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都市全才狂枭全本资源 萧彻宋茜完整未删减版

发表时间:2019-08-13 18:36:10    编辑:小橙

《都市全才狂枭》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都市全才狂枭》由拓跋小妖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彻宋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西方世界的最强者,也是东方功夫的传承者。他为了一个承诺,卸下荣耀,脱下甲胄。回到华夏小镇,发誓守护她三年。可一个小小的U盘,给她带来了不断的危险。他为了保护她,在致命的漩涡越陷越深。朝夕相处,相濡以沫。三年过后,他还会离开吗?...

《都市全才狂枭》 第八章我一定要赶走你! 免费试读

没过多长时间,苏娜便端着早餐出来。

清晨明媚的阳光照在她身上,为她蒙上一层梦幻般的金色光圈,美的让人心醉。

萧彻身心极其放松,一片宁静。

这样的生活,貌似也不错。

早餐很丰盛,喷香的酥油茶,奶白色的大馒头,还有一叠色香味俱全的香辣腌菜,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香气。

“你先吃,我去叫菲菲起床。”

苏娜这会儿有点不敢看萧彻的眼睛,放下早餐,便是急匆匆上楼。

楼上一阵鸡飞狗跳的闹腾,十几分钟后,苏娜拉着睡眼惺忪的苏菲下楼。

下了半截楼梯,一眼见到萧彻,苏菲顿时睡意全消,像是一只被激怒的小公鸡,噔噔噔下楼,警惕的盯着萧彻道:“姐,这谁啊,怎么在咱家吃饭?哎你谁啊,脑子有病吧,出去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萧彻刚喝了一大口酥油茶,听到这话,差点没喷出来。

这姑娘,怎么说话呢,跟个冲天炮一样。

“菲菲,不许没礼貌,这是……呃,诊所新请的医生,萧医生。”苏娜飞快打着圆场。

她并没有告诉苏菲,萧彻是苏小军的朋友。

大概是因为叛逆期的缘故,苏菲现在对苏小军这个亲哥哥,都是颇有怨言,埋怨他这么长时间,也不回来一趟。

对此,苏娜也是无奈。

苏菲狐疑的看了萧彻一眼,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踢踏着白生生的小腿跑向苏娜,伸手摸向姐姐的额头,道:“姐,你不是最讨厌这些臭男人的吗,这什么情况,你不会是发春了吧?”

发春……

萧彻脸色古怪,忍得很辛苦。

苏娜则是一个脑瓜崩,重重敲在她脑门上,气道:“苏菲!你再胡言乱语,这个月零花钱全扣掉!”

见姐姐真的生气了,祭出杀手锏,苏菲吐吐舌头,嬉皮笑脸道:“姐,别啊,我就随口那么一说,你大人有大量,来来来,吃饭吃饭,我去给你盛。”

苏菲很是狗腿的把苏娜搀到餐桌上,又白了萧彻一眼,这才踩着小猫步朝厨房走去,端着一个餐盘走出来。

见她端得吃力,萧彻站起身来帮忙,苏菲小腿虚踢,刁蛮道:“起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告诉你,大叔,想泡我姐姐,得先过我这关!”

萧彻摸摸鼻子,无奈又无语。

“喂,你叫什么?”心不在焉的喝了口油茶,苏菲咋咋呼呼问道。

萧彻懒得跟她一般计较,撇撇嘴道:“萧彻。”

“萧彻什么鬼啊,你认识萧炎不?都是你们老萧家的人……”

萧彻呆了一下,有点跟不上这天马行空的节奏,下意识反问道:“萧炎是谁?”

“切,土包子,萧炎你都不知道,大叔,你半截身子都埋在土里了。”

苏娜嘴角抽搐,开口道:“萧炎是一部小说的主角,萧大哥,你别介意啊,我妹妹她,性格有点淘。”

萧彻撇撇嘴,这叫淘?

这明明是欠揍好么?

要不是自己刚融入这个环境,不想做得太过分,分分钟教她怎么做人。

“姐,我吃饱了,再见。土包子大叔,你最好老实点,要是让我发现……哼哼!”随意喝了两口油茶,苏菲站起身来,临别还威胁的点了点萧彻肩膀。

看看桌子上那大半碗酥油茶,还冒着喷香的热气,萧彻脸色微微一变,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大声道:“等下,把饭吃完!”

这姑娘,别的地方任性,都好说。

但,浪费粮食这一点,萧彻绝对无法容忍。

作为一个军人,珍惜粮食,是萧彻早已烙印在骨子深处的本能。

无论是五星级餐厅的大餐,还是比石头还硬的窝窝头,萧彻都啃过,啃得干干净净,一点都没浪费过。

“你干嘛啊?放开我,放手!土包子!”

苏菲感觉自己娇嫩的小胳膊,像是被老虎钳夹住,痛彻心扉,顿时大呼小叫。

萧彻不依不饶的看着她,眼神冰冷到极点,再次重复一遍:“把饭吃完!”

这一声吼,比刚才那句声音还大三分,苏菲全身一哆嗦,眼睛隐隐就湿润了。

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紧咬嘴唇,仰起脑袋,倔强盯着萧彻,眼中透露出强烈的恨意,又是委屈又是愤怒的吼道:“你谁啊?你管我?土包子!乡巴佬!”

苏菲又抓又踢,拳脚落在萧彻身上,然后看向苏娜,委屈道:“姐,他欺负我!你也不管管。”

苏娜慢吞吞咬了口馒头,嘴唇动动,面无表情道:“不管我事,恶人自有恶人磨。”

对妹妹的顽劣性子,苏娜也是忍好久了。

可她心软,也舍不得下重手管教,导致妹妹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现在,有萧彻帮忙管一下她,倒也是件好事。

她硬下心来,不理会妹妹的哀求。

萧彻强拉着苏菲的胳膊,把她拉到餐桌前,端起那碗酥油茶,送到她嘴边。

苏菲死死咬着牙,扭着脑袋,忽然呸的一声,朝着萧彻吐口水。

以萧彻的身手,怎么可能被她偷袭到,脑袋一偏,便轻飘飘的躲过了。

萧彻想让她长长记性,捏着她的嘴巴,手一倾斜,苏菲顿时狠灌了一口。

咕咚……

“我……”

咕咚,又一口。

“土包……”

咕咚……

苏菲还在骂骂咧咧,却是根本骂不出口,大口大口灌着,喝完一碗酥油茶。

她气得全身发抖,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们,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

“土包子,你等着,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我一定要把你赶出去!”

她声嘶力竭的喊着,飞快朝门外跑去。

……

吃过早饭,诊所开门,苏娜和萧彻两人很快忙碌起来。

虽然是第一天在诊所工作,但萧彻战场出身,行医经验何其丰富,将所有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

苏娜反而闲了下来。

两个人仿佛互换了位置,萧彻成了主治医生,她倒是成了护士。

萧彻效率很快,中西医结合,不管什么病人,都是药到病除。

苏娜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搭档,一开始竟然有些跟不上节奏。

不过,治了几个病人之后,两人之间的配合越来越默契,苏娜也是渐渐把自己摆在护士的位置上。

她发现,和萧彻搭档,自己像是被导师带着,学到了不少很实用的小技巧。

忙活整整一上午,送走最后一位病人,两人总算松口气。

苏娜终于得空,好奇的看着萧彻,忍不住开口问道:“喂,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厉害?”

“以前是杀人的,杀人和救人,其实差不多。”萧彻笑眯眯说道。

苏娜瞪了他一眼,道:“少来,又撒谎,快说,不然中午不让你吃饭!”

萧彻嘴唇动动,正想开口说话,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一辆厚重的黑色机车,嚣张的一个飘逸甩尾,停在诊所门口。

车上下来两个人,都是高高瘦瘦的,左边一个头发染成黄色,右边则是红色,还打了耳钉,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小流氓。

还没进门,黄毛小流氓,重重踢了一脚门,大声喊道:“苏娜,出来,这个月的水电费,该交了!”

听到这声音,苏娜脸色顿时变了,脸上笼罩一层冰霜,随手拿起把手术刀,站起身来。

萧彻愣了一下,也是回过神来,开口问道:“什么人?”

“两个流氓,收保护费的。”苏娜恨恨说道。

近年来,小镇经济不景气,不少工人都下岗,一些留守青年也找不到工作,又受不了外出打工那份苦,成天厮混,隐隐成了镇上一颗毒瘤,到处惹事生非,不少商家都深受其害。

苏娜家里只有两个女孩儿,诊所又是日进斗金,自然成为他们的重点照顾对象。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上门了。

“我来吧,放下,小心伤着自己。”萧彻一把抓住她的手,将手术刀接过来。

被萧彻抓住自己的手,苏娜心头一跳,脸上不由生出两抹红霞。

两个小流氓刚好进门,见到这一幕,眼皮子一跳,顿时就大呼小叫道:“喂,放手!你知道她是谁么?”

萧彻冷冷看了他们一眼,二话不说,左脚狠狠搓了下地面,像是一颗出膛的炮弹,狠狠射向两人。

铁了心要给他们长长记性,萧彻手中的手术刀,挥舞出一团银光,动作快到极点,在两人身上来来回回划过。

明亮的手术刀,反射太阳光,两人被晃得眼睛都睁不开,大呼小叫,脚下不住后退。

两人睁开酸麻的眼睛,下意识擦了把眼泪,蓦然觉得身上一凉。

互相对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两人身上的衣服,已经彻底成了碎布片,散落满地,全身上下就剩下一条大裤头。

两人都惊呆了。

这什么刀法?

武林高手么?

“你……你是什么人?”

“我警告你啊,别过来!别过来!”

“跑!”

见识了萧彻神乎其技的刀法,两人彻底胆寒,转身拔脚就往外跑。

咻!

萧彻手腕抖动,锋利的手术刀,被他当成飞刀丢出,从两人头顶飞过,凉飕飕的,切断一大片头发。

“站住!”萧彻沉声说道。

两人全身哆嗦,像是中了定身法一般,动也不敢动了。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

“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敢来了,保证不来了!”

两人哀声求饶,心中仿佛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心碎得跟饺子馅一样。

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这种人,能把手术刀当成小李飞刀用,真他么变态!

萧彻大步走到两人面前,捡起手术刀,指指门外,马路对面那根电线杆,冷声道:“去,绕着那根电线杆,跑一百圈。”

听到这话,两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裸奔?

虽然身上还留着条裤头,但,这幅德性,也和裸奔差不多了。

真要干出这么丢人的事儿,以后可就没脸见人了。

“有意见?”萧彻皱眉反问。

两人心头一片苦涩,老老实实的绕着电线杆跑了起来。

萧彻站在门口,大声呵斥道:“口号喊起来!一,二,三,四!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都是两眼泪汪汪,有气无力的喊着:“一,二,三,四!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没吃饭么?声音大点!”萧彻抚摸着手术刀,慢条斯理说道。

两人眼角有泪滴划过。

“一!”

“二!”

“三!”

“四!”

“首战用我!”

“用我必胜!”

响亮的口号声,传出去很远。

……

都市全才狂枭
都市全才狂枭
拓跋小妖/著| 都市生活| 已完结
都市全才狂枭写的不错,作者拓跋小妖文笔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