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狐祸》小周林淼全文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10-19 15:23:29    编辑:小橙

狐祸

推荐指数:10分

《狐祸》在线阅读

《狐祸》小说简介

主角是小周林淼的小说叫《狐祸》,是作者九怜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山狐狸进村儿,祸害乡里,为了村里的小寡妇,我是跑断了腿儿.........

《狐祸》 第十三章 纸人儿 免费试读

这天才初二,连个月亮地儿都没有,我赶着车也纯属是摸瞎赶路,心里没啥把握,就没敢走太快。

可走着走着那拉车的毛驴突然一个惊乍就站那儿不动了,紧接着我就听前边儿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女人哎呦哎呦的喊着,像是被小毛驴给碰着了。

意识到这是撞人了,我也没琢磨这大半夜的路上怎么还有人,就赶紧下车过去瞅了瞅。

凑近了一看,我发现这是个年轻女人,头上绑着个红头绳儿,乌黑的大辫子垂在一边儿,正坐在地上揉脚脖子。

这女人身上穿着件红底金花儿的大棉袄,看上去有点儿奇怪,可能是这衣服的裁剪有问题,不止花样很老气,也不怎么显腰身儿,把那女人裹得就跟个水桶似的。

“这天黑,我是没瞅着路上有人,对不起啊,你没事吧?”见这是个大姑娘,我也没敢贸然伸手去扶。

“小兄弟,俺脚疼。”这女人着急的说着,抬头就朝我看了过来。

她这一抬头我却吓了个激灵,我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这么丑的人,这女人那眉毛粗的就跟个男人似的,还是个非常明显的大小眼儿,那鼻子也小的跟没有似的,老厚的大嘴唇子倒是抹得红彤彤的。

再配上一张老爷们儿的国字脸,这真是......吓人呐。

我往后挪了挪,就说让她别着急,问她家是哪里的,我送她回去,也会赔她医药费。

这一说话,我才知道这女人也是林家庄的,就在前边儿那村的绣坊做工,没准儿还和林淼是一个绣坊的,不过她不是被毛驴碰倒的,而是因为从小就怕这种家畜,所以吓得不小心崴了脚。

我估摸着李大爷家这毛驴子看到这女人的模样,也吓了个够呛。

心里想着我也就没再多问,可这女人死活不敢坐驴车,非让我背着她,想到我出了林家庄也没多远,背着个女人这点儿脚程也不算啥,于是我背上这女人就往回走。

可走了没一会儿,我就发现这女人是真沉,比我爷爷还沉,累得我都冒汗了,抬头瞅瞅那林家庄,确实没多远,我就咬咬牙没吱声,背着这女人继续走。

直到走了好一会儿,这林家庄也没到,我就着急了,再看那村子,离我还是那么远,好像这半天我一直在背着这个女人在原地踏步似的。

发现不对劲儿,我这脑子嗡的一声,就是一阵头皮发炸,忽然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儿眼熟。

再想刚才我下车那地儿,那不就是林家庄的小庙儿么?

上次林淼就是在这儿撞着了脏东西,想到这个我就更紧张了,但脚下没停,继续背着那个女人往前走,嘴里聊天儿似的,随口就问这女人叫啥名字。

可这个女人趴在我背上,半天都没说话。

我问她多大了,她也还是不吱声。

顿时,我这脑门子就冒汗了,虽然我确实没见过像这女人一样丑的人,但是年前帮林淼平事儿那次,我给缠着林淼的脏东西烧了一个非常难看的纸人儿。

那个纸人儿和我背上这个女人非常像,是一样的难看。

再想起林淼给我讲她二叔背纸人儿的那怪事儿,给我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尤其,这次出门是送林淼回家,我根本就没带着爷爷的帆布兜子,能驱邪的朱砂、符咒我是一样儿都没有,而且现在我被这鬼东西迷了眼,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在朝哪儿走,反正这肯定不是去林家庄的路。

我琢磨着得尽快把这女人驱走,不然迟早得出事儿。

说到驱邪的法子,没有趁手的家伙事儿,我就想到了上次在刘嫂身上驱走吴老坎儿的鬼魂,其实只用了我的一点血。

想到这个,我瞬间就有底气了,胆儿也肥了,背这女人噌噌的走着,就偷偷咬破了舌尖儿。

也不知是因为舌尖儿疼的,还是沾了自己血的缘故,我眼前一花,一直也走不到的林家庄就消失了,而我眼前是一片黑乎乎的断崖。

我的脚就踩在了这断崖边儿上,另一只脚还在往前迈。

我惊得一个哆嗦,就停住了脚步,那断崖边儿上的石子儿哗啦啦的滚下去好些。

我甩胳膊就把身后那女人扔在了地上,转身就朝她,吐口水。

其实是嘴里的血沫子。

可我吐完这血沫子,才发现,被我扔在地上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女人,它只是个纸人儿。

我凑过去仔细打量,发现这纸人儿和我上次买的那个确实是一样,但这肯定不是我烧掉的那个,因为那个已经烧成了灰,是不可能变回来的。

这要是碰上个外行,看到自己烧的纸人儿找回来,没准儿真得吓个半死,可我偏偏很懂这些骗术,虽然我也是吓得够呛,不过那都是因为太紧张了,谁让林淼没事儿给我讲什么二叔背纸人儿的故事,给我吓得都留下心理阴影了。

而且,说起骗术,我爷爷可是个行家,骗神骗鬼那是信手拈来。

不过,这里说的神,不是指神仙,而是神棍,也就是同行,说讲究点儿,这叫斗法。

我这阵儿清醒过来,把那纸人儿拿起来一看,果然在这纸人儿背后发现了一道符咒。

这是有人故意在林家庄的小庙儿等着我,给我下绊子。

这事儿说起来,应该和缠过林淼的那个脏东西脱不了干系,并且,给我下绊子这人八成就是林家庄的。

因为他知道我来了林家庄,晚上才会回去,所以才有机会在我回家的路上使坏。

我回头看看那老陡的山坡子,依旧是心有余悸,我要是再晚醒半秒,这一脚踩下去,就真下去找我爷爷了。

这人摆明了是想要我的命,给那脏东西出气,说不定上次林淼被那脏东西缠上,也是这孙子搞得鬼,这回要是能把我弄死,那下个倒霉的就是林淼。

我越想越觉得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但我也没立刻回去林家庄,而是赶着驴车回了趟家,心里怕林淼会出事儿,我这一路是火急火燎的赶,到家拿了帆布兜子,又抓了只大公鸡,就又赶紧往回跑。

这一路上,李大爷的小驴车都快让我颠散架了,反正天黑看不到路,我索性也不看,全靠这毛驴子自个儿找道儿,只要大方向没错,我是拉都没拉一下。

这么一来,时间节省了不少,不过我还是没直接去林家庄,而是把驴车停在林家庄的小庙儿附近,拿出了那个被我喷了血沫子的纸人儿。

我擦掉了纸人儿身后的符咒,又点了支牛毛香,用手扇着,让那青烟往纸人儿身上飘,不过为了防止引来多余的孤魂野鬼,我只扇了两下就赶紧把这牛毛香灭了。

很快那个纸人儿就无风自动的抖了两下,因为纸人儿身上有我的血,我怕把这引来的脏东西再给驱走,于是立刻咬破手指,又在这纸人儿身上画了道定魂咒。

做完这一切,我拎着那纸人儿抱着大公鸡就进了林家庄。

虽然我这一路上都很赶,但这会儿也已经过了十二点,林家庄早就熄了百家灯火,林大叔一家也早就睡了。

为了抓住那个惦记着林淼的神棍,我也就没惊动林大叔,自个儿翻墙进了院子,就躲到了这林家的小厢房里。

时间也是赶得巧,我才藏好没多久,这院子就又翻进来一个人,这人穿着大棉袄,裹得跟个狗熊似的,笨手笨脚的翻进院子,就溜到了林淼那屋的窗户根儿下,然后在窗台上放了个小纸人儿。

不过这个纸人儿并不是纸扎的那种,而是用黄表纸裁出来的,那纸人儿上用朱砂画了符咒和林淼的生辰八字,还栓了根儿红绳。

把纸人儿放好,这人又点了一炷香,抽出符纸,用这香点燃,往天上一甩,单手掐了个指诀,那口中就开始念念有词的念叨,“庚子,丁亥,甲子,戊辰,现召,林家庄杨姓男丁,杨永成,速速归来!”

这时,我手里那纸人儿突然抖了两下,我忽然意识到,这人是在招魂,而且是个老手。

“杨永成,杨永成,速速归来......”那人似乎是发现没动静,就保持着这姿势又念叨了几句。

我抱着大公鸡,拎着这纸人儿,就从小厢房出来了。

狐祸
狐祸
九怜/著| 悬疑灵异| 已完结
很喜欢狐祸这部小说,情节很吸引人,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环环相扣,很不错的,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