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一纸成婚,总裁爹地太难缠 > 第十章: 可以见儿子了

第十章: 可以见儿子了

千秋绪 2019-10-09 17:19:07

梁仕嘉没想到傅司寒竟然会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喏了喏嘴,刚想说话,却被傅司寒眼里的一个冰刀给喝住了。

在三人的注视下,在这个不大不小的病房里,宁夏朝傅司寒缓缓地屈了膝盖……

“宁、夏!”傅司寒咬牙切齿,俊美的容颜上覆上了一层冰霜。

这个没有尊严的软骨头到底有多不要脸,竟然说跪就跪!

“我求您,放过梁医生吧。对不起您的人是我,我愿意赎罪。”我求您放过我身边的人吧。

最后这一句话,才是宁夏想说的。但是她却不敢说。她已经怕了,怕傅司寒为了报复她,什么疯狂的事都能做出来。

“滚。”

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傅司寒才从嘴里挤出了这个字。肖奕也想赶紧逃离这个大型“灾难现场”,拉着梁仕嘉立刻麻溜地滚了。

等到肖奕和梁仕嘉离开后,傅司寒一把拽起宁夏,把她直接拽进了厕所。在宁夏还没站稳的时候,他已经打开了花洒的水龙头,一股凉意兜头淋下。

医院的水龙头只有晚上七点之后才有热水供应,现在淋下来的水是冰凉的,就像傅司寒这个人一样,没有一丝温度。

“咳……咳咳”本就发烧重感冒,现在被这凉水一冲,宁夏顿时感觉头重脚轻,眼前止不住地发黑。

但是,她却极力地遏止自己不能倒下,她还要等傅司寒出完气,给他解释。她已经害死了母亲和外公,不能再害另一个无辜的人了。

不知道淋了多久,傅司寒终于把水龙头关了。转身出去拿了一套新的病服扔给宁夏,“换了。”

宁夏来不及擦头发上水,捧着衣服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换完,出来就看见傅司寒已经让人在更换她的床单和被褥了。

“傅先生。”宁夏低着头,不敢直视傅司寒。

他一定是过来兴师问罪的,不然刚刚也不会发那么大的火了,甚至还牵连到了梁医生。她让白菁菁失去了左腿,不知道这个可怕的男人又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折磨她。

傅司寒看着站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宁夏,怒意难消。

刚刚不还对着其他男人有说有笑的么?现在却在他的面前故意摆出这幅可怜样,这样的演技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傅先生,对不起。我不……”应该擅自做主让医生把白小姐的腿截肢了。

然而,她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傅司寒打断了。

傅司寒指着茶几上还在冒烟的餐盒,“这是谁买的?”

跟不上傅司寒的大脑反应,宁夏下意识地道:“梁医生。他看我几天没吃东西了,就帮我买了饺子。”

“肖奕!拿出去扔了!”傅司寒一声令下,满脸全是嫌弃,“这种狗都不吃的猪食放在这里碍眼。”

“呃”肖奕摸了摸后脑勺,他好像还挺喜欢吃傅总嘴里说的“猪食”。但毕竟是总裁的命令,肖奕还是规矩地拿了出去,然后背着总裁,把一餐盒的饺子通通下肚了。

宁夏有些肉疼地看着被肖奕拿出去扔了的饺子。早知道,她刚刚就应该先吃一点了,也不至于现在一点都吃不上。

“坐下。”

那道声音低沉而缓慢地下着命令,宁夏几乎是随着他一个“口令”做一个动作。

等到宁夏慢吞吞地坐下,傅司寒一把扯过她的手,从刚刚给她换床单的护士准备的托盘中取出了一支药膏,给她上药。

宁夏几乎是下意识地躲避,这样的傅司寒比暴怒的傅司寒更让人可怕。

“你躲我?”傅司寒斜睨了她一眼。

宁夏瞬间就不敢动了,任由傅司寒拉着她的手上药,再一圈一圈地缠着厚厚的绷带。

等到傅司寒替她上完药,宁夏举着自己比原先大了两倍的手,眨眨眼,“这样我不方便吃饭。”

宁夏抿了抿嘴,她本来想说不方便她干活的,但是她又怕傅司寒说她故意卖惨装可怜。

傅司寒盯着她,刚好看到她抿嘴这个动作,随手扔下药膏,嗤笑一声,“你是猪么?整天就想着吃。”

整天么?好像是。

宁夏垂下眸子,从出狱的那天起,她的愿望就是每天都能吃饱饭,一日三餐,虽然简陋,但是齐全。不像在狱中,一天只能吃一碗白米饭,有时候她们不高兴了,她连白米饭都没有。

“傅总,您要的粥买来了。”肖奕敲开了门,手里提着一大袋东西。

肖奕替宁夏把床上的小桌子撑好,然后一一拿出塑料袋里面的打包盒,一一放好,小桌板上瞬间就被摆得满满当当的。

刚刚在得知宁夏生病住院后,傅司寒就派人去南城的老粥坊排队买粥,还带了那里最著名的小笼包、水晶包、糯米包和早茶。

明明是宁小姐一个人吃的,却足足让保镖足足买了几大盒。

肖奕也只能说自家总裁财大气粗了。

肖奕送来的吃食很香,比之前梁仕嘉送来的饺子还要香。

光是闻这个味道,宁夏就知道这是南城“源天记”的店铺买的。妈妈在世时,最爱吃这个铺子里的糕点了。

她记得有一次下大雨妈妈生病了,没有胃口,她为了让妈妈吃东西,早上四点就起床开车去南城排队,谁知道还有比她更早的人在那里等着,害得她在大雨中等了足足两个小时,终于买到了妈妈爱吃的糯米包。拿回去的时候,妈妈还怪她淋雨了,说要是感冒了就让外公拿针扎她。

“慢点吃,急什么?没吃过么?”傅司寒微冷的声音响起,立马拉回了宁夏的思绪。

宁夏感觉到自己的眼眶有些微的湿润,连忙借口太烫抹掉了眼泪。

她想妈妈了。

好想,好想。

“没用。烫不知道吹?”傅司寒一脸嫌弃地看着宁夏。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糯米包,放在嘴边吹了吹,才递给宁夏。

然而一心沉浸在过去中的宁夏却没有注意到这个傅司寒的这个动作。

“快点吃。吃完了,我带你去看月饼。”

“月饼?”宁夏咬着一口糯米包,歪着头疑惑地看着傅司寒。

“傅亓(qi)雺(wu)。你儿子,小名月饼。”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出狱 第二章:不打算跟我打声招呼 第三章:宁夏,你该死 第四章: 一命抵一命 第五章: 跪下 第六章: 让她再也拿不了手术刀 第七章 自作主张 第八章: 白菁菁醒了 第九章: 跪下来,求我 第十章: 可以见儿子了 第十一章: 拿别的女人的东西侮辱她 第十二章: 月饼生病了 第十二章: 月饼生病了 第十三章: 见到月饼 第十三章: 见到月饼 第十四章: 说她像个脓包 第十四章: 说她像个脓包 第十五章: 缩小版傅司寒 第十五章: 缩小版傅司寒 第十六章: 说服月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