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狐祸 > 第九章 被请来的黄皮子

第九章 被请来的黄皮子

九怜 2019-10-19 15:21:50

我走过去,把张承叫到了一边。

张承像是也有话要跟我说,也没死皮赖脸的坐在酒桌上不动,就跟我一前一后出了院子。

走出门口,站到墙根儿,不等我说话,张承就先开口了,“兄弟,你瞅着没?那新媳妇儿后背上趴了个黄皮子!”

张承似乎很激动,所以说话的声音不小,我赶紧示意他小点儿声,并催促道,“这没你的事儿,赶紧回去,别搁这儿裹乱!”

“怎么没我的事儿?那可是黄皮子,说不定它身上也有内丹。”张承煞有介事的反驳,把他那点儿小想法都暴露了出来。

不过,也不知是这人本来就神经大条,还是他觉得贪图内丹这事很正常,竟然有模有样的跟我商量起怎么去抓那黄皮子了。

趴在阿绣背上的黄皮子并不是本体,虽然这野仙儿闹起事来很凶,但它们的本体大都很弱,就比如之前被我砸死那只赤毛狐狸,它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一旦原形被抓,就是一块普通的板儿砖,也能让它凉蹄子。

在抓黄皮子这事儿上,张承似乎很有经验,可能也是欺负这只黄皮子没有人形,张承断定了那黄皮子的本体不会离的太远,应该就躲在林大胆儿家。

他那意思是要回去继续喝喜酒,一会儿等人走得差不多了,就去抓那只黄皮子。

“不行,你赶紧回去,这事不用你管。”我再次拒绝合作。

张承纳闷儿了,摸下巴想了想,问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小寡妇让黄皮子缠上了?”

被张承说中,我沉默着没做声。

就听张承又是大惊小怪的问我,“难道这黄皮子是那小寡妇请来的?”

“你小点儿声!”我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幸亏院子里喝酒的吵闹声很大,所以张承的话并没有传到别人耳朵里。

见我一脸紧张,张承那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有些不乐意的问我,“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寡妇了?我可跟你说,事关人命,做咱们这行的,见死不救是会遭报应的!”

“我没说不管,我是不让你管,你先回去,这事儿我自己解决!”

“你管,我管,有区别吗?你是不是想私吞黄皮子的内丹?”

张承贼溜溜的看着我。

得,这货眼里只有内丹,八成就是我说破了嘴皮子,他也不会走。

“那行,我不拦着你抓那只黄皮子,但你不能伤到阿绣,这些事她也遭了不少罪,就是真把林大胆儿弄死,也不过分。”我冷声冷气的嘀咕了两句。

张承挑挑眉,似乎把这事儿也猜出了个大概,小声问我,“这阿绣是出马弟子?”

“肯定不是,她就是一个普通人,不过,很奇怪,前段时间她先是被那只赤毛母狐狸上身,之后又引来了这只公的黄皮子,而且......”我话说一半,突然想起答应过阿绣不把她和黄皮子滚被窝的事儿说出去。

可张承却是接过了我的话头,问,“她让那黄皮子给睡了?”

我沉默半晌,还是点了点头。

张承咂巴了两下嘴,问我,“你们这村儿里不会有野仙儿庙吧?”

“什么野仙儿庙?”我疑惑的问。

出马堂我倒是知道,那是出马弟子请仙儿立的堂口,这野仙儿庙就没听说过了,就是爷爷好像也没提过这个。

见我不知道,张承也没细说,只说,“就是废弃的出马堂。”

我细细一想,还是摇头说,“这十里八乡的先生就我爷爷一个,虽然不少人家里都供奉了保家仙,但正儿八经的出马弟子还真没有。”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前也没有,这事儿你最好问问那小寡妇,她是从哪儿请来的黄皮子。”

“问阿绣?”我自嘲的摇了摇头,小声嘀咕,“她怕是不会告诉我。”

“你先帮我把黄皮子抓了,再细琢磨这小寡妇的事儿。”张承搓着手往院儿里瞧了两眼,似乎有些急。

闻言,我点点头,也没再拦着张承,主要拦也拦不住,这货是红了眼要挖那黄皮子的内丹。

见我点头,张承又问我会不会布阵,最好布个阵法,把那黄皮子困住,不然这玩意儿不好抓。

布阵我当然会,可我在院子里到处乱晃,阿绣肯定会察觉,于是我就让张承自己去办这事儿。

张承支吾了一会儿,也没推脱,就回院儿继续蹭喜酒去了。

我回了趟家,把爷爷的兜子拿了过来,琢磨着一会儿要是动手,手边不能缺了家伙事儿。

毕竟之前就吃过那只赤毛狐狸的亏,所以就算这黄皮子没有人形,我也不能大意。

拿了兜子回来我就在门外等了一会儿,等那院里吃喜酒的人走个差不多,这才进了院子。

到这个点儿还留在院里的都是本村林大胆那些不错的酒友,看样子是等着闹洞房。

张承不知怎么也混到了这些人里,大概是林大胆喝醉了,居然跟这货勾肩搭背的,还一口一个表弟,喊得那叫一个亲热。

一群人闹哄哄的,我却没见着阿绣,这会儿她应该是回房了。

于是我也站到了那些人的边缘,他们都喝多了,也没注意我,闹了一会儿就催着林大胆赶紧洞房,把人往那屋里推。

大家都等着看热闹,趁机占阿绣的便宜,一窝蜂的都跟了过去。

我见院里没人了,就溜着墙根儿找了一圈儿,牛棚鸡窝,连茅房我都找过了,可就是没瞅着啥黄皮子,连个脚印都没找着。

心里纳闷儿张承到底靠不靠谱,说不定那黄皮子的本体根本就不在这里。

我正要进屋去看看,张承从门口挤了出来,朝我摆摆手,我赶紧过去,就听他说,“坏了,那只黄皮子在屋里,这会儿人多根本就没法下手。”

“那就等人走了再说?”我问张承。

“不是,我说你是不是没闹过洞房?这些人早了走,我看这架势,一会儿林大胆跟小寡妇干那事儿,他们还得在外边儿听着,你别看现在那黄皮子啥也没干,那是因为林大胆儿没碰小寡妇,一会儿动真格的,这黄皮子能直接把林大胆儿给弄死。”

张承压着声音说,看上去却并不是很紧张,似乎已经有办法了。

我懒得听他在这儿打哑谜,“你就直说怎么办吧!”

“你去把大门外边儿的柴火垛点了,等人去救火,我来收拾那黄皮子。”张承贼溜溜的看着我。

“这不行,我爷没教我这个,你不能为了抓个黄皮子放火,万一把房子烧了,或者伤着人,得不偿失。”我摇头表示拒绝。

“啧,你这小子怎么不开窍?那就是个柴火垛,能烧什么房子?”张承继续催促我,“赶紧去,林大胆儿喝多了,一会儿憋不住,就坏事了。”

我瞅瞅张承,还是摇头。

“真是个榆木脑袋,你不去,我去!”张承大大咧咧的出了院子。

我没拦住,只能四下看看,赶紧躲到了旁边儿的牛棚里。

不一会儿,就听街上有人喊着火了,果然如张承猜想的那样,屋里闹洞房的老爷们儿都急吼吼的跑了出去,连带着林大胆儿都拎着水桶出去了。

不过,看那火光的位置并不是在门口,而是在更远一点的地方。

这时候,我趁屋里没人,就摸了进去,外屋的地上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小孩子吃剩的糖纸和瓜子皮儿,还有很多酒瓶子。

我走进屋,难免发出了一些声响。

屋里的阿绣立刻问了一句,“谁?”

因为是要抓那只黄皮子,我也怕阿绣提防我,所以我就没做声,径直快步过去打开了帘子。

可就在这时,屋里的灯突然灭了。

我警惕的一把握住了青铜剑,只是不等我抽出来,一个软绵绵的身子就迎面抱过来,扑在了我怀里。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山狐狸上身 第二章 这狐狸有毒 第三章 开眼 第四章 女鬼 第五章 黄皮子上炕 第六章 斗鬼 第七章 妖手 第八章 阿绣的报复 第九章 被请来的黄皮子 第十章 偷尸贼 第十一章 三刨空坟 第十二章 焐被窝 第十三章 纸人儿 第十四章 老神棍 第十五章 请黄皮子 第十六章 油尽灯枯 第十七章 冤家路窄 第十八章 黄皮子换尸 第十九章 起尸 第二十章 黑驴蹄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