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极品佳婿》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第6章 难不成唐伯虎是穿越过去的?

发表时间:2019-12-03 10:40:55    编辑:白魅影

极品佳婿

推荐指数:10分

《极品佳婿》在线阅读

《极品佳婿》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林起白柔的小说是《极品佳婿》,本小说的作者是彦儒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风云市第一豪门林家,一夜之间土崩瓦解!天纵奇才的林家大少爷林起,屡遭打压之后变成了废物,成为了一个小家族的上门女婿。苟且偷生,毫无尊严!当女儿重病,走投无路之时,他突获逆天传承,打破一切桎梏。狂少归来,风云再起!...

《极品佳婿》 第6章 难不成唐伯虎是穿越过去的? 免费试读

“胡、胡说!”陈龙面红耳赤地大喊。

“我这礼物可是从正规渠道收购来的,花了一百多万,怎么可能会是赝品。”

“林起,你血口喷人,还不快给我道歉!”

白雅梦也赶紧道:“就是,你要是对我们有意见就直说,没必要污蔑我们。”

“别把每个人都想得像你一样恶劣,我们对爸妈可比你对爸妈要真诚多了!”

但这番辩驳似乎效果甚微,亲戚们的眼中依旧流露出了质疑的色彩。

毕竟是号称百多万的礼物,要说就这么拱手送了,这其中还是值得怀疑的。

“真不真诚我不知道,但你们的反应有些过头了。”林起看着陈龙的眼睛。

“反而会让人觉得你们做贼心虚。”

眼看亲戚们的怀疑感变得愈发浓烈,陈龙顿时急了:“什么做贼心虚,我们只是不想被平白无故的污蔑罢了!”

“再说了,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一个入赘进来的废物而已,装什么古董大师,这是你能欣赏的东西吗?”

“要我说啊,你就是在记恨我。可能我刚才的话是说得重了点,可大家都是一家人,你至于这么心胸狭窄吗?”

此言一出,众人的眼神顿时松动了。

陈龙和林起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们为什么不信一个年轻有为的集团高管,而要去信一个吃软饭的无用赘婿呢?

“陈龙说得对,你看得懂吗你就搁这儿乱说。这可是唐伯虎的书法啊,就你,你认识唐伯虎吗?”

“白家收留了你你还不知道感恩,真是个白眼狼。”

“什么白眼狼,分明就是一只喂不熟的狗!”

风言风语应势而起,虽然说的不是白柔,但依旧令白柔无比难堪。

她知道林起是要替她解围,可这种做法未免也太没脑子了吧?这和狗急跳墙有区别吗?

真是太不成熟了。

她看了林起一眼,眼中尽是抱怨。

林起轻轻叹息了一声,似笑非笑地说:“这才两年而已,难道你们就已经忘掉了以前的我吗?”

众人又是一愣,猛地想起这个他们眼中的废物,当年可也是这风云市中响当当的人物。

既然如此,林起和古董宝物少不了打交道,而看穿赝品的事情自然也就说得通了。

一念及此,众人目光闪烁,重新对陈龙起了疑心。

眼看好不容易扳回来的局又要被翻了,陈龙强辩道:“就算你以前牛逼过那又怎样,就能证明我这是赝品吗?”

“你这就是在故意抹黑我,真不知道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说着他看向了白途:“来,白途,你给评评理,林起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白途和陈龙也算是狼狈为奸,从前就一唱一和地嘲讽林起。但这一次白途却不吭声了,老实得像兔崽子一样。

“白途?”陈龙又问。

白途抬头看向林起,目光接触的那一瞬间,他的灵魂都颤抖了起来,之前发生在天台的事情历历在目,于是更加不敢说话了。

陈龙并不知道白途和林起之间的事情,见白途没有搭腔,不免有些尴尬,但也只能在心里暗骂。

亲戚们你一言我一语,说什么的都有,包厢里充斥着窸窸窣窣的声音。

“怎么这么热闹啊?”

这时,沈慧和白不庸走了进来。

虽然白不庸已经是奔六十的人了,但沈慧却还只有四十多岁,身材保持良好,风韵犹存,看上去顶多三十出头。

只不过,尽管她大致保持着年轻时的美貌,但却面目不善。

看得出来,这绝对是一个霸道泼辣的女人。

“爸,妈,你可总算来了!”陈龙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似地说。

“怎么了龙儿?”沈慧问。

陈龙指着林起说:“这家伙血口喷人,说我献给爸的礼物是赝品,这不是在故意毁我名声吗?”

“我对您二位一直都是尊敬有加,怎么能受得了这种污蔑,所以您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赝品?”

沈慧挑了挑眉头,旋即看向林起,眼神厌恶。

“龙儿一直都很优秀,对我们也从来都舍得花钱,又怎么可能会送赝品给我们。”

“倒是你,整天好吃懒做,不学无术,你说的话能有什么说服力?”

“我的话的确没有说服力,但爸一直都喜欢研究古玩,他的话总能服众吧?”

林起说:“是真是假,让爸来看看不就行了?”

沈慧本不想搭理林起,但这么多亲戚在场,又想给陈龙一个交代,于是说道:“行,老白,那你去看看。”

闻言,白不庸凑到了画轴前。

“唐伯虎的作品啊。”

白不庸赞叹着,不禁看得更仔细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陈龙的心却是提到了嗓子眼。

他其实知道这是一幅高级赝品,当初他也是被骗了,等发现的时候骗子早已经逃之夭夭。

他一个懂点行的朋友说这幅赝品仿得极真,哪怕是专家都有可能看走眼,于是他这才会冒险献礼,可没想到居然会被林起给一眼看破。

现在他也只能寄希望于白不庸道行不够了,要不然今日之事,必将成为他在家中的污点。

几分钟后,白不庸脸色凝重地站了起来。

见状,陈龙的脸渐渐苍白。

这明显是不悦的表情,难道说真被看穿了?

白不庸与沈慧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后白不庸宣布道:

“龙儿没有撒谎,这的确是唐伯虎的真迹!”

白柔的心顿时如坠冰窟。

其实她方才还对林起抱有一丝信心,毕竟林起的确有过优渥的生活。

可没想到林起辜负了她的信任,这个人……真就只是在赌一时之气而已。

白柔忽然感觉好累。

而陈龙和白雅梦则是大喜过望,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

他们不是傻子,方才白不庸分明面露不满,但现在却说出了这种话,这个中也就不用明说了。

“听到没有,这是真的,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沈慧冷冷地质问:“你整天好吃懒做,不学无术,这些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污蔑起了你姐夫,你说,你是不是没有良心?”

“今天是你岳父生日,我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但我总归还是得给你姐夫一个交代。”

“扇自己两个耳光,然后好好道个歉吧。”

“要不然,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虽然这个惩罚有些不近人情,但白柔还是偷偷拉了拉林起的衣角,示意他就此妥协。

毕竟这事错在林起,要是不及时认错,那么迎来的一定会是更多嘲讽。

可林起偏偏无动于衷。

别人或许没有察觉到沈慧那隐晦的目光,但他是看得真真切切。

那目光中透露着古怪和阴寒,结合结果来看,分明就是让白不庸偏袒陈龙。

不过这也正常,沈慧一贯喜欢他这个高管女婿,对林起则是嗤之以鼻。

在这种事上要是沈慧能够公正,那反倒是奇了怪了。

如果放在平时,林起吃个闷亏也就算了。但如今他已然打算振作,因此他实在不甘心再被欺负。

“怎么了?装聋作哑吗?”心里有了底气后,陈龙愈发地趾高气扬,“妈的话听到没有,还不快给我道歉!”

亲戚们这次全站到陈龙那边去了,又是一阵七言八语。

“是啊,快道歉吧,别耽误大家吃饭。”

“这次你也算是长长教训,以后少逞风头。”

“得亏你是在自己家里,要是在外面,你这可少不了一顿打呢。”

碎嘴的声音听得白柔心烦意乱,她皱着眉头,语气中已经很不耐烦了。

“别犟了,快道歉吧!”

“错了就是错了,难道你还不承认吗?”

林起终于开口了:“要是真错了我当然会承认,可如果是莫须有的罪名,”

“你什么意思?”沈慧说,“难道你觉得我们冤枉你不成?”

“冤不冤枉我不知道,但这副书法一定是假的。”

“专业的分析我就不说了,免得你们说我胡编,”

“唐伯虎出生在明朝,那个时候大家还在用繁体字对吧?”

林起蹲下去,指着书法上的一个字。

“那你们告诉我,这个字是这么写的吗?”

“难不成唐伯虎还是从现代穿越过去的?”

众人将目光汇聚过去,顿时气氛凝固了。

龙!

诗文里居然有一个龙字!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根据年代而言,这个龙怎么着也应该是“龍”才对吧!

方才还在叫嚣的陈龙感觉脸上**辣的疼,就像被打了一巴掌似的。

沈慧的脸色也很阴沉。

“居然还有这种事情……”事到如今,陈龙也只能硬撑了,“老婆,我们被骗了,我们被骗了啊!”

白雅梦从僵硬中恢复过来,故作气愤地说道:“那个死骗子,我一定要报警把他抓起来!”

对于他们的演戏了,亲戚们自然是半信半疑。而林起不置可否,说道:“既然这礼物是假的,那姐夫你们是不是得给我道个歉?”

“道歉?你算什么玩意儿,我凭什么给你道歉。”

陈龙厚着脸皮说:“就算这副书法是假的,那也有观赏性,怎么也比你那破碗强吧?”

白雅梦赶紧帮腔:“对,还有,我现在想明白了,你送碗的目的,恐怕就是在诅咒我们家以后要饭对吧!”

“你就是自己家没了以后心理不平衡,所以见不得我们家好。”

沈慧也借机发难,帮着转移了注意力:“碗?我倒是才知道你送的是这玩意儿。”

“今天是你爸生日,你却拿这东西来充数,你是不是太不把我们白家放眼里了?”

“妈……”

白柔想解释碗的来历。

但林起却是阻止她了。

林起将碗拿在手中,环顾四周:“你们真没有人认识这个碗吗?”

众人纷纷摇头,只有白不庸眼神一凝,露出了若有所思的样子。

陈龙嗤笑道:“怎么着,打算虚张声势了对吗?”

“告诉你,我们可不信你的骗!”

“就是,”白雅梦撇撇嘴,“一个破碗,难道还能上天不成?”

“行,既然没人知道它的价值,那我就给它一个价值吧。”

林起叹息一声,旋即眼神一寒,居然将碗砸在了地上!

“我这礼物,就叫做岁岁平安!”

沈慧大惊失色:“林起,你这是要造反吗!”

林起冷冷地扫了众人一眼,旋即离开了包厢。

包括白柔在内,众人都傻眼了,那个唾面自干的林起,今天咋变成这样了?

沉寂中,白不庸忽然眼皮一跳,蹲下去研究起了碎片。

“你怎么了?”沈慧正气头上,见到白不庸此举,不免感到恼怒。

“果然是它,果然是它!”白不庸惊喜出声,“这可是唐朝皇帝用过的碗,出土的时候就像新的一样,全世界都只有一个,价值一千万呢!”

白柔心头剧颤。

她知道这个碗可能价格不菲,可一千万也太多了吧?

“你玩古董玩傻了吧?”沈慧觉得白不庸在丢人现眼。

“一个不知道几块钱的碗,在你嘴里还成皇帝用过的古董了?”

“改明儿要是林起送你封信,你不得当圣旨接了?”

白不庸使劲摇头: “不不不,我没有乱说,我昨天看了一场网络拍卖会,重头戏就是这个碗。你们可以去网上搜,就这花纹,这大小,还有这礼盒,简直一模一样!”

“这碗最后被苏家给拿到手了,而落锤价就是一千万!”

“可这碗又怎么会到了林起手中呢?”

听着白不庸这笃定的语气,沈慧也动摇了,不禁看向白柔。

“女儿,告诉我,这碗是怎么来的?”

白柔总算有机会解释了,她轻轻地说:“这个碗,就是苏总送给林起的……”

“什么?!”

所有人都石化了。

极品佳婿
极品佳婿
彦儒/著| 都市生活| 连载中
好看,作者彦儒棒棒哒。情节不错,剧情逻辑十分合理,非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