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重生之蜜宠悍妻
重生之蜜宠悍妻

重生之蜜宠悍妻 子铃 著

连载中 沈木槿宫少谦 重生 蜜宠

更新时间:2019-07-18 18:37:06
沈木槿年幼丧母,过着父亲不爱继母狠毒继妹妒恨未婚夫算计的生活,她万般隐忍结果还是惨死,她发誓重活一世必不再忍耐,陷害过她的谁也不放过,罚父亲惩继母恶毒妹妹虐渣男未婚夫,前世里她所受的痛全全归还,只是重生后的她遇到传说中有疾的首富宫少谦,她要抱大腿么?沈木槿:“宫少,传闻你不近女色,是好男风?”宫少谦:“要不要为夫一振夫纲?”沈木槿:“别逞强,我不介意的,你可以在外寻花问柳,哦,不对,是寻草问柳。”宫少谦扫向沈木槿的傲立胸膛意味深长:“为夫岂能辜负良辰美景,夫人肤白貌美腿又长……”说着,某男一扑而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沈康明只是受了皮外伤,可小县城的医疗有限,在麻药过去后,他就醒了过来,他见宋雅君背对着他哭哭啼啼,顿时脾气就上来了,“哭……丧,老子还没死呢。”

宋雅君本在为沈佳宜难过,忽然听到沈康明的声音,转过身,停住哭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带着几分担忧地道:“老……爷,你……醒了。”

话还没有说完,眼泪就挂在眼眶上,虽然宋雅君已经四十岁保养好,皮肤白皙,声音温温柔柔的,看起来就像二十几岁的女人十分得沈康明的心,只是麻药过去,沈康明的脸上、胸膛上一阵一阵的抽痛,加上脸上没有消肿,一动就牵扯到脸上的伤,“有没有镜子?”

宋雅君欲言又止,手微微颤抖的将镜子递给沈康明。

“老爷……在我的心中你还是那么……高大……”宋雅君想了片刻说道。

大热天,伤口没有包扎,沈康明从镜子里清晰的看见了自己那张难看的脸,左边脸高高肿起,蜈蚣虫似的伤口盘旋在脸上,缝合的疤痕拉扯到五官,特别的难看。

沈康明愤怒的一甩,只见“咔嚓”一声,镜子砸在地上,四分五裂,碎片溅得满地都是,“……孽畜……哎哟……”

他牵扯到伤口,痛得直叫,看着自己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沈康明犹如怒火中烧,都是小**惹的事,早知道就不该让她活下来,果然跟她妈一个德行,处处害他!

如果不是扯动着脸太痛,沈康明肯定破口大骂。

“老爷……别动怒,身体要紧……”

沈康明从手术台下来,宋雅君就看了一眼,五十岁的沈康明早就跟好看扯不上关系,宋雅君跟着他只是为了钱,现在沈康明毁了容她就更不愿意多看一眼了,佯装低着头无声流泪,“老爷……你会好的,现在医疗技术发达,可以……整容……”

沈康明是个自私的人,他将自己被打这事也怨怪在宋雅君的身上,怪她没有弄清楚小**是真勾搭上宫少谦,可话还没有说出口,他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他的小秘打来的。

沈康明虽然上了年纪,人老心不老,还是留恋红尘,公司里的秘书也是他的红粉知己。

此时,他心里正不痛快,看着小秘的号码,顿时声音软了下来,“喂,什么事?”

沈康明的小秘是个尤物,可是个草包,遇事只知道抱怨告状。

“沈总,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小秘说了半天也没有说清楚什么事,沈康明的声音重了,小秘被他一吼,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告诉他公司里刚签订的几个合同完了。

挂了电话,沈康明一思索,顿时就想起宫少谦带走沈木槿时他的眼神,猜到怎么回事。

沈康明断断续续的骂了一通,还是难以消气,直到护士来换药打点滴,他才停了嘴。

沈康明担心公司,在医院里住了几天就回了家。

他一打听,得知沈木槿住进了宫少谦的家里顿时更担心。

这时,蓉市市医院里受伤的建筑师醒来,又找了律师要起诉沈佳宜。

在沈康明回家的当天,宋雅君就收到一封律师信,她看着信中白纸黑字上写着的内容,顿时就拿到沈康明的面前,“老爷,你这可怎么办?”

“怎么办,谁惹的事谁去承担,一天就知道闹,闹得我什么都不顺心,哼!”

沈康明的脸毁了容,公司也出了事,他正不知道怎么解决,脾气很大。

宋雅君知道沈康明自私,可她也有办法,而且沈佳宜这事必须得处理好,宋雅君这个女人最擅长手段,不在意沈康明黑着脸,**的手指挠在男人的胸膛,娇滴滴的道:“老爷,瞧你,为了我们都累着了,你知道我就是一个小女人,依附老爷才能活,佳宜是我们唯一的孩子,我不找你去找谁呢……”宋雅君抹去眼泪,又道:“当初我就说沈木槿不能留在家里,你偏不信,这下你信了,她就是替她妈报仇的,你没看见那天她的眼神,盯着我们跟个仇人似的……老爷我是替你不值,你辛辛苦苦将她养大,结果是个白眼狼……”

沈康明本就不满沈木槿听着宋雅君一说,对沈木槿的恨又多了几分。

“不过……”宋雅君靠近沈康明的耳朵低语了一会,沈康明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

……

沈木槿受伤的这段时间宫少谦这个不准那个不准,沈木槿都快要发霉了,不过在宫少谦的监督下,沈木槿倒是长了点肉,皮肤又白了些,背上的伤也好了,新长出的肉呈现一片淡淡的粉色,只是受伤严重的部分还有些痒,沈木槿想离开。

因为沈木槿受伤,宫少谦将晚上的安排都取消了,每天六点准时回家,今天也不例外。

沈木槿刚换了衣服从楼上下来,她就看见宫少谦从门口走进,这些天与宫少谦相处,让她升起一种微妙之感,沈木槿很明白自己的地位,现在的她只是一个被亲生父亲讨厌一无所有的女子,她不自恋。

宫少谦有钱有势,他之所以帮她只是一时兴趣。

沈木槿不喜做菟丝花,更不愿意成为有钱人身边一时兴起的玩物。

“宫少,很感谢你的帮助,耽过了好几天,我也该回学校了。”

宫少谦漆黑的眸子看着沈木槿,片刻后淡淡一笑,“嗯,文件整理不错,每天两百的**还做吗?”

沈木槿没想到宫少谦回答这么快,一时有些愣住,想着不久前自己的想法不由得笑了一下,她真是自以为是。

她与沈康明决裂,生活没有来源,宫少谦提出的这份**肯定是不会拒绝了,“当然做,只是得周末。”

“行。”

宫少谦松开领带,解开一领扣,将手提包放在沙发上。

沈木槿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宫少谦休闲的模样,可还是令他惊艳,只是她心里有底男色可以看但绝对不能心动。

宫少谦解开了两颗纽扣,隐约露出他壁垒分明的胸肌。

他看见沈木槿眼中的惊艳,黑眸淡淡的看了沈木槿一眼,道:“我饿了,先去吃饭。”

“不……”沈木槿才说出一个字,宫少谦就道:“反正私房菜离蓉大不远,顺路,我是真的饿了。”

沈木槿想到宋雅君,点了点头,她正好问问宋雅君见面的那个男人。

只是沈木槿私下找上私房菜的侍者询问却没有一点结果,可她与侍者交谈的画面却落入一双黑眸中。

饭后,宫少谦送沈木槿去蓉大,可沈木槿不想被同学看见就在前一个站下车,宫少谦也没有拒绝。

只是在沈木槿下车后不知宫少谦的路虎一直慢慢的跟在她身后,直到她进了学校,宫少谦才掉头离开。

这是沈木槿重生后第一次回到大学,以前她认真学习只是为了获得奖学金保送,可现在她很明确自己的打算,她要创建自己的工作室,要强大。

夜晚的蓉大安静祥和,风也凉爽了,校园里三三两两的人经过,沈木槿总觉得有些奇怪,他们看她的眼神不一样。

沈木槿猜不到,又走了一段,两边的大树参天,灯光不明。

忽然,她的眼前一暗。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蜜宠小说
  3. 爱恋小说
  4. 残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ざ陌梦ぐ丿
    ざ陌梦ぐ丿

    重生之蜜宠悍妻写得好好,情节曲折,但丝丝入扣,值得一读。

  • 风继续吹
    风继续吹

    子铃的文笔很好,文也很甜,越看越爱不释手!强力推荐!

  • 〆竹墨残水烟花冷ゾ
    〆竹墨残水烟花冷ゾ

    重生之蜜宠悍妻的总体布局不错,情节曲折,人物散发出来的正能量强;就是个人情感未能完美烘托。

  • 乘坐爱的梦想气球
    乘坐爱的梦想气球

    重生之蜜宠悍妻是一本让人看了欲罢不能的小说,看着书中的情节犹如身在其中,深深地迷上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