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狐祸 > 第二章 这狐狸有毒

第二章 这狐狸有毒

九怜 2019-10-19 15:21:50

爷爷脸色一黑,上去就是一脚,把老男人从阿绣身上踹了下来。

这老男人毫无防备,一脑袋磕在锅台上,吭都没吭一声,就厥过去了,我一看这人我认识,是村里的屠夫,林大胆儿。

再看地上的罗阿绣,肚兜儿歪斜斜的挂在脖子上,身上白划划的,小棉袄被扯了个稀碎,裹都裹不住了。

大概是避讳着,我爷也没多瞅阿绣一眼,踹开那老男人,就提剑朝那只红毛儿大狐狸刺了过去。

爷爷手里的青铜剑是周家祖上传下来的老物件儿,看着锈迹斑斑,对付这些妖物邪祟却有特殊伤害。

眼瞅着爷爷的青铜剑迎面就捅那红毛狐狸身上了,这畜生却好像才睡醒似的,猛地睁开眼,跳到地上,就朝我这边蹿了过来。

那大狐狸动作极快,老爷子明显跟不上,手里的青铜剑一刺,紧接着横扫,还是扫了个空。

见大狐狸扑过来,我赶紧拉了李阔闪到一旁,那狐狸直接一道疾风似的蹿到院子,就朝门口跑了过去。

爷爷追到屋门外,又摸出一张青龙镇宅符,抬手一甩,黄符入阵。

野狐狸刚跑到院中央,突然身子一趴,就原地劈了个叉,紧接着干蹬腿儿,却怎么也起不来了。

我和爷爷追过去,到了近前这大狐狸却是不动了,爷爷提了提剑,还是没下死手,只问那狐狸,“畜生,你道行不浅,修成气候方得天道,何苦害人性命?”

大狐狸依旧趴着不动,我凑过去一看,这畜生眯着细长的眼缝儿,像是死了。

爷爷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呵斥我,“快躲开!”

我下意识朝爷爷那边瞅了一眼,就见爷爷身后,李阔不知何时溜到墙根儿,一脸呆滞的撕下了爷爷贴在墙上的青龙镇宅符。

等我再回过神,那红毛儿狐狸已经平地蹿起,张着一口獠牙就朝我咬了过来,我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瞅着那大狐狸就扑我身上了,爷爷冲过来把我推了个跟头。

那狐狸一口逮在爷爷脖子上,就把爷爷扑地上了。

我赶忙起身揪住那狐狸尾巴就往后拽,这畜生奸计得逞,咬完爷爷就想跑,见尾巴被我扯住,又回头朝我扑了过来,我赶紧抬手护住了脖子。

大狐狸一口咬在了我胳膊上,不给它再次扑咬的机会,我翻身就把这畜生压在地上,捡了块砖头,朝那狐狸脑袋猛砸了好几下。

瞬间这野狐狸就脑浆迸裂,彻底死透了。

把胳膊从狐狸嘴里拿出来,我赶紧爬过去看爷爷,就见爷爷脖子上被这畜生咬了好几个血窟窿,正止不住的往外冒血。

我这心瞬间就凉了半截,慌里慌张的用手去捂,试图阻止那些血流出来,但人的脖子和胳膊不一样,大动脉被咬断,那血根本就止不住。

爷爷抬眼瞅着我,张了张嘴,终是什么话都没能留下,就咽了气。

我心里这个后悔,早知道应该拦着爷爷管这事儿,早知道应该提防那畜生使诈,早知道不该带李阔过来,早知道......

可这世上哪有这么多早知道?

爷爷死了,年近百岁,无病来灾,终是逃不过这生老病死,我把爷爷的尸体带回家,好好安顿,那只野狐狸也被我一起带了回来,扒了皮,晾在院子里,暴晒。

爷爷的丧事儿办了三四天,这些日子一直没见着李阔的影儿,大概是怕我赖上他,倒是那天罗阿绣在我家门口转悠了好一会儿,见我出来,放下一堆纸钱祭品,就跑了,话都没说一句。

我看着门口的东西,有些悲凉,爷爷这条命换来的,也不过是这些东西,这老爷子出手帮李阔平事儿,甚至没收他一分钱,如今命没了,竟然连一点感激都换不来。

头七那天,我把那些纸钱祭品拿到坟上,烧给了爷爷,虽然不知道这老爷子能不能收到,但也别浪费了人家的‘一番心意’不是?

在坟地待了好一会儿,我回家想起给胳膊换药,拆开绷带,却见胳膊上被那只野狐狸咬过的地方竟然长出了一层红色的狐狸毛。

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揉揉眼再看,确实是狐狸毛没错。

看清,甚至用手去摸了摸,确认之后,我心下一惊,条件反射的抓住那狐狸毛就狠狠薅了一把,结果连根儿毛都没薅下来,反而扯得伤口开裂,又流出不少血。

这狐狸有毒啊?又不是僵尸,被它咬一口还能把我变成狐狸不成?

我想着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点了盏煤油灯,弄得一屋子燎毛子味儿,就把那些狐狸毛燎了个干净。

可当天晚上我睡着觉就被冻醒了,睁眼一看,我竟然站在大雪地里,手里拿着件红肚兜儿,身上啥都没穿。

我先是冻了个激灵,随即就是一阵头皮发麻,吓得一溜烟儿跑回了家,进屋低头一瞅那红肚兜儿还在我手里抓着,顿时又是一激灵,甩手就扔地上了。

我梦游了?

这肚兜哪儿来的?

我震惊的看着那个肚兜儿,突然觉得有些眼熟,使劲儿想了一下,我猛然记起,那天去阿绣家蹲野狐狸,罗阿绣身上好像就挂着这样一个肚兜儿。

再低头一瞅自己光溜的身子,我骂娘的心都有了,难道我把阿绣给......

虽然阿绣长得是真不错,身形儿也很诱人,但我又不是李阔那种偷婆娘的赖子,从没打过那婆娘半分主意,就算梦游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事儿吧?

我懊恼不已,忽然想起胳膊上长出狐狸毛的事儿,忙扯开绷带一瞅,果然,那些被我燎干净的狐狸毛又长出来了,而且变得更多,已经蔓延到了手肘。

我心里凉飕飕的瞄了一眼挂在院子老杏树上的死狐狸,泛起一阵憎恶。

天亮之后,一宿没睡的我摸到阿绣家附近,转了两圈,叼着根儿烟,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我爷活着的时候可没教我做个提裤子就走的渣男,可他也没教我睡了别人婆娘该咋办......

转悠了好一会儿,我还是没敢去问阿绣,怀里揣着那件老肚兜儿灰溜溜的回了家。

刚走到家门口,就见外边儿站了个人。

这人穿着件军绿色的棉大衣,带着翻皮帽儿,整张脸缩在大围巾里,只露出了两只眼,看上去鬼鬼祟祟的。

乍一看,别说这人是谁了,我连是男是女都没瞅出来。

“你爷在家不?”见我走近,那人拉下围巾,小声问了一句。

围巾里是张浓妆艳抹的脸,看上去三十多岁,我瞅着眼熟,想了会儿才记起,这人是林大胆儿的婆娘,但半年前就跟人跑了,这咋又回来了?

我摇摇头,说,“林嫂,我爷没了,有好几天了。”

“没了?”林嫂脸色煞白,呆了片刻,又试探着问我,“鬼疮…你能治不?”

鬼疮可不是什么人都会长得,那得是做了太多丧良心的事儿,才会被脏东西缠身,阴邪入体,表生暗疮,又痒又疼的直到丧命,因为这种暗疮只有符咒能治,所以才有了鬼疮这名头。

不过,这玩意儿不是很难治,也就只有没本事的小鬼儿才会使这种手段来折磨人,处理起来倒是没什么危险,就是生鬼疮的人一般都是罪有应得,我有点儿犹豫要不要帮她。

我正想着,见我没说治不了,林嫂立刻讨好道,“大兄弟,只要你能治好嫂嫂的病,想要啥都行,嫂嫂手里有的是钱。”

“那......行吧!我给你看看。”

见她一脸迫切的样子,我也确实需要钱财糊口,也就没一口回绝。

带林嫂进屋,这婆娘依旧是副鬼鬼祟祟的样子,进屋先关门儿,还上了门栓。

见我瞅她,林嫂忙解释,“嫂嫂出入这村儿不方便,别让人看着。”

想到林大胆儿那个屠夫的暴脾气,我也就没说啥,林嫂插好门儿,就走了过来,红着个老脸蛋子,脱掉棉大衣,就解裤腰带。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山狐狸上身 第二章 这狐狸有毒 第三章 开眼 第四章 女鬼 第五章 黄皮子上炕 第六章 斗鬼 第七章 妖手 第八章 阿绣的报复 第九章 被请来的黄皮子 第十章 偷尸贼 第十一章 三刨空坟 第十二章 焐被窝 第十三章 纸人儿 第十四章 老神棍 第十五章 请黄皮子 第十六章 油尽灯枯 第十七章 冤家路窄 第十八章 黄皮子换尸 第十九章 起尸 第二十章 黑驴蹄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