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狐情未了,狐仙老婆求放过》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狐情未了,狐仙老婆求放过》最新章节目录

发表时间:2019-08-13 21:03:22    编辑:若相依莫离弃

《狐情未了,狐仙老婆求放过》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杨旭胡沐嫣的书名叫《狐情未了,狐仙老婆求放过》,它的作者是就不服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生活在东北的农村,从小就听爷爷们讲狐仙的故事,还有人在家里供奉狐仙。我一直觉得这事儿纯属无稽之谈,直到那年我偷偷跑到后山,看见了一个美女......回家以后我便一病不起,差点因此丧命,从那以后我才知道,这世界上奇奇怪怪的事情,原来如此之多。...

《狐情未了,狐仙老婆求放过》 第15章 胡沐嫣现身! 免费试读

我万万没想到,师兄这个浓眉小眼睛的家伙居然有这方面的喜好,难道哥哥天生唇红齿白帅气凌然就是一种罪过吗?不仅女人,就连男人也......

可师兄一声愠怒打断我的“你他娘的说啥呢?老子是让你给我屁蛋上的伤口抹点药,不是**找你泻火的,再说老子只喜欢女人。”

我立刻松了口气,若是他真有不正常癖好,执意让我帮忙泻火还真的令人两难呢。

这时我也才注意到在师兄的右臀上方有块巴掌大的擦伤,表面还有一丝血迹。

我问道:师兄你这伤咋弄的?

师兄撇嘴道“还不都是今天在山上被黄皮子扑倒时候摔的,只是当时没发现,知道刚才洗澡时候一搓,差点没疼死!”

我苦笑一声:这点小伤养两天就能好用不着上药吧?再说就算上药这点小事自己又不是做不到,还大半夜的过来吓我。

“你懂个卵?老子可是早早就在心中发誓的,在我把自己纯洁的身子交给心仪的女神之前绝不会留下半点疤痕,所以必须上药,可我胳膊短够不着伤口,也没找到啥膏药,这不才来找你的嘛。

我无奈叹口气,从抽屉里把当初师父给我的那罐黄色膏药拿出来道:趴在炕上,给你上药!

师兄乐呵呵趴在炕上,把**轻轻撅了起来,说“师弟,我可是第一次让别人碰我**,你可别乱来啊!”

我去你二大爷的,老子就算宁愿趴在美女的肚皮上累死也不会对你乱来!

此刻我心中好比250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不爽和尴尬的要死,但最后还是忍着把蛇皮膏药抹在了师兄**的伤口上。

等一切弄完了,我说道:等明早起来就能恢复了,回去睡觉吧。

师兄提上裤子点头笑道“嘿嘿,还是师弟对我好,等有时间师兄肯定给你介绍几个漂亮妹子认识。”

我心中一喜,没想到师兄还挺识时务的,笑道:恩恩,那就麻烦师兄了!

师兄肥嘟嘟的脸上浮现一抹淫笑道“好说,好说。”就哼着小曲出门回了自己房间。

我把剩下的膏药放回抽屉,正准备上炕睡觉,却感觉有些口渴,但寻找了一圈,房间里连半杯水也没有。

人口渴的时候,根本睡不着,只能出去打点水喝。

作为农村长大的孩子,喝得最多的当然是井水。

师父家的水井在四合院的山下,要走一两百米的路程,为了喝口水走这么远也是够拼的。

夜空月明星稀,空气有些凉,我一路小跑到了山下的井边,准备从里面打点水上来。

可正当我把水桶放下去时,忽然一道“哗啦”声音传到我的耳中。

“谁?”我本能喊了一声,可抬起头四下张望了一圈却没见到任何人的身影。

嗨,累了一天都他娘的出幻觉了!

我苦笑一声,准备把井里已经装满水的水桶提上来,可水桶刚提到一半,又一道声音响起“小…小伙子!帮帮我......”

我惊得把绳子一松,水桶又掉回了井里。

今晚的月光很足,整片大地犹如被撒上一层银光。

目光环视一圈,在月光下我隐约看到距我五十多米远的山下大路上站着一个人,虽然看不清的样貌,但他佝偻着身子,手里拄着一根拐杖,应该是个老头。

这大半夜的,咋有人跑这来了?

我心中虽然疑惑,但作为长在红旗下的好少年有颗乐于助人的心,所以连小跑下山想看看那老头遇上了啥麻烦。

当走进时,我发现那人的确是个老头,六十多岁,皮肤黝黑小眼睛,留着和师父很像的山羊胡,但我在村里从未见过这人。

我问:老大爷,刚才是您叫我,有啥事吗?

老大爷点点头“小伙子,一看你就是善良人,能帮帮我吗?”

听到自己被夸奖,心中不禁一喜,道:老大爷有啥事就直说,只要我能做到肯定不会推辞。

老大爷这时候掀起自己的左裤腿,这下我见到在他大腿上有一道清晰可见的伤口,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给砍的,足足有十来公分长,还在冒着血,触目惊心。

我一惊:老大爷,您这是咋弄的?

老大爷有些含糊其辞说道“不…不小心划了一下,你能帮我找点药抹上吗?我的腿真的好痛!”

我心中疑惑嘀咕一声:真是奇怪了,这老大爷受了伤别的地方不去,咋跑这来了?

但我面上仍说道:当然没问题,老大爷,您这就跟我上山,我那有专治伤口的药膏,也许我剩的膏药不一定够,但师父他老人家那一定还有存货。

当老大爷听我说要带他上山时,其目光中居然闪过一抹惧色,随即连摇头道“算了算了,我腿受了伤还是别上去了,你回去拿药,我在这等着就行。”

我一愣:那怎么行?要不我背您上去吧?

可老大爷仍是摇着头,不肯上去。

看老大爷这么执着,我也只好点头说让他先在这等着,我等等就回。

可当我刚转身准备上山,脖子上挂的葫芦吊坠忽然发出一股灼热--有危险!随即我便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危险气息袭来!

紧张下我连转过头,就被身后的景象给惊得呆住了!

只见在我身后的老大爷此时居然变成了另一番模样。

他昏花的双目瞪得圆滚冒着油绿的光芒,黝黑脸上长出浓密的黄色毛发,嘴巴更是凸起露出一排尖锐的白牙,这分明是一只黄皮子的脑袋啊!

没错,刚才还跟我求帮忙的老大爷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只黄皮子,并且正朝着我凶狠扑来!

这一瞬间我完全明白了。

怪不得大半夜的这里会莫名出现个老大爷找我帮忙,怪不得他左腿上有一处很熟悉的伤口,原来他就是白天被我用铁锹击伤的大黄皮子变的,现在是来找我报仇的。

我惊骇不已,想要拔腿逃跑,可还没等我迈开步子,大黄皮子却提前一爪子扫过来,打在我的后背上。

后背一阵剧痛,整个人就如同沙包似的被摔了个狗吃屎,疼得要命。

我勉强翻过身子想要站起来,却奈何两条腿如同灌了铅,根本使不上力气,只能坐在地上用**向后蹭着。

凶狠的大黄皮子就站在距离我前方两米不到的地方,甚至借着月光我都能看到它嘴角流下的哈喇子,十分骇人。

说实话,我这个人并不胆小懦弱,但面对此时大黄皮子带来的威压,仍不由得被吓住了。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此刻的它相比较白天实力和危险程度不知增加了多少,甚至它想杀掉我也只不过十几秒钟的事情。

大黄皮子开口“臭小子,本仙原与你没有丝毫仇恨瓜葛,你却害我子孙,打伤我腿,夺我阴沉木箱,简直该死!”

虽然心中恐惧,但脾气发倔的我还口道:明......明就是你的子孙欺压百姓在先,我们只是替天行道!

大黄皮子的油绿眼睛猛地一沉“呵,好个替天行道!本仙倒要把你心脏给挖出来看谁能帮你替天行道!”随即它“哗”的朝着我身上扑过来。

就在我真的以为这次肯定要人死蛋朝天时,胸前的葫芦吊坠猛地一亮,一团白芒冲出挡在我身前。

不知为何,正扑过来的大黄皮子在触碰到白芒的刹那便被狠狠的反弹出去,重重摔在十米之外的地上,它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勉强站起来,目光中有着错愕与畏惧,显然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我身前的那团白芒汇聚成一个人形轮廓,越来越清晰,直至最终我看到了这些年让我无数次魂牵梦绕的熟悉倩影。

仙女姐姐!

不,准确的来说是老子娶过门的狐仙媳妇胡沐嫣啊!

她背对着我,穿着那一身白如冰雪的古代长裙,三千青丝披过肩头,窈窕细腰,清香缭绕,美妙不可言语。

胡沐嫣出现后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伸出芊芊玉指指向远方,对错愕的大黄皮子说道--滚!

滚!

一个看似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字,可从胡沐嫣口中说出来却伴随着一股十分强大的气场。

这种气场让人连丁点的反抗念头都无法诞生,甚至感觉呼吸困难,唯有乖乖听从才能保全。

至于刚才还对我嚣张不已,装逼无痕的大黄皮子当听到胡沐嫣的“滚”字后,居然连个屁都没敢放,夹着尾巴卷起一层黑雾就滚出视线了,滚得相当彻底,滚得相当直接,其速度甚至比它麻麻喊它回家吃饭还要快得多。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情顿时一松,暗自感慨着自家媳妇不愧是修行千年的狐狸,面对修行五百年的黄皮子简直就是王者虐黄铜,轻而易举啊。

怪不得师父说动物修行每多一百年实力翻一倍,表面看似胡沐嫣比黄皮子只多修行了一倍的时间,但实力上却强出了几十倍不止!

一番凶险后,此刻就只剩下我和胡沐嫣。

刚才还处于惊慌中的小心脏此时不由自主的乱跳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距离她如此之近,甚至能隐隐嗅到她身上散发的清香味道,令人心猿意马。

我担心胡沐嫣会马上返回葫芦吊坠中,所以连强压着激动率先寻找话题道:那......那个,没没想到你能出现,真是谢谢你了!

狐情未了,狐仙老婆求放过
狐情未了,狐仙老婆求放过
就不服/著| 悬疑灵异| 已完结
狐情未了,狐仙老婆求放过这本小说非常好看,适合老书虫,一本很经典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