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城主夫人难追(主角温萝顾南舒江暮霖) 城主夫人难追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12-06 16:01:49    编辑:枯叶蝶

《城主夫人难追》小说简介

主角叫温萝顾南舒江暮霖的小说叫《城主夫人难追》,是作者温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城主夫人难追,一拒成名!奈何城主计谋多,带爪的猫也能被驯服!...

《城主夫人难追》 第五章 免费试读

“姑娘,你眼睛刚好,可要注意点。”小竹瞧着温萝半躺在藤椅上,背对着门口,晒了半个小时的太阳,好意提醒道。

温萝眯着眼,享受着阳光的温暖,笑道:“小竹啊,你们这的阳光、空气都让人觉得很舒服。”她断定自己要是活在古代,至少得百年后才归老。

“姑娘说的话好奇怪。”说完,便拿着温萝要换洗的衣褥朝着另一方向走去。

温萝这才睁开眼睛细细打量着这四周,仿佛她好像还没真正的了解过顾家,毕竟她一来到这个世界,不是晕倒,就是在晕倒的路上,温萝仔细一想,有点郁闷,觉得这世界跟她八字相克。

正当温萝想得入神,头顶上便传来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你就是舒哥哥带回来的瞎子?”

只见一身绿萝衣的倩丽女子,身后还跟着三四个丫鬟,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小姐。可惜,人长得倒是不错,就是素质还不过关。

温萝皱着眉,什么叫做瞎子?可是听起来她跟顾南舒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呐,毕竟是做客的身份,她哪敢对人家发脾气,只得将怒火压下去:“姑娘眼力稍差,至少我看得见姑娘的美貌。”

这话一出,一是在暗骂来人眼力不好,二是暗讽家教不行。

“你……就是眼力再好又能怎样,舒哥哥也不会娶你!”女子显然被温萝气得不轻,嘴角抽搐,一副恨不得要吃了她的模样。

温萝淡然一笑:“我本来就是以做客的身份留在这,伤好了自然是要离开,也不会待在这要攀附谁。”

“你会舍得走?”女子似乎不相信温萝,总以为她借伤住进来是有目的。

温萝心中有牵挂,本来也不属于这个世界,迟早也是要离开,何必要惹那么多是非在身上?

“自然。”温萝仰头望着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的太阳,若有所思道。

不过想来眼前的女子是不懂自己的,虽然江暮霖和小竹也不懂,但至少他两会尝试着去明白,或者充当一个善解人意的听客。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毕竟舒哥哥也不是你高攀得起。”女子一听温萝并非想跟她争夺,对她的敌意也减了不少,说话的语气已经不如刚刚那样咄咄逼人。

温萝的目光在她身上没多大停留,古代的女子实在是愚蠢至极,只懂得如何在男人身上投机取巧,从来不会想着最大的依靠才是自己,始终男人是靠不住的。

顾南舒一脚踩在门槛上,温萝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被他听完。琉璃还想说些什么,却看见了顾南舒站在门外,目光冰冷地盯着自己,琉璃心虚低着头,小声喊道:“舒哥哥。”

顾南舒动了身,便出现在温萝眼前。对于温萝说的话,想必是让她误会了啥,动容道:“姑娘不用急着离开,等找到你亲人再做打算也无妨。”

听到顾南舒的挽留,琉璃狠狠地剜了温萝一眼,现在就算是她有心想赶她走,也没这么大的本事了!

温萝有些头疼,明明顾南舒也没做什么事,但似乎他只要站在那都会给她带来麻烦,也只好祈祷顾南舒能够早点找到江暮霖,好让他带自己走。

“可是,舒哥哥,她的身份……”琉璃欲想说点什么。

被顾南舒愕然吼住:“住嘴,琉璃,你若是这几日不想在这待了,我便让姑母带你回去,若想还继续待在这,就安安分分。”又看了眼琉璃带来的丫鬟,斥道:“还不带小姐下去休息。”

离开之前,琉璃还对温萝小声威胁道:“你给我等着!”

说来这个琉璃脑子也不好使,她要是耍点心计,等她离开之后对顾南舒说些对她不好的话,估计明天就得收拾包袱走人了吧。

琉璃等人离开之后,便只剩下他们二人,面面相觑。

哎,温萝就算不动脑也猜的出来,这姑母带着自己女儿的目的,八成就是来给顾南舒做媒的吧,温萝也是替顾南舒感到可怜,自古儿女的婚姻大事都是父母说了算,尤其是在古代,反抗了就以不孝的罪名给你定罪,这万一让自家儿子娶个丑八怪,这么好看的男人便毁了呀。

“若是这些天待在房子里过闷,改日抽个时间,我在带你出去转转,京安城也有许多好玩的地方。”顾南舒说的诚恳又认真。

温萝听得出来,顾南舒的话中有挽留的意思,但并未对他的话做出回应:“公子前来可是有什么事?”

看起来不像是特意过来挽留她的,倒像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一样。

被温萝一语戳中的顾南舒脸色有些尴尬,只好交代来意:“这几日我可能不在府中,短则一星期,长则一个月。”

“可是有什么急事?”那也就是说她还需要待在顾府一些时日呢。

顾南舒沉思,“嗯,需要前往一个地方,因为路程较远。”

“可是有什么难事?”看着顾南舒欲言欲止的行为,想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然也不需要用上这么久的时间。

顾南舒抬头对上温萝清澈的眼神,点头道:“是的,我们需要前往东城,那地方机关重重,且易守难攻的地方,更重要的是,那里有一帮凶残的匪徒!”说到这,顾南舒露出凶狠、愤怒的目光,竟让温萝有些后怕!

当然,不是因为顾南舒的模样让她害怕,而是听到他口中说的那个名字!原来……她是被与江暮霖敌对的人给救了起来。

她该如何是好?她也想借此机会混进去,然后再找个机会从他们队伍溜开,说不准就能知道江暮霖是否安好。

可是她又该以什么借口让顾南舒带着自己去?毕竟没有人愿意带个累赘。

“公子何时出发?”温萝怀着心思,小心问道。

“明日便走。”

温萝将头低下,明日么?“这么赶。”

“嗯,前段时间我们将人伪装成了外地的富商,目的就是为了引出他们,不过他们太过谨慎,害得我们中计。昨日有人告诉我,那帮匪徒出现了,我想是时候剿除他们了。”

“那公子打算带多少人出发?”温萝忧思地问道。

不知是因为温萝对着个话题有莫大兴趣还是因为这次计划过于谨慎,引起了顾南舒的注意,顾南舒沉默片刻才道:“一千,姑娘可是觉得不妥?”

一千?温萝心里惊了一跳,东虎寨所有人加起来也不过三四百,如何打得过他们?温萝内心一阵疼痛,如今江暮霖下落不明,东虎寨又要面临剿除的危机,她闭上眼睛,又怕引起顾南舒的怀疑,撒谎道:“不是,是想到那晚经历的事,公子万事可要小心些,毕竟他们狡猾着。”

但她一闭上眼,似乎预见了明日东虎寨危机的画面,也许真打起来,他们毫无抵抗之力,一丝的胜算也没有。

越是如此,她的心脏越发疼痛。

温萝的神情看起来极其不舒服,顾南舒没有再怀疑她这次说的话,也不作太多打扰,便悄然离开,剩下温萝一人,安静地躺在藤椅上。

深夜。

顾南舒的书房。

“少主,你确定温姑娘会同意吗?”依旧是那晚的探子。

两眼目光炯炯有神地注视着顾南舒,则顾南舒有些慵懒,侧卧在床上,单手扶额:“会的。”他顾南舒的计划从来没有出过错。

“那属下便放心。”

“你先退下吧。”顾南舒似乎有些疲倦,挥了挥手。

探子抱拳应道:“是。”

第二日。

果然依着顾南舒的计划,温萝早早便差了小竹到他住的地方通报,顾南舒不问缘由便一口答应了,两人便匆忙坐在马车离去。

坐在马车上多日,温萝的心思越发沉重,一是看着越来越靠近的东城,二是害怕亲眼见到东虎寨被剿除的画面。

看着温萝一脸难受,细心的顾南舒低下头问道:“姑娘可是不适应马车?不过确实有些颠簸,回来时我让他们换舒服点的。”

温萝脸色苍白,看起来确实有些吓人,抬起头佯装笑意:“不用,公子太麻烦了,我只是一时还适应不了。”

“这一时半会还到不了,姑娘可先在马车上歇会,我出去便行。”顾南舒说完,还未等温萝说,已经掀开帘子,坐在外头的马背上,不仅如此,还放慢了速度,温萝内心不禁感动。

随着一路上,无人在旁,也无人陪着温萝说话解闷,靠在马车上,温萝沉沉地睡过去。

“大寨主,探子来报。”苏兕上前一步,接过丫鬟手中的药。

那晚他们接到信号,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江暮霖还是身负重伤,也是养了大半个月才勉强恢复了一些,但还是需要靠着药来调补。

江暮霖冷着一张脸,从醒过来时,似乎比以往冷了几分。

探子跪在地上,将打探到的情况如实禀报:“寨主,他们已经朝着东虎寨这边赶来。”

江暮霖抿了一口苦涩的药,眉头紧锁,问道:“来了多少人。”

“一千人左右,只是……”探子迟疑道。

江暮霖眼神闪了一下,才慢慢开口:“继续说。”

“还有寨主想要的温姑娘,我见到她坐在顾府的马车上。”

江暮霖陷入沉思,他派人找了她一个月,关于她的消息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无论怎么查都是一片空白,他怎么就没想到是顾府的人刻意隐瞒了这一些。

他脑海中闪过与温萝第一次见面时,她面容算不上倾国倾城,却也清丽,尤其是她的目光有着别人从未有的清澈,就是那时,他才决定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并且毫无保留的将所有的危险排除掉,只是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会成为敌人。

他眯着眼,“可知道如今东虎寨的情况。”他受了伤之后,就一直藏在京安城疗伤,只是他没想到,顾南舒误打误撞救走了温萝。不,应该说,是有预谋。

“还没看清,二寨主和三寨主也都还在。”

“苏兕,你带着我的信物去走一趟,如果顾南舒攻上来了,让他们立即撤退。”江暮霖眼里迸射着冷意。

苏兕是江暮霖作为重点培养对象,几乎没人见过,也是他特意将她放在京安城的。京安城有一家铺子,是专门卖胭脂水粉,名义上是苏兕的,实则是江暮霖的,苏兕也是他当年的贴身丫鬟。

“是,公子。”苏兕身形一动,瞬间消失在楼阁上,可见内力并不差。

江暮霖推开了窗口,一手托着药,盯着人来人往的街道。

他跟顾南舒的恩怨还没算清呢……

城主夫人难追
城主夫人难追
温萝/著| 古代言情| 连载中
很喜欢温萝的小说,特别是幽默搞笑,自从看了城主夫人难追这本小说就开始喜欢他了,继续加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