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邪王溺宠:嫡妃惊华
邪王溺宠:嫡妃惊华

邪王溺宠:嫡妃惊华 江鹤川 著

连载中 楚翡顾雁飞 邪王 溺宠

更新时间:2019-11-08 16:11:16
楚羿说,“我若为王,你必为后!”可顾雁飞所信非人!她倾尽全力捧他上位,却眼睁睁看着他一夕反目,看着自己的孩子惨死眼前。她被情同姐妹的侍女毒得又聋又瞎!顾家满门,皆不得好死!一杯毒酒放在面前,她指天起誓——有朝一日重生归来,我定要将你们扒皮拆骨,踩死脚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既然立了“太子”,那身份便于普通王爷不同,楚翡能叫楚羿一声四哥是他客气,楚羿可不敢真的与兄弟之间来称呼楚翡。他眸光一扫,在落在那个影卫身上时瞳孔微微一缩,他佯装镇定的对着楚翡行了礼,随即温温和和抬了眸:“太子殿下这是何意?”

“这可是四哥的仆从?”楚翡折扇在掌心点了点,指向李老头。

楚羿仔细探查一番,又抬头向管事的确定,脸色凝重下来,点头:“正是王府的厨子。”

“那这个呢?”这一次指的,则是那个黑衣的影卫。

顾雁飞明显看到楚羿的目光一抖,面上仍旧是一派的云淡风轻:“不是,我并不认得他。”

“哦,不认得,那就好办了。”楚翡眸光一转,似乎就拢了今夜天上所有的星子,他太美了,美的让人生不出半点亵渎的不臣之心,他微微勾了勾唇角,“今夜朗月,我赏月忘了时辰,归去是正好路过誉王府附近,就瞧见这屋檐上,一个人拎着另一个在飞。”他微微眯了眼睛,一副无害模样,“你说这奇不奇?”

“我便叫我的手下去捉来询问两句,却未想到这个,还有些手段,颇废了一番功夫。”他的执扇在黑衣人肩头一点,“一个说是王府的厨子,下的涕泗横流,说是这个黑衣人要取她性命,我便将这两个人送回来。不巧,正好遇见四哥处理家事,也正是巧了,我听四哥言语间,是要寻这个厨子的意思。”

楚翡抬眼,直直看向顾雁飞,轻轻挑了挑眼尾,那一双桃花眼让人目眩神迷:“顾小姐说,是不是?”

为何要问我?顾雁飞敏锐察觉到他说的是顾小姐而不是王妃,可惜她犹在病中,刚刚站了这么些时候,身子已经有些支撑不住,撑着面无表情已是很难,她已无暇去回这样一个问题。

“顾小姐面色有些差,想是时至午夜有些罚了,我毕竟是客,不便使唤,四哥……?”

顾雁飞对上楚翡的目光,只觉得防备又好奇。刚刚那个赏月的理由听起来未免也太不可信了一些,今晚太子为什么要出现在这儿,为什么好巧不巧正好擒了李老头和要杀他灭口的影卫,他到底知道多少。

楚羿的面色不大好看,他先是吩咐给顾雁飞顾霁风和楚翡上了座,然后将目光落在了跪在地上的两个人身上。他沉了声:“说罢,你为什么要谋害王妃。”

“谋害王妃?我看啊,他没这么大的胆量。”顾霁风嗤笑一声,看着跪在地上的李老头,从夜色中还能窥出他裤子的两分湿意,隐隐传来腥臊味。他给身边侍卫使了个眼色,侍卫矮身扯掉了李老头塞在嘴里的步。

“放开他。”楚翡微微抬了抬下颚。

只见刚刚还瘫跪在地上的李老头别的没说,一边喊着冤枉一边扑向王秀,在王秀惊恐的尖叫声中一把抱住了她的腿,涕泗横流:“侧妃娘娘!娘娘救我!您说在那糕点里xiayao,可您没说那是给王妃娘娘的啊!”

他转头看向顾雁飞:“娘娘!若是知道是给娘娘吃的,给一百万个胆子我都不敢啊娘娘!求娘娘饶小人一命……”

“你在说什么!你个老匹夫!不想活了是吗!放开我!放开!”王秀惊慌失措的往楚羿怀里钻,一边用力蹬跳试图将抱在腿上的男人甩掉,要知道她外套之下只有薄薄两层轻纱,基本上等于光着腿,她双眼圆瞪形貌惊恐,几乎要晕厥过去。

楚羿抬脚,一脚踹开了扒在王秀腿上不愿意松手的李老头:“混账东西!把他的嘴堵起来!”

“誉王殿下脚下留情啊,你这一脚没个轻重,万一踢死了李老头,这毒的事,谁来解释呢?”顾霁风抱臂倚在梨花树上,眼角虽是笑着,目光却是冷的。

一直站在旁边做个看客的楚翡忽得开了口,他声音温润,似泉水涓涓,问出的问题却让楚羿后背起了一声冷汗:“中毒?什么毒,顾小姐中毒了么?”

他的目光往躲在楚羿怀里的王秀身上一扫,又一看李老头,了然道:“哦,是侧妃心生妒忌,所以指使了厨子下毒?”

“不是我!住嘴!”王秀不管不顾的尖叫出声,却在下一秒白了脸颊。她看着唇角带笑的楚翡,只觉得脑中轰鸣一声,两眼一翻,昏厥在了楚羿怀中。

楚羿手心出了一层薄汗,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太子温和表面下的雷霆手段,这样大不敬的话,说得出口,就要做好被灭门的准备。他匆匆往怀里一扫,这一刻太常寺卿所带来的益处和太子一比已是一败涂地,眸中闪过一丝恼怒,他飞快一松手,任凭王秀倒在地上,果断双膝一软,在楚翡面前跪了下来。

“这个疯子言行无状,妇德有亏,毒害王妃在先,又重装太子灾后,其心当诛!请太子为王妃做主!”

顾雁飞心中忍不住传出一声冷笑,她淡淡移开了目光。真是一场好戏,刚刚还郎情妾意,转眼便弃之敝履成了其心可诛,不知道如果王秀这个时候醒着,会不会比刚刚疯癫更甚——她只觉得冷,兔绒披风挡不住这料峭春寒。

“四哥这是何意?”楚翡似乎是看够了楚羿的表演觉得满意,才俯身虚虚扶了一把楚羿的胳膊,他语调温和,虽长相精致,却没有半分雌雄莫变,眼角眉梢都是只属于上位者的霸气,“快快请起,这是四哥的家事,我不便插手。”

“当然,我也相信,四哥大公无私,一定会给王妃一个满意的交代,对不对?”他语调微沉,似乎是骤然而来的风雨,却再下一刻又融融成春日。

楚羿随着楚翡虚扶的动作站了起来:“这是自然。”

他又转过头来,对着顾霁风拱了拱手:“今日多谢顾小将军与爱犬相助,否则不知道要被这个毒妇欺瞒多久!本王一定给小将军和顾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小将军请回,本王改日会亲自拜访负荆请罪!”

“四哥。”楚翡轻巧开口,用折扇指了指仍旧扣在他侍卫手里的黑衣人,“这儿还有一个人,没处理。”

楚羿收手的动作一僵,一只手下意识的要紧握成拳却又有意识的强迫松开,顾雁飞太熟悉那个动作了,那是藏在楚羿心中的恶兽,是他每一次情绪失控的证明。他看了一眼黑衣人,沉声道:“不过是王氏那毒妇想要杀人灭口雇来的杀手罢了,太子殿下不必太过介怀。”

“雇来的杀手?连我身后这些精英侍卫,都只能做到多个擒住一个,这杀手的武功,未眠太过高强了吧?更何况……”他瞥过一眼,被现如今这情况吓得瑟瑟发抖的李老头又往后挪了挪,“对付这么个东西,杀鸡焉用宰牛刀?”

楚翡用折扇挑起黑衣人的下巴:“我瞧你这样子不像个杀手,倒像个影卫,说罢,你的主人是谁,你是受何人指示,去杀人灭口的?”

还能是谁呢?王氏一个小小的庶女,太常寺卿又不是油水肥的职位,她爹说不定都使唤不动这样一个武功高强的影卫,更何况是王氏她呢?顾雁飞揉了揉额角,已经有两分困倦。

楚羿陷入挣扎里,他出身卑微,没有强大母族支撑,身边可用之人本就不多,这是他影卫中武功最高强的一个,也是他最合心意的一个,现如今就要这么毁在这样一场闹剧里,他于心不甘。

可楚翡已经俯身拔出了影卫嘴中的破布,语调温和:“说罢,谁是你的主人?”

楚羿凌厉的一蹙眉,也跟着开了口:“说罢,是不是王氏?”

他眼睁睁的看着影卫眼里划过一丝痛苦,然后咬破了牙龈下藏着的毒囊,嘴角流出一丝黑血,迅速的白眼一翻死去了。楚羿呼吸一窒,今夜如此大的损失让他肉痛到心脏剧烈的跳动。

“看他被抓后也不挣扎,我还以为他的主人就在此处,能够救他一救,看来,不过是一场闹剧。”楚翡似乎是觉得晦气,将手里的折扇往边儿上一扔,那价值千金的名家所绘的折扇变成了垃圾,他看向顾霁风,“小将军怎么看?”

“不过一场闹剧,没什么可看的。顾某先走一步,等誉王殿下给顾家个交代。”顾霁风垂眸一笑,两分谦和,“雁飞,回家了。”

楚羿面色一僵,语气都冷下来:“小将军留步。小将军这是何意,即已查出了凶手,雁飞当然应该留下,毕竟誉王府才是雁飞的家!”

“留下?”顾霁风冷哼一声,“留下等着你的侧妃再一次醒过来,然后再下一次毒?誉王殿下,等你拿出让顾家满意的交代,再来接雁飞也不迟!”

“你走可以,雁飞不可以走!”楚羿伸手过来拦在顾雁飞身前,却被一直跟在顾雁飞身边的尺素伸手拦住,一息指尖两个人已经过了三招,但皇家冠冕堂皇学出来的东西怎么能和顾家军严密训练出的死士比,不过三招功夫,尺素单手钳住楚羿双手手腕。

顾雁飞抬眸,一双倦意朦胧的眸子对上一双充斥着不敢置信的墨眸,她被那样陌生的眼神刺的眉心一跳,然后敛下目光,羽睫微颤:“让我回去吧,楚羿,你当真觉得,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雁飞……”

他饱含情意的自白被楚翡打断:“哦?说起来,今日街头巷尾都在传,誉王妃被人偷梁换了柱,如今一看,顾小姐中了毒身子孱弱至此,今晨一早进宫的是?”他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看向楚羿。

“今晨进宫的是……”楚羿背后的冷汗浸透轻薄中衣,他说不下去了。

他在今日太子带着人进来就觉得大事不妙,他心惊将这么大一个把柄落到了敌方手里,只觉得自昨日大婚开始,凡事都糟糕透了,而这些的源头是——顾雁飞。

“不论今晨进宫的是谁,时间已经不算早。四哥总得让顾小将军和顾小姐回去休息才是,对不对?”楚翡似乎没有将这件事深究下去的意思,他略一颔首,“言尽于此,翡先走一步,别过。”

他从顾雁飞身边走过,广袖蹭过顾雁飞身侧的手,顾雁飞只听见一声响,细如蚊语:“两日后未时,东街活水来茶社,翡待客。”

“哥哥等我片刻,我还有一句话要说。”顾雁飞转身欲走,却在扫到瘫倒在地的王秀时发现了她颤动的睫毛,她轻轻吐了口气,叫住了顾霁风。

楚羿脸上还来不及展现出一丝喜色,就看见顾雁飞走到了王秀身边,吩咐尺素将她架起来,轻轻伏到她的耳侧。

“那毒,确实不是你下的,你本来准备给自己用,来陷害我,对不对?”她声音低沉,语气却轻柔,里面是要溢出的恶意,“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你爱他如痴,她还不是把你当做一件能扔就扔的破烂衣裳?王秀,跟我斗,你还年轻。”

猜你喜欢
  1. 邪王小说
  2. 溺宠小说
  3. 万亿家产小说
  4. 贵婿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NAME?
    NAME?

    作者江鹤川写的邪王溺宠:嫡妃惊华这本书,人物刻画的很生动,每次看到流眼泪,我很喜欢。

  • 罂栗花般少季
    罂栗花般少季

    邪王溺宠:嫡妃惊华这部小说,虽然语言很朴素,但是却看得心里舒服。

  • 梦幻的蝴蝶
    梦幻的蝴蝶

    邪王溺宠:嫡妃惊华书很不错,很喜欢,作者江鹤川的文笔很好,特别是环境和人心,特别不错,希望你继续努力,有更好的作品

  • 街角的祝福
    街角的祝福

    写得很不错,题材新颖,恰到好处,不过有些细节没把握好。作者江鹤川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