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灭尽天下修仙者
灭尽天下修仙者

灭尽天下修仙者 第六只乌鸦 著

连载中 楚枫夏语遥 修仙

更新时间:2019-10-09 21:12:33
有朝一日刀在手,屠尽天下修仙狗!……一群修仙者,天天跑到老子面前装逼,作为一介凡人,我感觉压力真大,所以,还是全宰了吧!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先带到你那边。"电话另外一边,传来了一个极度冰冷,完全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

"明白,不过,用得着这么麻烦吗,不需要师父出手,我就能随便捏死那个家伙!"男子似乎有些古怪。

"我要让这个女人,亲眼看着那个男人,一点点的死去。"

"明白了,我这边,会安排好的。"

丢下了一句话,男人挂断了电话,瞥了一眼完全昏迷过去的夏语遥,冷笑一声,一把抓住夏语遥的胳膊,脚下一股狂风骤然涌现出来,带着两个人的身子,顷刻之间,消失在天边。

与此同时,就在另外一边,楚枫已经回到了云枫居。

没想到,自己居然能重新回到这里。

虽然说经历了好几个主人,但是这云枫居,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改变,所有的一切,都跟记忆当中没有什么区别。

云枫居是楚家老爷子楚云海,亲自聘请的设计大师,一点点设计出来,所有的一切,都是非常完美。

原本的云枫居,虽然人不多,但依旧相当的热闹,可是现如今,却只剩下了一片冷清。

父亲,母亲,小妹,还有楚家的保镖,仆人,全都死在了这里。

恍惚之中,楚枫甚至还能看到,这云枫居上空弥漫着的那一层血雾。

隐隐约约当中,一幕幕血腥惨烈的画面,不断在楚枫眼前浮现。

刘天赫!

灭门之仇,定要加倍偿还。

昂首踏入大厅当中,原本墙上挂满了爷爷收藏的古董字画,桌面茶几上面,摆放的也全都是古玩,但是现在,这些东西,全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爷爷很喜欢抽旱烟,每一次见到爷爷的时候,大厅里面总是烟雾缭绕。

可是现如今,那些曾经让自己感觉有些刺鼻难受的烟味,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噗通一声,楚枫双腿跪倒在了地上。

"父亲,母亲,小妹,还有梅姨,王哥,小杨……"

楚枫的口中,一个个名字出现,那是自己的亲人。

"我回来了。"

略微低沉的声音当中,蕴含着无边的悲伤,还有怒火。

原本心里面,有着千言万语,可真到了这个时候,楚枫却是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内心深处剩下的,只有浓郁的悲哀和痛苦,还有仇恨的火焰。

也不知道是楚枫的话,引起了什么反应还是怎么回事儿,原本空旷的大厅当中,陡然之间涌现出来了一阵浓郁的阴风,直接从门外席卷过来。

门窗,哐啷哐啷作响。

原本寂静的环境,突然之间,变得异常喧嚣。

闹鬼?

这就是所谓凶宅的来源吧?

楚枫的眼睛眯了一下,目光当中闪过了一抹寒芒,一般普通人不相信什么鬼魅之类的东西,但楚枫,自然是相信的,毕竟,自己可是见过了数不清的鬼怪。

只是……这是楚家老宅,究竟是哪个不知死的小鬼,居然敢到自家老宅捣乱?

目光横扫过去,窗外阴风阵阵,窗帘剧烈的舞动着,窗外的植物,也在东倒西歪,月光之下,树枝在房间里面投射出来了一道道斑驳的光影,看起来阴森可怖。

耳朵当中,更是能隐隐约约的,不断听到一阵阵女人尖叫的声音。

凄厉,刺耳。

更像是一种临死之前绝望的悲鸣,令人毛骨悚然。

在这种环境之下,也难怪之前的那些主人,一个个受不了这里的情况,急于将云枫居转手。

没有哪个正常人,能受得住这种折磨。

"滚出去……"

"滚出去。"

"滚出去!"

女人尖叫的声音,似乎变得越来越凄厉。

黑暗当中那看不到的存在,似乎想要将这云枫居一切的生灵,都给驱赶。

只是这一次,那一个女鬼,似乎选错了对象。

楚枫的眼眸当中陡然闪过一抹寒意,猛然之间,一脚踩踏在地面上。

嗡……

恍惚中,一圈冲击,骤然间冲着四周扩散。

就像是地震一般,整个房子都微微摇晃了一瞬。

冲击扩散所到之处,原本剧烈的波动,骤然之间平息,门窗,窗帘,树木,所有的一切,全都在这一刹那间的功夫,恢复了宁静。

窗外,惨白的月光,投射下来。

就在窗口的位置,一名身穿连衣裙,浑身上下一片血红的身影,骤然出现。

那女鬼,大约没想到这一次,居然会遇到了行家。

本就满是鲜血的脸庞,在此时变得更加狰狞,猛然之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身子直接从半空中呼啸过来,锐利的指甲,就像是尖刀一般,直接冲着楚枫的胸腔撕裂过来。

周身上下,阴气环绕,所到之处,冰冷的气息,越发的浓郁,地面上,几乎都快要结下一层厚厚的寒冰。

楚枫脸色不变,仅仅只是眼眸当中闪过了一抹杀意。

对于楚枫来说,这一般的小鬼,自然不在话下。

"找死。"

一声厉喝。

楚枫甚至未曾做出丝毫动作,面前,一股冲击立马就涌动过去,直接撞击在那女鬼身上,整个魂体,直接冲着后方倒飞出去。

还不等那魂体落地,楚枫的身影莫名出现在女鬼身后,右手伸出,直接抓向那女鬼。

楚枫的手掌,并不是很大。

然,那指尖,却是蕴含着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四周大片的区域完全封锁,不管这女鬼,如何拼命挣扎,也无法挣脱楚枫的手掌心。

一旦手掌落下,这女鬼,顷刻就要魂飞魄散。

一时之间,这女鬼的脸上,都涌现出来了一片凄厉和悲怆。

尖叫声,越发的尖锐。

也就是此时,楚枫终于看到了这女鬼的模样,脸色猛的变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停顿在半空。

"语丝姐,是你?"楚枫的声音,带着一抹浓烈的惊讶,甚至还有激动。

那女鬼,死里逃生,惊魂未定。

有些愕然的看向了楚枫,似乎没想到楚枫,居然会认出自己,有些狐疑的看着楚枫:"你是谁?"

"是我,楚枫啊。"楚枫快速说道,旋即身上的那种气势,霎时间散去。

从那种凌厉犹如宝剑出鞘一般的气势,变成了一种文质彬彬。

女鬼的脸庞,逐渐闪过了一抹惊骇。

当楚枫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了一个眼镜儿,挂在自己鼻梁上的时候,那一张脸,彻底的跟某个人重合。

"少爷,是您?"女鬼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您,您还活着?"

"您不是已经……"

"刘天赫杀了我,只不过,我的魂魄被地狱接走,现在,我又从地狱回来了。"楚枫叹了一口气,说道。

能遇到之前的熟人,没有什么比这更加激动的了。

哪怕语丝姐已经死去,化作厉鬼,但楚枫依旧是激动万分。

语丝,柳语丝,曾经楚家的仆人梅姨的女儿。

也是跟楚枫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儿。

"你……"看这柳语丝,楚枫斟酌着言语,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怎么会变成这模样吗?"

柳语丝脸上浮现出来了一抹苦涩的笑容:"在刘天赫杀了你之后,就出现在了云枫居,当时云枫居有保镖二十多人,仆从十几人,还有老爷,主母无一例外,全都被刘天赫那**给杀啦。"

"我安排大小姐躲起来,希望能给楚家留下一条血脉,那刘天赫抓住我,就逼问我大小姐在何处。"

"我没说,刘天赫就杀了我,设下禁制把我的灵魂,拘束在此地,永远无法挣脱。"柳语丝满脸悲切。

虽然将小妹给藏起来,但最终依旧没有从刘天赫的毒手当中逃脱,现如今小妹的灵魂,依旧还在地狱深处。

恍惚中,楚枫似乎能看到曾经发生的一切,惨叫,挣扎奔逃的身影,绝望的悲鸣,鲜血喷溅的声音。

拳头忍不住紧紧握起,指甲几乎都快要没入掌心当中。

"抱歉,都是因为我……"

"大少爷,您没有做错任何事,都是刘天赫那个**。"柳语丝连忙说道。

"我这一次回来,就是要找刘天赫复仇,刘天赫还有任何跟刘天赫有关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楚枫沉声说道。

"复仇,已经开始,刘天赫的弟弟,刘天启,已经被我送入地狱,承受永生永世之折磨!"

"其他人,也会紧随其后,一个个送过去,你可还愿意继续跟着我?"楚枫冲着柳语丝问道。

"大少爷回来,我自然愿意,只是我的魂魄,被困在这云枫居,无法挣脱。"柳语丝有些凄怨的说道。

楚枫冷笑:"区区小手段而已,破掉就是。"

"小黑,小白。"楚枫突然一声厉喝。

就在楚枫身后,两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

突然出现的小黑小白,将柳语丝给吓了一跳,有些狐疑的看着两个绝美的,除了肤色不同,几乎可以说是双胞胎的美人儿。

"地府那边,能否帮语丝姐重塑肉身?"楚枫沉声问道。

"自然可以,但需要楚哥哥做出一定功绩才行,楚哥哥现在还不曾往地狱当中送入任何一名修仙者的魂魄,如果楚哥哥能消灭十名修仙者,地府那边,就愿意帮这位姐姐重塑肉身。"

楚枫眼眸微微一凛,看来,自己要加快一点儿速度了。

"我知道了,十个修仙者,我会尽快搞定。"

"抱歉,语丝姐,没办法马上帮您将肉身恢复,你还有什么要求?"楚枫问道。

柳语丝似乎想起来了什么:"我还有一个妹妹,现在应该七岁了,当时正跟随幼儿园一起出去秋游,不在家,侥幸躲过一劫,现在也不知身在何处,有没有遭了毒手。"

柳语幻!

叮铃铃……

就在此时,楚枫的手机,突然响起。

眉头皱了一下,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夏语遥的号码。

"喂……"

"楚枫吗?"电话另一边,却是一名男子的声音。

楚枫脸色微冷:"你是谁?"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的女人,在我手上,如果不想你女人死掉的话,就马上来东环路十三号,夜不归,给你十分钟时间,否则,我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儿,毕竟这女人,可是很正点的,哈哈哈哈……!"

猜你喜欢
  1. 修仙小说
  2. 手机小说
  3. 执手小说
  4. 神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醉美夕阳
    醉美夕阳

    灭尽天下修仙者是我很喜欢的一部小说,人物形象很特别,内容也挺新颖,有那么点遗憾!

  • 我可以陪你去看星星
    我可以陪你去看星星

    很喜欢灭尽天下修仙者这本书,虽然剧情有些老套,但很好看,作者第六只乌鸦加油

  • 遇花满枝
    遇花满枝

    灭尽天下修仙者这本小说写的很棒!小说的内容详细,情感色彩丰富,更有观赏性。总之,小说很值得一看!

  • 鸢尾花开
    鸢尾花开

    灭尽天下修仙者很有新意,这种风格的都市生活文还是第一次看,很不错!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