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狐祸》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小周林淼)

发表时间:2019-10-19 15:23:14    编辑:发呆草

狐祸

推荐指数:10分

《狐祸》在线阅读

《狐祸》小说简介

《狐祸》是九怜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周林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山狐狸进村儿,祸害乡里,为了村里的小寡妇,我是跑断了腿儿.........

《狐祸》 第六章 斗鬼 免费试读

那是个穿着黑棉袄的老太太,这老太太得有七八十岁了,满是褶子的老脸上还抹了个发黑的红嘴唇儿,一把花白的长发几乎垂到了地面上,这会儿正瞪着双绿豆似的三角眼盯着我看。

虽然我并没有从这老太太身上看到半点儿阴气,但我一眼就确定了,这就是刘大叔让我捉的鬼。

她都长这模样了,我要是再看不出她有问题,干脆自戳双目得了。

不过,这鬼看上去不简单,竟然敢暴露身形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我眼前,可见她并没把我放在眼里,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而且,一个鬼魂强弱,除了阴气的成色,还可以从这鬼魂对阴气的掌控能力来分辨。

这鬼能把阴气收敛的一丝不露,足以说明一切。

其实,之前刘大叔带我去查看那三具尸体的时候,我就发现了,那三具尸体上竟然没有一点儿残留的阴气,说明害死他们的恶鬼是个可以吸收阴气吞噬鬼魂的惯犯。

我这儿还惦记着吸她的阴气呢,这会儿一看,怕是不好弄。

那老太太鬼站在屋门口儿跟我瞅了个对眼儿,这一瞬间我是很紧张的,主要我自身本事有限,虽然爷爷教了我很多,但因为当初无法开眼,我的实践经验实在少得可怜。

第一次出手捉鬼就碰着这么个老妖怪,我难免紧张,从驿馆过来的路上我倒也做了心理准备,但那时候是打算布阵捉鬼,根本没想到进院儿就跟这鬼瞅了个对脸儿。

这会儿再去布阵肯定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捏着黄符,手里的汗都出来了,可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用另一只手抽出兜子里的青铜剑,我就朝那老太太冲了过去。

这老鬼在门口儿站着没动,看我提剑过来,还咧着那大红嘴发出了一连串的怪笑。

“小伙砸,留下别走了吧,老身就稀罕你这样儿的!”老太太神智清晰,颤声规劝着,鬼影闪动两下,就在我眼前消失了。

我一剑刺空,**却被狠狠拧了一把,再回头把剑扫过去的时候,出现在我身后的老太太又不见了。

整个院子里除了阴冷的老寒风,就是那老太太难听的怪笑,这笑声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一般,震得我耳膜疼。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用镇宅符!”

这声音浑厚犹如晨钟,还自带回音,听得我一阵莫名其妙,但我还是下意识的抽出了一张青龙镇宅符。

将符咒甩向空中,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

符咒在半空中微微一滞,便瞬间爆出一道青芒,化作粉屑消失了,与此同时,这院子的四周,都亮起了这种淡青色的光芒。

我四下一扫,发现是符咒,足有三十多张。

这些符咒胡乱贴在院子的一些隐蔽角落,并没有形成任何阵法,但被镇宅符引动之后,短暂的青芒闪过,竟然爆出了一丝丝的电花。

这些电花在符纸上蠢蠢欲动,忽的猛然暴起朝我劈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赶忙后退,想要躲开,却不想脖子一紧,一把花白的头发缠住我脖子,把我拎了起来。

双脚离地,我也来不及多想,憋着气,把手里的镇魂符拍到了那把头发上,可这符纸瞬间就碎了,根本就没管用。

这转瞬之间,我身体里的阳气已经被这头发吸了个七七八八,青铜剑握在我的手里突然变得沉重无比,不等我抬手割断那头发,已经‘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脆抬手,用手臂绕住那老鬼的头发,反把她身上的阴气吸了过来。

就在这时,那些符咒爆出的电花劈在我俩身上,给我劈的一阵哆嗦,那老鬼也是抖喽着个脑袋瓜子,立刻松开了我脖子。

我却没松手,死活拽着那老鬼的头发,可劲儿吸她身上的阴气。

那老鬼见挣不脱,索性自断发丝,朝院门口逃窜了过去,她**后边儿还跟着一堆小蛇似的电花儿。

我被老鬼晃了个跟头,绕在胳膊上的断发很快化作一团阴气就被我吸光了。

等我再起身去追的时候,却发现那老鬼已经逃了。

这就是没有布下法阵的弊端,若是院子里那些符咒能形成阵法,这鬼就是插翅也难逃了。

鬼魂消失,院子里的符咒也失去了效用,纷纷碎裂,化作了纸屑。

我捡起青铜剑,环视着四周,试探了一句,“前辈还在吗?”

回应我的,是一声自带回音的叹息。

我赶忙说道,“谢过前辈出手相助,不知前辈可否现身一见?”

“现身一见怕是不行了,你还是先把我俩弄出去吧!”对方急不可耐的催促道,依旧自带回音。

我很是懵逼的四下看了看,发现这院子的东北角儿上有一口老井。

赶忙跑过去,我拿出手电往井里一照,发现这井底坐着俩人。

一个秃顶老头儿,和三十多岁的汉子。

俩人身上都绑着绳子,那老头儿靠在井壁上,上气儿不接下气儿的,正搁那儿捯气儿呢,明显跟我说话的是那个稍显年轻的汉子。

“别照了,赶紧救人吧!再照这大爷就蹬腿儿了。”那汉子抬头,朝我吼了两句。

因为在井底,让这声音有些发闷,我说这人说话怎么还自带回音呢。

我赶紧找了根绳子,拴在旁边儿的大树上,下到井里,把那汉子身上的绳子解开,又跟他一起把那老爷子弄了出来。

从短暂的交谈中,我得知这人叫张承,和我一样也是个半吊子。

他和那老头子都是刘大叔请来的阴阳先生,俩人彼此也不认识,是一前一后来这儿捉鬼的,都着了那老鬼的道儿,不过这老鬼好像有啥特殊癖好,竟然没杀他们。

把他们绑在井底,每天晚上,都来这儿在他俩身上瞎划拉。

张承跟我说这个的时候,是满脸嫌弃,明显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想到我的**也让那老鬼拧了一把,我很是感同身受。

我俩把那老爷子送到县医院,给刘大叔打了个电话,这人一听那俩先生没卷着订金跑路,屁颠儿屁颠儿的就赶过来了。

然后大出血的付了一笔医药费。

订金没讨回来,反而多出了一笔钱,刘大叔很不情愿。

尤其是听我说那鬼跑了,没捉住,刘大叔更不乐意了,不过他还指着我给他除掉那个鬼,倒也没为难我,在医院旁边的小旅馆给我俩安排了住处。

大概是为了省钱,刘大叔只开了一间房,张承不介意,我也没矫情,送走刘大叔,张承出去吃饭,我就到浴室把身上的狐狸毛冲了一下,这一冲我才发现那些狐狸毛都掉光了。

看来那老鬼身上的阴气确实十分精纯,我得想法把这货榨干才行。

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张承还没回来,可能是身上流失了太多的阳气,我感到非常累,躺床上就睡着了。

睡着睡着,我就感觉有一只手在我身上瞎划拉,我扒拉了两下,以为是张承睡觉不老实,可被我一扒拉,那手还挺不乐意的,在我**上狠狠拧了一把。

这**一疼,我一个激灵坐起来,睁眼一看,一把花白的头发就垂在我眼前。

“就稀罕你这样儿的,小子,你别动,乖乖让老身榨**的阳气,或许还能给你留具全尸!”那老鬼的怪笑从我头顶传来,与此同时那头发一甩又把我脖子给勒住了。

我抓着勒住我脖子的头发,抬头看过去,就见那老鬼像只蜘蛛似的贴在房顶上,周身缭绕着发黑的阴气,大把的头发飘在四周,正咧着一张黑红的大嘴怪笑。

狐祸
狐祸
九怜/著| 悬疑灵异| 已完结
作者九怜的人物刻画很优秀,文笔很棒,我相信认真看下去的人都会说好,狐祸这本书能看到作者的知识储备,专业知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