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狐祸 > 第五章 黄皮子上炕

第五章 黄皮子上炕

九怜 2019-10-19 15:21:50

有了上次梦游的经历,我就不敢光着睡觉了,可也没穿太多,就套了条秋裤,这玩意儿可挡不住东北的老寒风。

我被冻醒的时候就知道坏事了,睁眼一瞅,发现自己蹲在一个老院子里,身上穿着一条秋裤,脖子上还挂着前晚我拿回家的那个红肚兜儿。

这院子我看着眼熟啊,左右一瞧,突然意识到这是阿绣家。

再瞅瞅地上的脚印子,我是从墙上翻进来的,看样子还没来得及进屋,这会儿双手撑地的蹲在鸡窝前,像是蹲了有一会儿了,腿都麻了。

我抬抬胳膊,把脖子上的肚兜拽下来,就想开溜,那屋里却突然传出了女人的哭声。

不用想也知道,那是阿绣在哭。

不过,这大半夜的,这婆娘不睡觉,哭个啥?

我回头一瞧,发现那屋门没关严,是半开着的,不知咋的,我忽然就想到了李阔拿着小锯条拨门栓的画面。

难道那小子又来祸害阿绣了?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我暗骂一声,短暂的犹豫之后,还是硬着头皮闯进了屋。

屋里黑着灯,不过,映着窗户纸的月亮地儿,我还是看到火炕上那鼓囊囊的被窝子一动一动的,阿绣的声音就是从那被窝里传出来的。

我从地上拎起个木头凳子,就一把撩开了那大棉被。

抡起凳子就想往欺负阿绣的野汉子身上砸,可我定睛一看,却是吓了一跳,发现这大棉被里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人!

因为黑着灯,我也没看好,但能瞅出那是个毛茸茸的东西,那玩意儿压着阿绣,就像个人似的,在阿绣身上动,阿绣双手捂着脸,却只是躺在那儿哭,动都不敢动一下。

别说她一个女人了,就是我也被这情况吓到了,可我没犯怂,手里的木头凳子还是横抡着扫了过去。

那玩意儿个头很大,可还是被这木头凳子给抡飞了,‘嘭’的一声撞在墙上,弹起来,蹿下炕,就从外屋跑出去了。

我拎着凳子追了两步,把凳子砸过去,也还是没逮住那玩意儿。

这东西跑起来就跟耗子似的,溜着墙根儿就从门口钻出去了,我追到院子里,借着月亮地儿才看清,那是个黄皮子。

不过这黄皮子个头儿可大,从出水口钻出去的时候还卡了一下。

也不知这罗阿绣到底是造了啥孽,先是被山狐狸上身,祸害的丢了身子,这才消停几天?这咋又让个黄皮子给......

想到刚刚被窝里那场面,我喉咙突然有些发紧,在门口儿站了会儿,听着屋里阿绣呜呜的哭,也没敢进屋。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琢磨着应该没啥事了,我这才给她关好外屋门,准备回家。

可能是听到动静,屋里的阿绣突然警惕的收了声,小心翼翼的问了句,“谁?”

我脚步一僵,没敢出声,大半夜的我摸到她家里,虽说误打误撞的帮了她一把,可这事儿实在是不好解释。

之前我闯进屋的时候,阿绣是捂着脸的,她应该没看到我是谁。

想罢,我放轻了脚步,就要开溜,却听屋里阿绣怯怯的哀求道,“不管你是谁,别说出去......”

“嗯。”我简单的应了一声,就踩着鸡窝翻出了院子。

这半宿给我冻得,到家我就发烧了,把屋子烘得热乎乎的,我裹着大棉被捂了会儿,汗倒是发了不少,可也没见好,大概是八点多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敲门声。

我裹着被子懒得动,就招呼那人自己进屋,等里屋的帘子打开,我才发现,找来我家的人竟然是阿绣。

阿绣穿着件红色的碎花小棉袄,乌黑的大辫子还绑着红头绳,面色红润,眼角含春,看上去非常喜庆,心情似乎也很不错的样子。

我顿时就懵逼了,心说这赵老三死了也就才半个月,昨晚阿绣还被黄皮子给祸害了,这才多久,这咋跟变了个人似的?

阿绣进屋,先是在门口儿站了会儿,手里拽着衣角似乎很是紧张。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比她紧张,尤其是注意到阿绣的那个红肚兜儿就被我随手扔在了炕边儿,这会儿就**裸的摆在我和阿绣之间。

尴尬的沉默持续了有一会儿,阿绣这才像是鼓足勇气,问了一句,“周大哥,你是不是喜欢我?”

“啊?”

我一愣,正想着怎么解释。

就听阿绣又说,“那天你来偷肚兜,我都看到了。”

偷,偷肚兜?

没偷婆娘吗?

我继续一脸懵逼,就见阿绣满是同情的看着我,劝道,“你是个好人,以后一定会找个好婆娘,就别惦记我了,咱俩不可能的。”

说完,阿绣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糖放到炕上,就跑了。

当时我没明白她是个啥意思,几天之后却听说,阿绣改嫁了。

她嫁给了李阔。

俩人的喜事儿办的不声不响,可能是因为赵老三死了没多久,阿绣家连个喜字儿都没贴,李阔那边倒是弄得张灯结彩,就是这喜酒没人去喝。

我心里记恨着李阔害死了爷爷,自然也没登这个门,更何况这些天我身上的狐狸毛疯了似的猛长,已经蔓延到了肩膀上,哪还有心思想别的?

不过说起来也怪,自从那天阿绣来过我家之后,我再也没梦游过,只是偶尔醒来会发现身上挂着那个红肚兜,后来我把那肚兜给烧了,也就消停了。

但为了压制身上的狐狸毛,我隔三差五的就得去后山的野坟岗子收集阴气,这事儿干得多了,我也找到一些窍门,可以自由的控制手臂来吸纳阴气了。

只是这阴气不比鬼魂身上的精纯,对狐狸毛的压制很弱,也就勉强能延缓狐狸毛的扩散速度。

想要彻底压制这狐狸毛,我需要更加精纯的阴气。

不过,有爷爷的名声在外,倒也不愁这阴气的来源。

这不才消停了没几天,就有人找上门了。

来求我爷办事儿的人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大叔,姓刘。

刘大叔是跑皮毛生意的,就是从一些猎户手里收买皮毛,再卖给城里的裁缝店,或是那些有钱的阔太太。

因为这些皮毛出卖之前都要清理晾晒,所以刘大叔在县城边儿上买了个大院儿当仓库,用来晾晒皮毛。

可这大院儿搬进去没几天,就出事了,他雇来看守仓库清理皮毛的工人,一晚上死了仨。

刘大叔说那院儿里闹鬼,他也请过俩先生,也不知是那鬼忒厉害了,还是自己遇着骗子了,那些先生说在大院儿里过夜,捉鬼,却都是连句话也不留,就卷着订金跑了。

我听刘大叔说完,心说这鬼一晚上弄死仨,可不是一般的凶,只怕刘大叔请去那俩先生根本不是卷着定金跑了。

刘大叔上门本来是奔着我爷爷来的,可我爷已经过世了,他见我一个毛头小子也想把这事儿应下来,还挺不放心的,估计是怕我也卷着订金跑了。

毕竟刘大叔应允的钱财不是个小数,直到我说不收订金,完事儿付全款就行,刘大叔这才勉强让我去试一试。

这天,我收拾了东西,就坐着刘大叔的小汽车来到了县城。

刘大叔先是请我吃了顿好的,又带我到驿馆瞧了一眼那三个工人的尸体。

那三具尸体的死法如出一辙,都是被勒死的,吊死的尸体自然不好看,老长的舌头,半凸的眼珠子,再加上那张憋成猪肝色的死人脸。

看完这尸体,我觉得,刘大叔可能是想让我把吃进去的饭都吐出来。

从驿馆出来,把我送到那个闹鬼的大院儿,刘大叔也没下车,瞅着我进了院儿,就开车跑了。

这院子里阴森森的,刮着老寒风,却没半点儿阴气,我拿了张镇魂符在手里,正要往里走,就听耳边冷飕飕的冒出了两句,“稀罕你,稀罕你......”

这声音一波三颤,给我恶心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可仔细一听又没音儿了。

我正琢磨着是不是让阿绣给我强行失恋失出啥心理阴影了,就见前边儿那屋门口站了个人影儿。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山狐狸上身 第二章 这狐狸有毒 第三章 开眼 第四章 女鬼 第五章 黄皮子上炕 第六章 斗鬼 第七章 妖手 第八章 阿绣的报复 第九章 被请来的黄皮子 第十章 偷尸贼 第十一章 三刨空坟 第十二章 焐被窝 第十三章 纸人儿 第十四章 老神棍 第十五章 请黄皮子 第十六章 油尽灯枯 第十七章 冤家路窄 第十八章 黄皮子换尸 第十九章 起尸 第二十章 黑驴蹄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