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嫣然一瞬,娇妻不可欺》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方小冰墨喆钰小说

发表时间:2019-07-18 19:18:43    编辑:冷残影

《嫣然一瞬,娇妻不可欺》小说简介

《嫣然一瞬,娇妻不可欺》是花月圆著作的豪门总裁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嫣然一瞬,娇妻不可欺》精彩章节节选:方小冰33岁,现代女汉子,硕士研究生毕业就留校任教了,也算事业有成,只是婚姻失败,丈夫跟小三的孩子都五岁了她才从别人口中知道,一时接受不了,独自一人去爬山,脚滑摔下悬崖,她以为她就这样死了,结果还活着,一起醒来,身边就多了一个自称是她丈夫的男人呢?...

《嫣然一瞬,娇妻不可欺》 第8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免费试读

我伸手捂住墨喆钰的嘴,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

“老公,我能坚持到最后,是因为坚信你一定会来救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和子潜被抓的,那九个侍卫全被软禁了啊。”

我眨着不明所以的眼睛问墨喆钰。难道他能未卜先知?不能吧!

墨喆钰换了个姿势,把我抱起来,坐在他的腿上,我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自从你们走后,我就一直心绪不宁,却也不便离开灵堂。直到夜半更深时分,我发现彩蝶和彩虹悄悄离开灵堂,她们走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返回来,这绝对是不正常的。

在太阳山里,父母过世,子女须守灵三天三夜。偏偏此时,我心里烦躁不安,无法在灵堂待下去,想去院子里透透气,也悄悄出了灵堂。

不知不觉中,走到后院侧门拐角处,借着悬在门上灯笼里的光亮,在地上发现了这个东西。”

墨喆钰从怀里拿出一只紫玉耳坠,正是我早上出门戴的那对耳坠中的一支。我不喜欢戴饰品,平时很少戴。

这对紫玉耳坠是墨喆钰用了七八天时间,亲手打制,前天才送给我。自家老公的心意,我视若珍宝,这几天一直戴着。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耳朵,果然右耳的那只耳坠没有了,只剩左耳的一只。应该是被捉后从侧门进入的董府,推掇间耳坠掉落,我毫不知情。

墨喆钰接着说:“我看到这只耳坠时,就确定你很可能又返回董府。你们离开时,走地正门。而你的耳坠扑掉落在后院的侧门,说明你是悄悄进入董府,不想被别人发现。恰巧彩蝶和彩虹又长时间离开灵堂。把所有的问题串起来,事情也就基本明了。

我和两名侍卫悄悄找遍了董府各处,没有发现你的踪迹。后来想起董府有一处废弃的地牢,多年不用。当我赶到时,子潜已经昏迷,你也已经濒临毒发边缘。”

墨喆钰讲述时,拥抱着我的双臂把我勒的更紧,身体在微微发颤。

“老公,我死不了的,阎王爷不喜欢我这就烦人精。我们两个会携手到白头,看着甜儿长大出嫁,墨维和墨骁娶妻生子。我们幸福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呢。”

我把话题叉开,不想再继续这种伤感的谈话。

“冰儿,你想家,想爸妈和方小雪方小雨她们了吧?”

我微微一惊,我今天确实有想爸妈,是在想里偷偷想地,墨喆钰怎么知道的呢?难道他变成了我肚子里的蛔虫?这难倒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袭,呵呵。

看到董庄主夫妇的棺椁时,我心里有些害怕,害怕我的父母有一天也会离开,而我不在他们身边。

生老病死是谁也逃不过的,为人子女不能在父母面前尽孝会遗憾终生。尤其是在柱子旁边等候墨喆钰的时候,我特别想念我的家人。

“老公,我也是人啊,也是爹娘生的,也有兄弟姐妹,想念她们是人之常情。我无法经常回去,她们会理解我的。

有你,有甜儿,有墨维和墨骁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我不在爸妈身边,他们还有方小雪、方小雨啊,只要她们知道我生活的很幸福就会很开心。”

我知道墨喆钰的内疚和无奈,成为他的女人已经注定不能常伴父母左右。就算他能放下所有一切,带着我、甜儿和两个儿子离开太阳山,他也不可能扔下奶奶。

别说奶奶年迈无法走出太阳山,就算能离开太阳山,她也不会适应外面的生活,她也不会同意离开太阳山。

奶奶已经快七十岁,虽然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但是胡大夫说多年来奶奶太过操劳,身体透支严重。

董彩蝶下的毒虽已解,却对奶奶身体造成重创,她是灯火残烛之年,不比甜儿正值身体成长期,代谢循环快,恢复快。

胡大夫说别看老人家现在精神矍烁,却随时都有可能油尽灯枯,驾鹤西去。

墨喆钰的担心我又何尝不知。无论有多忙,他每日都会抽出时间去修竹苑看望奶奶,陪老人家聊聊天,说会儿话。

我每天都会带甜儿、墨维和墨骁陪给奶奶请安。我是墨喆钰的妻子,替他尽孝是责无旁贷。

墨喆钰恐“子欲孝而亲不在”,他自然能理解我的心情,明白我对父母的思念。

“冰儿,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难为你了,等时机成熟,我会放下太阳山的一切,随你回外面的世界,在爸妈跟前好好尽孝道。弥补我们的过失。”

什么时候才能时机成熟,我自己也不知道,墨喆钰恐怕也不知道,一切只能顺其自然。

“你只要好好对她们的女儿,好好爱她们的女儿,对她们的女儿百依百顺,言听计从,就是对她们最大的孝顺。”

我冲墨喆钰一乐,用自己的唇堵住了他的嘴都老夫老妻了,还天天把谢啊谢啊挂在嘴上。墨喆钰按着我的头,用力加深了这个吻。

我现在相信眼前这个类似墨喆钰的男人,确确实实就是墨喆钰。

我紧紧抓住墨喆钰的手,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是原野?原野又怎么会是你?”

墨喆钰捡起被我扔在地上的衣服,重新穿回身上。和我一起在沙发上坐下,伸胳膊把我紧紧搂在怀里。

那两个小家伙,看着屋里发生的一切,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动静,看见墨喆钰也没有惊讶,仿佛早就知道如此。

见我和墨喆钰坐下,他们又扭回头继续去找玩具玩。

真不知道,我这生的是什么样的熊孩子。

“我的脸是胡大夫妙手而成,他精通一种特殊的易容装术,采集太阳山里几种特有的植物鲜茎汁,进行多次提炼。提炼出的色素用于易容化妆,两年之内不会掉色、褪色,就象天生的一般无二。要想恢复真正的容颜,需要胡大夫专门配制的去妆粉溶入水中反复清洗。”

墨喆钰说地很淡定,我听着心里总是有些不真实。

把下巴抵在墨喆钰的肩头,还没有从梦中醒过来。我是在做梦吗?墨喆钰只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怎么会真实的在我身旁?我应该还是在梦中吧!

“不对,你不是和董彩蝶在一起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我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肯定是象往常一样在梦中。

“冰儿,你先别急,我慢慢解释给你听。”墨喆钰右手用力搂紧我,想平复我的情绪。

虽然我在他怀里,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体温,还是不敢确定是不是一场梦。我每次梦到墨喆钰时,也是感觉好真实。

我想也不想的用力拧了他大腿内侧一下,我用了自己最大力气。

“啊!”一声惨叫,我听地真真的。

“冰儿,你想做什么?谋害亲夫吗?”墨喆钰疼地眉头皱成川字。

“很疼吗?”

“嗯,很疼。”墨喆钰声音有些委屈。

“哦,原来不是在做梦。”我长长舒了口气。

他知道疼,说明我不是在做梦。

大腿内侧的肉,用力拧一下是最疼的。

小时候,我不听话,老妈就这样惩罚过我一次,那种疼痛至今记忆犹新。

我今天可是用了最大的力气,很疼是在所难免地。

惨叫声惊到了方宝和方贝,两个小东西也来凑热闹。方宝爬到我身上,钻我怀里;方贝则爬到墨喆钰身上,抱着墨喆钰的胳膊,墨喆钰抱起他搂在怀里。

墨喆钰左手搂着我,右手搂着方贝,我搂着方宝。两个小东西,扭着屁股,各自找到舒适的位置,往我们俩个的怀里一躺,把小脸冲向墨喆钰。

我看得出他们还是有一点点的小疑惑,应该原野变成了墨喆钰,他们觉得陌生。唉,估计墨喆钰想让他们重新接受他还得需要时间。

我正想着,方贝一开口,惊的我下巴快掉下来。

他冲着墨喆钰喊:“爸爸,爸爸。”

方贝一叫爸爸,方宝也随后叫爸爸。

也许是因为原野和墨喆钰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也许是因为父子天性。他们很快就适应的原野干爸变成墨喆钰亲爸的事实,还不断的冲着墨喆钰卖萌耍乖。

我和墨喆钰一人搂着一个孩子坐在沙发上,享受这难得的美好时光。

我还是有点不太适应,这一年以来,时刻在耳边响起的原野那有点粗旷的声音,瞬间变成了低沉、有磁性,透着丝丝忧郁的声音。

让人有种前半段还在蒙古大草原,下半段就回江南水乡的错觉。

“冰儿,我们之间走到今天,你弃我和甜儿而去,离开太阳山;找到你后,我不敢以真面目出现在你面前,全是因为不信任,是你对我的不信任。

这一切的责任在我,是我做的不够好,是我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是我没有让你完全信任我,是我错以为你已经解开心结。”

原野说着,把方贝放回儿童房的榻榻米上,又回身从我怀里抱过方宝也放到榻榻米上。

两个这小家萌萌的用眼角扫了我们几眼,又自顾自的去玩了。

好象告诉我:“懒得理你们,你们大人的事情自己去解决吧。”

墨喆钰再次回到客厅沙发上,把我搂到怀里,我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他慢慢讲起了整个事件的过程。

嫣然一瞬,娇妻不可欺
嫣然一瞬,娇妻不可欺
花月圆/著| 豪门总裁| 已完结
本书嫣然一瞬,娇妻不可欺的人物设计其实我是挺喜欢的,但是,文章内容情节上,我认为可以可以更加丰富一点。作者花月圆大大继续加油努力(>^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