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重生之嫡女无双全文免费试读 慕惜月俞子珊小说《重生之嫡女无双》章节完整版

发表时间:2019-09-12 17:43:02    编辑:枯叶蝶

《重生之嫡女无双》小说简介

甜宠新书《重生之嫡女无双》由燕双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慕惜月俞子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俞子珊容貌倾世,娴熟善良,却被同父异母妹妹陷害,孩子惨死,母亲被害,更被渣男一剑穿心而死。今世,俞子珊重生为将军府软弱可欺的嫡女慕惜月,必定要将伤她、害她、欺她、辱她之人,送下地狱!夜陌尘是天启国第一美男子,不近女色,孤高冷傲,是天启国所有女子的梦中情人,却因受将军委托照顾慕惜月,却在她诈尸还魂之后,对她另眼相看,非她不娶。...

《重生之嫡女无双》 第十四章 慕青山回来了 免费试读

次日早晨,全府人都起得异常的早,今日是将军回来的日子。一大早,厨房便准备着各种美食。文姨娘和慕惜念也是一大早就开始梳洗打扮,慕惜月也是十分的惊喜。她早在内心里便想着慕青山此时应是什么模样,自己应该以怎样的姿态,怎样的心情去迎接,应该怎样的呼唤他,一直以来她都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原主记忆中那个,而从未真正体会过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她甚至都想象不到应该以什么心态去接待,她有些忐忑却又什么惊喜。

父亲,这个词语对她来说太过陌生,慕惜月恍惚记得上一世中自己也是没有享受过父爱,那位父亲的爱仅是对俞容珊才展示出来,而对自己永远只有疏离。想到这里她又觉得很是感谢慕惜月能够让她感受到一次,即便那是对慕惜月的,不是对她的,但她还是无比的期待。不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而是,亲身的自我的体会这份熟悉又很陌生的父爱。

慕惜月在脑海里一直幻想着与父亲的相见,可是她脑中一片空白,她没有这样的记忆,但她马上就会有了。

在将军回府前,会有护卫前来禀告提示。而临近巳时,护卫终于来了,全家人都在院中等候着,探着头,不时的张望着。所有的不和放佛都已消失,只余下一种欣喜的情绪。这些都是是因为那个当家的男人回来了,在府里他不再是将军,而是丈夫,父亲,老爷。

终于,在焦灼的等待一刻钟后,在众人的期盼下,那男人出现了。

在众侍卫的中间领头的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影,慕惜月怔怔的看着他,突然发现自己之前想的一切统统作废了。

他有胡子,并不是很温雅,脸颊被风霜吹的很是粗糙,她知道的,边境那么苦的。

慕青山下马踏进院门,文姨娘脚已经控制不住的前倾,包含深情的唤了声:“老爷。”

谁知慕青山只是点了点头,他抬眼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昂首走到慕惜月面前,对她笑了笑,抬手摸摸她的头。

慕惜月感觉自己好像不受控制,不受控制的说不出任何话,不受控制的呆呆的望着慕青山,甚至在他摸她头时不受控制的红了眼,瞳孔不停的抖动着,时而放大,时而缩小,内心的激动显露无遗,没有半点遮掩。

那个看起来就很沧桑的男人,满脸严峻,笑起来确是那么的温暖,慕惜月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流动,很暖,从她重生后就没有体会到那么强烈的暖。

慕青山看到女儿对自己笑着,眼睛却是红的,手忙脚乱的以为她是怎么了,忙问:“怎么了,月儿,怎得哭了,有什么事都告诉父亲,不怕啊。”

慕惜月摇了摇头,她欲言又止的看着慕青山,几次张嘴,又都吞下,最后仿佛是鼓起巨大勇气,朱唇轻启:“爹爹……”

慕惜月今早还想着该以什么姿态来面对父亲,又怎么呼唤,什么心情,如今真实面对着,却发现一切都很水到渠成,

除了那句爹爹,她上一世只叫那个男人是父亲,而她叫慕青山爹爹。

仅仅从这个称呼里,就能感受到不同之处,慕青山真心待她,慕惜月自然也要真心回报,这才叫平等。

慕青山听到她那一声爹爹,更是喜上眉头,满脸的皱纹绽放开来,像是一朵层层绽放的花朵,十分欣慰。

慕青山不住点头,满眼带笑,惜月是他与他这一生最爱的女子的结晶,女子去世后,慕青山更是将慕惜月当作珍宝般疼爱。

慕惜月突然想到自己昨日求的平安符,她欣喜的想要向慕青山展示,她现在终于明白那种得意的炫耀,不是因为想要炫耀,而是因为那个人一定是让你想去炫耀。

她便在身上搜,边告诉慕青山:“爹爹,月儿昨日去寺庙里为爹爹求了平安福回来,可以保佑爹爹平安。咦?怎么没有了?”慕惜月找不到那平安符,很是着急起来,她刚刚分明看到慕青山眼中的期待,如今不想让他失望。她着急地问身后的添香:“添香,你看到昨天那枚平安符吗?我记得明明在袖袋里的。”慕惜月脸上写满着急。

添香伶俐回道:“小姐,昨日明明放在袖袋里的,怎么会不见的?”添香方才还为着小姐高兴,慕惜月在任何情况下都表现出的是比旁人更多的理智,添香并不想看小姐活得那么累,如今在将军面前可是展现了少有的天真。可突发这种情况,也未可知。

慕惜念在旁边暗自高兴着,那平安符被自己拿来,怎么可能还找得到。冷笑了几分又讥讽道:“别找了,我看你根本就是没有去,只是撒谎骗人,想博取父亲的关注。”慕惜月一脸着急,她想慕青山委屈道:“我没有,爹爹,我真的去求符了。”慕青山看她急得眼发红,安慰道:“没事的月儿,找不到咱们就不找了,等日后爹爹带你再去求个。”

慕惜念本就对慕青山回府都没有看自己一眼而失落,现下看着他又如此的宠爱慕惜月,而对自己无视到好像不是亲生女儿一般。又是嘲讽道:“怎么好意思再去,若是过去了,被证明昨日根本没有去,看你有没有脸。”慕青山一脸铁青的看着慕惜念,文姨娘及时出来捂住她的嘴。

穆青上指着文姨娘颇有些生气的指责:“你是怎么教育惜念的,如今都多大了,居然对自己的长姐冷嘲热讽,没大没小。还有,我看着月儿怎得比我上次见到她瘦了,如今这么瘦弱,你得负责任,我倒要打听打听,莫非你从中做了什么手脚?”这番话将文姨娘吓得半死。直摇头否认。

慕惜月听着慕青山维护自己甚觉温暖,果然她要感谢原来的慕惜月,希望她能通到自己的感谢,自己也定会好好的帮她照顾爹爹。

这样想着,便挽着慕青山的手臂入祠堂。转身之际,慕惜月倒是同情起慕惜念,她分明从她眼中看到了失落,那是上一世中自己眼神中的光芒。

谁都很可怜,就连慕惜念也不例外,她多想也挽着慕青山的手,希望他拍拍自己的头唤自己一声念儿,可是没有,那个男人只会对慕惜月这样,想到这里,她就嫉妒的发狂。

慕青山也是回府有几日了,这几日慕惜月过得很是舒坦,她从未如此放松过,就好像是知道天塌了也是有人撑着的那种感觉,从心底里的依靠,慕青山让她有了家的感觉。

飞凤阁里的那两位也是搬去了飞凤阁旁边的院子伊兰院。那日被慕青山得知慕惜月被赶去荷香院住,而飞仙阁确实被文姨娘和慕惜念所住,甚是大怒。一气之下直接将将军府的地契给了慕惜月,他怕日后他走了,便不能护着她了。

这日慕惜月带着添香来到醉生楼看望东方朔言,上次的衣服还未好好感谢他。这次掌柜的早已知晓慕惜月与东方朔言非同一般,直接将之请上三楼雅间。

而添香则在下面等候。

东方朔言一听是慕惜月前来,立即放下手中事物,前去照料。只见他缓步走进雅间,眉带笑脸的问道:“惜月,将军应该回府有几日了,你不在家陪着他吗?”

慕惜月挑起眉毛,忍不住与他调笑:“怎么表哥不欢迎我?惜月是特地来感谢表哥的,前日里你送与我的那些衣物,惜月甚是感激。”东方朔言是她来到这个地方第一个让她感到亲情的人,感谢的不只是他送的衣物,还有这些他给予的温暖。

“哪里哪里,表哥还愿意惜月日日来,那些衣物只当是表哥送与表妹的,哪里还值得这样感激,惜月如此客套,倒是让表哥不好意思了。”东方朔言正色说道。他那日见慕惜月来时穿的衣物还是上次将军走之前特命人给她做的,已显陈旧,当下也是明白慕惜月在家中过得并不好。于是才想着送些衣服过去。

慕惜月正微微笑着,突然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向东方朔言欠身行礼道:“公子。”东方朔言挥手让他起来。那人欲言又止的看着慕惜月。

慕惜月正要识趣的出去,东方朔言拦住她,蹙着眉头说:“无碍,说罢。”

那人才恭敬叙道:“公子,属下观察了几日,那唐清平整日吃花酒,无所事事。现下属下们已对他名下产业商铺进行打压。他贪污的证据也是搜集了不少。”

慕惜月面露疑惑,东方朔言这是为了自己监视对付唐清平吗?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自己不愿告诉父亲让他忧心,东方朔言却是帮她做了。

只见东方朔言脸上布满冷意,紧蹙眉头吩咐道:“加快速度,退下吧。”那人应声退下。

东方朔言转身看着慕惜月,只觉她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很是不自在。耸了耸肩,又喝了一杯茶。

慕惜月收回目光,她倒是觉得自己心情大好,最近太多顺心的事让她觉得这一切都不像是真的,不过如果这是梦,她愿意永远不醒。

慕惜月想了想时间,觉得还有时间去寺庙,于是想要离开,刚出门仿佛好像是听到一声充满磁性的声说着:“慕惜月……。”声音来自隔壁的房间。她忍下内心的疑惑踮脚移过几步,侧耳听去,只听得另一道声音威威弱弱的传来:“慕惜月……寺庙……。”

心跳加速的维持这一猥琐的姿势,声音戛然而止,门突然被一道力打开,几双眼睛慕惜月顿时一惊,好几双眼睛同时看向她,慕惜月假咳了两声,心开始扑通扑通的跳,她脸色微红,但是还是故作镇静的走了进去。

宸王!

居然是宸王!!

慕惜月咬紧嘴唇,十分吃惊,她没想到会是这样,这下子,但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原来方才说她名字的是宸王,她疑惑地望着他,不明白怎么回事。

夜尘陌就打开门一刻起,就一直看着她,见她走了过来,挥手示意旁人先退下,待身旁的人全都退下后,旁边只剩下他俩。

慕惜月忍住内心的狐疑,坐在了夜尘陌的对面,重新拿起一个茶杯,淡定自若地倒了一杯茶,挑着眉头开口问道:“我只是刚好路过,听到我的名字,自然是很好奇的听了听。”

夜尘陌调笑道:“是吗?刚好路过?”夜尘陌挑起眉头,觉得甚是好笑。

“是的,不知道王爷叫到我的名字,可有何深意?”慕惜月忍不住的问道。想不出自己有何事情能够引起宸王的注意,传闻宸王是一个极度沉默寡言,淡然脱俗的,嗯,面瘫。

夜尘陌淡定从容的喝着茶,只是语气仍然那么的冷冽:“无事,正是闲来无事和下属们打趣那日元宵盛会上慕小姐的风姿。”

慕惜月半信半疑,刚才她分明是听见了有一人说了寺庙,心存疑虑但也是不能再逼问,且听得他说那日情形,回敬道:“王爷可是说笑了,我那日不过是随意献丑,王爷才是真正的一笑倾城,不知那日又有多少少女迷恋上王爷,王爷才应自豪。”就连自己那日也是恍惚了几分。

原以为这么说,夜尘陌会是谦虚不回应下,谁知他却欣然这么觉得。

只听得他笑道:“慕小姐此番话语是想说,慕小姐也是被迷住?”他喝下一杯茶,斜眼看着她。

慕惜月怎会料到他会这么问,当下不知怎么回答才好,翻了个白眼只回句:“胡说。”看他斜眼淡笑着望着自己,当即起身,走到窗边,不愿与之对视。却听得后方那人传来几声低笑。

慕惜月思绪混乱着,此时窗外一缕阳光洒进来,映在她的脸上,她微微闭眼,那温暖的感觉让她有些忐忑,觉得一切都有些不真实,一切的美好让她有些惶恐。但此刻她却只想留住这个阳光,这个温暖,不仅是脸上的还有心里的,表哥和爹爹她都不要失去。此刻她多想这样静止着,哪怕后面还有一个并不熟悉的宸王,但好歹现在这样也不错。

夜尘陌静静盯着沐浴在阳光中的慕惜月,阳光打在她的脸颊上,脸上的汗毛都是毛茸茸的金色,睫毛微微颤抖着,感受着来自阳光的暖意,嘴角也是微微上扬着。夜尘陌此刻仿佛能感受到慕惜月的心情,这让他不忍惊动她。

夜尘陌轻身踱步到窗边,微闭起双眼,想去感受慕惜月感受到的温暖,却看到慕惜月正看眼睛看着他,此时那双眸子再也没有像那日在街上的那么黑暗,那么的不近人气。充满了一些夜尘陌看不懂的东西,这东西仿佛也在自己眸中见到过,只不过现在早就没有了,那是满足。

慕惜月凝视着身边的夜尘陌,两人四目相对,此时他们都能分明的感受到对方眼中的情绪。有些东西悄然变化着,说不出是什么,又好似脱口而出。两人不太好意思的同时撇开目光。慕惜月镇静一会后便要离开,她对宸王那个行礼道:“王爷,惜月先行告退了。”说罢便要向门外走去。

夜尘陌顿了一顿,喝止她:“站住。”说完自己也愣了愣,看着慕惜月狐疑的目光,将挂在腰间的一把玉笛扔向她。

慕惜月惊异于夜尘陌突然叫住她,只见他扔来一只玉笛,双手接住,触骨生凉,方知此笛乃是一整块玉料中分割出来,十分罕见,忍不住触摸。

刚想要还给他,这么贵重的物品自己可不敢拿,又听见夜尘陌说:“拿着这笛,若是有事,就吹响它。”

夜尘陌也是对自己的举动感到陌生,但脑海里总有一个声音叫嚣着让他这么做,他便真的这么做了。

慕惜月双手奉还给他,又怕他误会,解释道:“王爷不必费心,这玉笛您还是拿回去比较好,这么贵重的东西。喜悦可是担待不起。”自己不能拿这个东西,若是拿了才会引起麻烦,且不说别人能不能知晓,便是自己也是心有不安。

幸好夜尘陌没有强求,便让她离开了。

慕惜月带着添香再次来到上次去的寺庙,因着上次遗失的那枚平安符,慕惜月内心还是有些不舒服,于是她决定再去求的一枚。

她内心也是有私心的,想去再见到那个僧人,无果只得回来。

回到将军府后,慕惜月回想起今日所发生的事觉得事又惊又喜。在吃晚饭的时候,慕惜月将平安符给慕青山戴上,慕青山很是欣慰。

自从穆青山回来后,每顿饭都是全家一起吃,不再是各自回各自的院子里去吃。

这日,正在吃早上时,便见下人送来一个帖子,这个请帖是公主夜意华发出的,说是明日公主举办一个宴会,诚心邀请各家千金前去赏花。

文姨娘一听立马就很是高兴,这可是结交各大家族的好时机,况且每场宴会其实都有它的目的,若说上次元宵盛会是为了展示皇家天威和皇家恩赐,而这次公主的宴会则是有意结交贵族势力。

其实夜意华的本身目的却不是为此而是为了慕惜月,乘着这次有意加害慕惜月。

慕惜月早已想到这次宴会没有那么简单,说的好听,实则也可能是为着自己。她扫视着饭桌上的每一个人,却发现慕惜念笑了笑,看来,有趣了。

慕青山看着慕惜月,发觉她对这个帖子并不是很上心以为她不想去,开口问道:“月儿,若是不想去,就别去了,公主会体谅的。”

慕惜念一听她这样说很是着急:“父亲,这可是公主亲自下的帖子,若是得罪了公主可就不好了,况且念儿也想同姐姐一起去。”慕惜念一听到慕青山那么说,有些害怕,她和公主商讨了很久,才想到办宴席,在宴席上做事方便很多,若是慕惜月不去,岂不是计划泡汤。

慕惜月听得她说的话,心下更是觉得此事不简单,不过心知这场宴会确是不能不去,上次已经将之得罪,且不说皇后娘娘知不知晓此事,若是这次不去,难免不会落下个罔顾皇家恩赐,还真是非去不可了。

于是她冲父亲笑道:“月儿想去的,公主办的花宴,想必很是精彩,月儿也很好奇呢。”

慕青山不在疑惑了。

晚上时,慕惜念在文姨娘的院子里,坦白交代了自己与公主联手一事,文姨娘甚是欣慰:“很好,公主殿下是皇上最宠爱的女儿,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想必也是不会有什么太严重的问题,你这事做的很好。”

文姨娘想着自己一心苦恋慕青山,奈何慕青山一心只爱那个女人,自己不过是使了手段才得以嫁过来,又生下了慕惜念。

惜月,惜念,惜的谁?慕青山觉得自己傻吗?

文姨娘越想越是气愤,自己赔了整个人生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在慕惜月的母亲面前丢掉所有尊严,而如今她的女儿也敢侮辱自己,文姨娘怎么能忍,幸好她有一个聪明乖觉的女儿,懂得大局,这次她相信女儿会洗雪这个家还有慕惜月带给她的耻辱。

次日一早,文姨娘便是张罗着给慕惜念打扮,她要让慕惜念艳压群芳,慕惜念本就是容貌俏丽,这么一打扮下来,更是惊艳。

慕惜月却是随便穿了一套衣服,没有精心打扮过,但本身慕惜月本身就是容貌姣好,现在更添几分慵懒。

因着是各家千金,文姨娘不方便一同前去,于是只有慕惜月与慕惜念一同去。

朝着目的地行进,前去的地方名为

众人进了花园,欣赏着各种花卉,只见百花齐放,争奇斗艳,花园里一派繁荣的景象。

一边的西府海棠开着红白的花朵,风一吹,便簌簌的落下,如雪花般在空中飞舞飘散,让众人不禁看呆了,而另一边的牡丹也开的正盛,各色的花朵如碗般大小,层层叠叠的花瓣簇拥在一起,纵情怒放,让人不禁感慨着富贵牡丹,倾国倾城。

众人赞叹着,继续往前,只见面前横着一座桥,桥下有湖,湖面被莲叶所覆,万千朵莲花开的是清香淡雅,不被尘世所扰,真真的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

重生之嫡女无双
重生之嫡女无双
燕双飞/著| 古代言情| 已完结
重生之嫡女无双写的非常好,节奏非常紧凑,让人觉得欲罢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