子,就不能收敛点么?”

“也可能是‘星之礼赞’出故障了,上次就曾经……”

“要不要去看看?”

……

远处不明情况的人讨论着,近处的人则被吸引,“看热闹”的心理驱使着他们走向评议委员会,伴随着人流驻足围观。

“呃,威力不错。”帕斯奎雷声音干涩,表情有些僵硬,和他平日里朝夕相处的行尸倒有几分近似。

这何止是不错?

李维的身侧,那棵人形巨树仅剩半截,“腰部”以上已消失无踪,横截面上有鲜活血肉起伏蠕动,还有残留电弧在上面跳跃舞蹈,久久不散。

帕斯奎雷神情错愕,搭在青铜扶手上的手掌不自觉地握紧,接着又松开。

强大法术他也见过不少,但这样狂暴酷烈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简直像是某种“天罚”!

“评等吧……”帕斯奎雷左右看了一眼,故作镇定道。

“九等,毫无疑问的。”

“很优秀,九等!”

两位老者异口同声,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和欣赏。

他们是学术派,评估方式是以数据为准绳,而数据层面上,“不稳定的活性磁暴”的杀伤效果显然有目共睹。

“十等。”米歇尔则摇了摇头,蹙眉说道,“我得承认,杀伤力的确很诱人,但想到每次施法都有可能失去手指,这种感觉实在很糟糕。”

她倒不是故意刁难李维。

虽然看对方不顺眼,但米歇尔已端正了态度,不会刻意找对方麻烦。

“我也是十等。”爱丽丝点点头,表示赞同,“失控的概率虽然低,但由于后果严重,每次施法都得小心和顾忌,这会让人分神,对实际战斗会很不利。”

“理论派”和“实战派”生出分歧,那最终的裁判权,自然落在了帕斯奎雷手中。

帕斯奎雷并没有选择困难症,但双方都有道理,也让他出现了迟疑。

“十等。”最终,他做出抉择。

帕斯奎雷也倾向于实战,从他“掘墓人”、“缝尸之手”等称号中,也能窥见一二。

“这个法术威力惊人,但局限性太大。”他面露歉意,又提出自己的建议,“我有两个建议:其一,你得学习双手施法,平时以左手释放‘不稳定的活化磁暴’,一旦出现自爆,还有惯用手的右手能用;其二,备足恢复药剂,以备不时之需。”

“多谢指教。”李维欠身行礼,诚恳地道。

这份诚恳绝不是表面功夫。

帕斯奎雷的建议很有用,尤其是双手施法,这是他从未想过的。至于药剂,呃,那句老话说得好,只要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他一件都解决不了。

而对方的温和礼貌的态度,也令李维心生好感,甚至有种莫名的错位感。

在李维的想象中,隶属“死灵”一脉的法师,平日都和尸体与亡灵打交道,性格上理应乖张冷漠,没有感情,视生命为草芥。但布拉德、帕斯奎雷这师徒俩,却是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刻板偏见不可取啊……”李维暗暗感叹。

“好了,”帕斯奎雷已准备起身,微笑指引道,“请跟着这两位魔法研究员前往智慧殿堂,等录入了你的法术后,相应奖励就会发放。”

“终于结束了,可憋死老娘了。”米歇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随着她的动作,汹涌弧线上下起伏,着实是波澜壮阔。

爱丽丝扶了扶眼镜,依旧是一脸置身事外般的空灵,评议会从头到尾,她都保持着这样“神游物外”般的表情。

“热心”的旁观者们也准备散场,转身离去。

“等一等!”李维忽然道。

“怎么,对我们的评议有所不满?”米歇尔正准备点根雪茄,闻言眉毛一挑,牙齿间有火星跳跃。

她的脾气可不好。

“当然不是。”李维赶紧摇头,心知这少女对自己成见极深,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道,“请看我呈上的表格,还有一个法术需要审核。”

“还有?”帕斯奎雷很讶异,“什么法术?”

他相当惊讶。

初入学的学员,能呈上一个十二等的法术就算聪明,十一等就算禀赋超群,十等已经能称之为半个天才,这小子还一口气呈上两个?

“脱序傀儡。”李维搓了搓手掌,故作憨厚之态,“我估计,在九等和八等之间吧。”

他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猜你喜欢
  1. 异世界小说
  2. 炮灰女配小说
  3. 农女小说
  4. 神兵奶爸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薰衣草有着淡淡的香
    薰衣草有着淡淡的香

    赞,异世界的手工鬼才的情感很真实,很贴近实际,很温馨。

  • 夏有森光若流苏
    夏有森光若流苏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真的值得一看,作者刻羽的文笔好好,希望你们不要错过这本书

  • EX家的那片银海
    EX家的那片银海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这本书情节生动有趣,写得很好,期待刻羽大大的更新,要加油呀!

  • 花夏
    花夏

    作者刻羽文学素养很好,异世界的手工鬼才这本书中没有脏字。穿越架空剧以悬疑情节为材料构思。让读者既有对完美爱情的爱情的向往,也不乏有悬疑情节剧的紧张和激动的感觉。值得一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