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免费试读(江画意宋无尘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发表时间:2020-01-14 18:37:36    编辑:风苍溪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小说简介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是由作者澧芷兮最近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精彩节选:生母死因成谜,昔日无忧无虑的娇宠贵女身怀秘辛。她冷淡、睿智、步步为营,直到某个死乞白赖的人非要娶她为妻……“堂堂的靖海小侯爷?竟这般柔弱?”看着半倚靠在自己肩上的俊逸男子,江画意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娘子出手,再无敌手,只可惜为夫体虚气弱,不然定与娘子并肩作战,大杀四方。”某人对着江画意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我看你身子骨好得很,还不快帮忙?”“遵命。”天下人皆知他宋无尘一身孤傲纨绔,......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第十四章 分房 免费试读

将军府戍初各房落钥。

但今日正和堂却是并没有落钥。

正和堂是将军府老夫人景媛的居所,此刻正灯火通明。

老夫人此刻正端坐上首,而江仪予也坐在一旁。

只见许嬷嬷低着头走了进来。

许嬷嬷是老夫人身边最得力的人。

老夫人景氏下意识往许嬷嬷身后看。

没人。

“禀告老夫人,夫人说她要陪着二小姐,说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二小姐说是今日身子不便,明日好些了再来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景氏神色如常,半晌只对许嬷嬷挥了挥手。

“行了,去告诉欢姐儿,她身子不好,这段日子就免了她的请安了。”

许嬷嬷应了一声是,才退下了。

“母亲,都是儿子的错。”

江仪予冷不丁开口,老夫人景氏闻言,只叹了一口气:“你政务缠身,这不怪你,好在定北侯府派人去接了意姐儿。”

不提定北侯府还好,一提起定北侯府,江仪予就想到了今日见到宋嵩阳时的场景。

偏偏他只能承了那个眼神,还得笑着跟人家说话。

“此次是我们没做好,过几日你亲自去定北侯府接画意吧,还有明日该送些补品药物到定北侯府。”

虽然老定北侯的病是假的,但定北侯府的不悦是真的。

不管怎么样,面子上总该过得去。

江仪予点了点头,“欢儿也说让我亲自去定北侯府接画意,还说要和我一道去呢。”

提及江清欢,江仪予的脸色好了许多。

虽然他对宜安郡主颇有不满,但对他们俩的女儿却是满心怜爱。

何况江清欢确实又乖巧又懂事,不仅仅是在将军府,在这帝京中也是颇得才名与德名。

老夫人景媛的脸色也好了很多,“欢姐儿是个懂事的,我方才去看了她,她自己身子都不爽利,还要我这个祖母保重身体呢。”

“而且,我看有她在身边,陆氏的性子也收敛了许多,今日陆氏也是忧心欢姐儿,才一不小心忽略了意姐儿。她不是还替意姐儿打了一套翡翠头面吗?”

“大人之间的事情,总是与孩子无关的,想来陆氏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你啊,就别跟她置气了,她从小金尊玉贵,又是娇生惯养长大的,有时候说话难免难听了一些,你得多体谅体谅她,让着她。”

“今日你们夫妻俩闹矛盾不一起住,还不是让下人们看了笑话?”

老夫人景媛一番话絮絮叨叨说完,江仪予却是一脸心不在焉。

他脑子里还想着宋嵩阳今日见他的那一幕场景。

想他江家虽是布衣出身,但他凭着自己,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这些年,终于到现在功成名就,为江家带来了数不尽的荣誉和富贵。

建文帝器重他,崇德皇后甚至亲自与他和宜安郡主牵线搭桥。

如今他在朝廷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了,今日却是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给甩了脸色。

回到家,宜安郡主又对他颐指气使的,可这一切明明都是因为宜安郡主不懂分寸才造成的。

可是现在,他的母亲竟然劝他放下面子去找宜安郡主和好?

江仪予看着老夫人景媛,只觉得可笑。

“母亲莫不是觉得我就应该谦让陆宪?”

“我江仪予论起身份地位,也并不比她郡主府低了多少,凭什么我要谦让她?”

江仪予冷冷说完这句话,便是突然站起了身子。

“母亲休息吧,儿子还要回书房处理公务。”

看着江仪予离开,老夫人景媛叹了一口气。

她何尝不心疼儿子?

可是跟宜安郡主闹下去,受委屈的只有江仪予。

慧莲酉末时分回到了云香院。

宜安郡主坐在榻上,闻声头也不抬地问道:“回来了?”

慧莲目光微闪,答道:“回来了,嬷嬷被打了板子后晕了过去,奴婢按您的吩咐,给嬷嬷上了药。”

她是奉宜安郡主之命去守着看王嬷嬷遭受了刑罚,将军到底是怜惜王嬷嬷是宜安郡主的奶娘,只是王嬷嬷本就上了岁数,这三十板子下去,怕是整个冬日都得在床上躺着度过了。

宜安郡主是个脾气烂的,但将军一向待下人温和宽容。

谁让王嬷嬷这次撞到了枪口上?

慧莲看着宜安郡主的眼神越发小心谨慎。

江画意回来了,以后宜安郡主怕是少不得要动气,可江画意有将军和老夫人护着,宜安郡主拿不得江画意发气,首当其冲的,便是她们这些下人了。

眼睛却在一瞬间变得晦暗,手指紧紧地绞着衣袖,眼中恨意毕现。

可恶的江画意。

江仪予此举简直就是当着将军府众人落了她的面子,王嬷嬷可是宜安郡主身边的奶娘,伤了王嬷嬷,不就等同于伤了她自己的颜面么?

“将军呢?”

却听宜安郡主冷不丁问道,慧莲颤了颤身子。

“将军……将军差人来说,他今日公务缠身,就歇在书房了。”

宜安郡主饶是有准备,听到这句话还是忍不住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什么?!”

慧莲的身子已经开始颤抖了,她跪在地上,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行啊!!行啊!!真是有本事了,竟然要跟本郡主分房睡了是吧?!”

“江仪予,你可真是个好东西啊!”

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巨响,碧玉知道宜安郡主在砸东西了,她更不敢抬头了。

屋里动静极大,而云香院外面的丫鬟小厮们自然也听到了。

大家的头无一例外地都低得更下去了,脚上的步伐也加快了。

谁都不想受到牵连。

半晌,慧莲从屋里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她的腿被伤到了。

另一边,霜林院。

江清欢正靠在枕头上,接过了丫鬟连翘递过来的热茶。

“父亲今日去书房睡了?”

连翘点了点头,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江清欢一眼。

江清欢只是笑了笑。

江仪予一向爱面子,定是今日在宋嵩阳那里受了气,又不敢发到宜安郡主身上,就只能自己一个人生闷气了。

却见连翘眸色微动。

江清欢美目淡淡扫了连翘一眼。

“只是,姑娘不是一早就料到了此事?”

江清欢昨日确实是染了风寒,今晨宜安郡主确实也被叫去陪这个体弱多病的女儿了。

可连翘心有疑惑,他们姑娘虽是体弱,但之前一直都好好的,平日里又都是精心呵护着,不至于染了风寒才是。

江清欢点了点头,美目看向连翘:“连翘越发聪慧了。”

连翘看着江清欢似笑非笑的眼神,却是心底一寒,不敢吱声了。

江清欢这位主子比起宜安郡主确实是好伺候多了,可连翘一时竟忘了,这做主子的最是厌恶下人们心思活泛,特别连翘似乎猜中了江清欢的心思。

连翘忙不迭低下头。

江清欢笑了笑,却是道:“你这么害怕做什么?身边的人得力,我这个做主子的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责怪你呢?”

她自然是一早就知道宜安郡主会这样做。

之所以默不作声地允许了。

只是想看看定北侯府和将军府对这位离京三年的江家大小姐到底有几分看重而已。

如今看来,似乎并不好对付呢。

不过,她确实也清闲得太久了,是该忙起来了。

“只是,姑娘真的要将那套翡翠头面给大小姐?”

得了江清欢的恩准,连翘心里松了一口气,接过江清欢递过来的只喝过一小口的热茶,问道。

“不过是一套翡翠头面而已。”

江清欢眉目淡淡。

只是做给江仪予和老夫人景媛看的而已。

特别是老夫人景媛,她本家清正,不懂那些人心思之间的弯弯绕绕。

说不定,还会觉得宜安郡主还是挺好的,会劝江仪予和宜安郡主和好呢。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澧芷兮/著| 古代言情| 连载中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这本书真的很赞,作者澧芷兮想象力真丰富,情节曲折,吸引人一看就停不下来,令我欲罢不能,看了好几遍了,励志又热血的正能量,不看后悔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