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陆先生,别来无恙》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傅一迪陆擎天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9-08-14 18:59:31    编辑:大王

主人公叫傅一迪陆擎天的书名叫《陆先生,别来无恙》,它的作者是锦色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傅,傅医生……”麻醉师呆愣地看着手术台上的人,眼底满是不安。此时被强行注入麻醉剂的男人已经陷入昏迷,一双手却如同铁钳般紧紧的攥着傅一迪的衣领。刚才楼下那一通闹腾,男人豪车开道亲自护送,显然身份不一般。傅医生这么不顾病人意愿强行麻醉进行手术,等病人醒来不会怪罪吗?“出了事算我的。”傅一迪扔下这么一句话,拿起一旁的剪刀,果断剪在胸前的手术服上,男人手臂垂落到身侧,骨节分明地手指指缝里浅蓝色的碎布一片褶皱。...

《陆先生,别来无恙》小说简介

“傅,傅医生……”麻醉师呆愣地看着手术台上的人,眼底满是不安。此时被强行注入麻醉剂的男人已经陷入昏迷,一双手却如同铁钳般紧紧的攥着傅一迪的衣领。刚才楼下那一通闹腾,男人豪车开道亲自护送,显然身份不一般。傅医生这么不顾病人意愿强行麻醉进行手术,等病人醒来不会怪罪吗?“出了事算我的。”傅一迪扔下这么一句话,拿起一旁的剪刀,果断剪在胸前的手术服上,男人手臂垂落到身侧,骨节分明地手指指缝里浅蓝色的碎布一片褶皱。

《陆先生,别来无恙》 第5章 这男人铁打的吗? 免费试读

直升机降落在盛都郊外的一处君用机场。

傅一迪跟在男人身后,从机舱内走出来。

停机坪上,一排君车停在草坪一侧,机舱左右站着两排配枪士兵夹队迎接。

傅一迪小跑几步赶到男人身侧,开口道谢:“医院的事再次感谢您,那我先走了。”

说完直接转身。

“首长?”肖恩看着走出人群即将进入出口通道的身影,侧头看向自家首长,追还是不追?

陆擎天摆了摆手坐进车里,“走。”

就这么回去了?肖恩不明所以的看着坐进车里的自家首长,难得铁树开花,对异性有兴趣,这就没下文了?

傅一迪远远看到标注机场名称和红色出口字样的电子屏幕走了过去。

傅一迪排队随着人群大流沿着机场出口通道往外走,这里出去,机场外面坐轻轨,几站地就可以回她租住的地方。

这几天她呆在屋子里避过风头再回盛都医院上班应该没问题。

南通机场是盛都唯一君用改民航的机场,机票价格相比其他民航飞机价格要优惠些,所以即便是周一,机场出口的人也比较多。

越到出口处,前面堵得越厉害,傅一迪垫脚往通道口看去,一眼看到了站在两侧对照照片排查旅客的黑衣保镖。

旁边独孤彦的管家,正仰着头往通道口里眺望,视线隔着人群,与傅一迪半空中对个正着。

傅一迪瞳孔剧缩,转身往回跑。

身后传来管家的声音,“人在里面!”

之后便是人挤人的追逐,傅一迪手里没有任何行李,纤细的身子穿梭在旅客人缝里,朝着停机坪迅速跑了出去。

熟悉的君用战车成排停在通道口不远的草坪旁边,傅一迪想也不想直接冲过去,连续拉了几个车门全部是关闭的。

她一口气跑到最中间那辆医院门口见到的形似路虎霸道的越野车前,敲了敲窗子。

半响,

车窗缓缓地降落下来,露出男人棱角明晰的俊脸。

傅一迪双手巴在车窗边,紧盯着车里的男人,“能不能让我进去躲躲?”

男人俊逸的侧脸线条,薄唇紧抿着冷毅的弧度,斜睨了她一眼。

没有说同意,也没有拒绝。

她以为男人是等她表态,看了眼身后不远处从机场通道口出来在人群中找人的黑衣保镖,紧咬着下唇,抬头下定了决心道:

“我同意,我愿意当你的私人医生。”

“刚才君区打来电话,已经安排了君医。”陆擎天傲娇的看了傅一迪一眼。

怎么会?

傅一迪怔忪的眸子,半响一片荒芜的黯淡,清丽的脸颊面无血色,站在黑色战车外面,无助而彷徨。

她从通道口返身跑回来,进了没有出路的停机坪。

本以为身后是退路,没想到却把自己送进了死胡同。

陆擎天漆黑的瞳眸扫了一眼远处越来越近的黑衣保镖,也准确的捕捉到了傅一晴眼里的不安和慌张。

他想逗一逗她。

傅一迪哪里看不出陆擎天眼中的戏谑,只是她向来倔强,一狠心,就想转身跑开。

“等一下!”

陆擎天本来想等傅一晴求他,但没想到人真的就离开了,急忙出口喊住。

傅一迪回头,对上男人幽深的视线,听到男人开口:“先上车。”

雄浑广阔的部队大营,远处训练场的口号声嘹亮。

干净地柏油路四通八达,两侧是高大挺拔的白杨树,初秋的风吹过,绿意未褪的树叶子哗哗的响。

傅一迪趴在车窗边仰望着树隙枝缝外的天空,湛蓝里柔白的云朵缱绻悠然,让她呼吸间有了一丝松缓的余地。

从独孤家逃出来一年,她第一次可以放慢节奏的享受周围的一切。

独孤彦那双高深莫测地桃花眼悠然浮现在脑海,想到机场独孤彦安排的人对她紧追不舍,傅一迪眼底一片黯然。

逃了整整一年,她到底怎样才能彻底摆脱那个男人得到自由?

没了再欣赏景色的心晴,傅一迪收回目光不期然落在身侧的男人身上。

陆擎天双目紧阖地静坐在车座椅上,翡翠绿的夏常服君装,领口是金色橄榄枝领花,一张脸英俊而硬朗,周身自然形成一股强大威压的气场。

医院门口对峙场面历历在目,陆擎天面对独孤彦那样强势的对手都毫不落阵。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和平时期又为什么顶着一身枪伤?

一直闭目养神的陆擎天察觉到身侧目光,睁开眼将她打量的视线抓个正着:“想说什么?”

“没有。”傅一迪摇了摇头。

独孤家作为华盛国第一财团,独孤老爷子五个儿子竞争激烈,堪比TVB夺位权斗。

在这样尔虞我诈的环境下生活多年,傅一迪清楚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有时候谨言慎行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最安全。

她不想跟眼前神秘而高深的男人有太多牵扯,所以有意识的收敛起所有的好奇心和窥探。

只是世事难料,有些人与事越想撇清,到最后反而越会纠葛牵扯不清。

大概半个小时,黑色战车停在一栋二层君区别墅楼前。

楼后葱郁的胡杨林笔直的树干仿佛扬入天际,干净地空气四周围充满绿意生机。

初秋的天气,阳光带着夏末炎热的尾巴,空气潮热的犹如身在笼屉。

傅一迪一脚踏出车门,肩上一重,陆擎天伸手搭在她肩膀上走下车。

他对身后打算跟上的肖恩吩咐道:“去机关准备一份特聘文件送过来。”

傅一迪侧首看了男人一眼,只看到他冷峻的侧脸,一丝不苟的剑眉。

知道文件是为她准备的,跟上男人的步伐往别墅门口走。

“是。”肖恩领命,转身上车离开。

黑色战车宽阔的车尾消失在拐弯视线里。

男人一直紧绷强撑的脊背松懈下来,脚下不稳身体摇晃了一下。

“哎!”傅一迪眼疾手快接住他。

高大健硕的身子压得她倒退几步,撞到背后灰白的宿舍楼墙壁,纤细的手臂极力支撑着他,堪堪站稳。

她这一扶,才发现陆擎天后背湿漉漉地,抬手一看,睁大了眼。

这个男人身子骨铁打的吗?

伤口裂开竟然也不言声!

“喂,你还好吧?”傅一迪艰难地从他高大的身影下抬起头来,双手撑着他胸膛问道。

男人脸色苍白,嘴唇干裂,额头有汗珠沿着一丝不苟的鬓角滑落下来。

滑到他侧脸被刀削的棱角斩断,滴坠在傅一迪抵着他胸膛的白皙手背上。

冰凉的温度渗进皮肤,傅一迪的心尖止不住地一颤。

如果不是因为她,陆擎天一定经专人接送直接坐直升机转移。

傅一迪心里感激同时生出些许愧疚来,声音不知不觉柔缓下来:“你再撑一下,我进去给你重新处理伤口。”

“嗯。”男人下巴搭在她肩膀,倦怠地掀了下眼皮,“钥匙在兜里。”

“哦。”傅一迪不知是被他呼吸烫的还是什么,脸颊微微泛红。

她依靠肩膀力道撑着男人沉甸结实地身子,一手环腰固定他的身体不至于滑下去,另一只右手伸到他裤兜里摸钥匙。

陆先生,别来无恙
陆先生,别来无恙
锦色/著| 现代言情| 已完结
陆先生,别来无恙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锦色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