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狐祸全文免费阅读 狐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10-19 15:22:08    编辑:若相依莫离弃

狐祸

推荐指数:10分

《狐祸》在线阅读

《狐祸》小说简介

小周林淼是小说《狐祸》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怜,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山狐狸进村儿,祸害乡里,为了村里的小寡妇,我是跑断了腿儿.........

《狐祸》 第十五章 请黄皮子 免费试读

死掉这两个老头儿,白天才说了杨永忠的坏话,晚上就让人给缝了嘴,虽然没人敢捅破这层窗户纸儿,但大家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猜测这事儿可能是杨永忠干的。

再加上杨永忠老的不正常,这林家庄的人更怕他了,也没人再敢说他的闲话。

不过,不知道是为啥,这杨永忠回村待了这么三四天,祖坟也没迁,就又走了,是过了年,初一才回来的。

我听林大叔说完,这心里就更确定了,上次林淼出事就是这杨永忠搞的鬼,这次回来八成是他那个鬼弟弟跟他告了状,他发现给自己兄弟找的婆娘没成事儿,才给我下绊子,又朝林淼下手。

但是,从林大叔的形容来看,这个杨永忠真是个亡命之徒,不拿人命当回事儿,我要是想把这事彻底解决清,怕是也没那么简单。

这天晚上我就留在了林家庄,这后半夜林大叔一家也没睡,尤其是知道杨永忠要把林淼牵给他那个鬼弟弟当婆娘,这林大叔和林大婶儿是急的直转圈儿,在屋里走来走去的,一个劲儿的问我该咋办。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咋办,我又不是杨永忠那种亡命之徒,也没杀过人,总不能把这个神棍弄死。

我爷活着的时候可从来不干这种事儿,也没教我拿着人命当儿戏。

更何况,我就是想弄死他,也不一定能做到。

把杨永忠留在林淼窗台上用来牵灵媒的纸片儿人烧毁,我琢磨着这事儿还得从他那个死了的兄弟身上下手。

不过,为了防止杨永忠来找林大叔的麻烦,第二天一早,我就跟林大叔转了好几个村子,买了几条小黑狗,虽然这玩意儿没有大黑狗来的厉害,可一般的黄皮子也受不了。

而且黑狗的叫声也可以震慑鬼魂,杨永忠就是再想使坏,没有那身邪术所助,他也得掂量着来。

安排好这一切,我就跟林大叔告辞了,说杨永忠一定会找我来给他兄弟的魂魄解咒,我不能留在林家庄,这样他们一家还是会有危险。

见我要走,林大叔还是很不放心,看样子恨不得我能在他家住到杨永忠嗝儿屁,林淼也是一脸担心,问我会不会出啥事儿,甚至想跟我一起走。

我把杨永忠引走,就是为了保护她,那哪儿能让她跟我回大梁村?

于是在我一番安抚和劝说之下,这一家子也只能无奈的目送我离开了。

我回到家想着那杨永成的魂魄还困在纸人儿上,这杨永忠应该不会把时间拖得太久,于是这天晚上,我就跑到李大爷家,让这老两口儿帮我炖了三只鸡。

自从上次啃了一顿生鸡肉之后,这老两口儿也是不吃鸡肉了,但也比我强,至少还能帮我炖熟,我是连杀鸡都不敢,看到那鸡脖子喷血,就觉得头皮发麻。

等这鸡炖好了,我就回家拿了个小篮子,装上一瓶上好的赖茅儿,又把三只鸡排好,盖了块儿小花布,就连夜赶到了三坡岗子。

这块儿地之所以叫三坡岗子,不止是因为这段路有三个挺陡的大土坡子,还因为这地儿原本有个村子,这村儿就叫三坡岗子。

但六十多年前,这个村子一夜之间就搬空了,倒也有人看那房子闲着,想要捡便宜占点儿房产,往这村子里搬过,可据说这村里闹鬼,那些搬来的人都被吓走了。

再后来这块儿不知为啥招来很多黄皮子,逐渐就成了个享誉十里八乡的黄皮子窝。

我拎着那老沉的菜篮子,顺着道边儿的陡坡往下出溜,因为积雪太厚,还滑了俩屁墩儿,不过最后总算是有惊无险的来到了这片废弃村子。

老时候的房子没有砖,都是那种土坯房,这村子废弃六十来年早就已经塌没了,再被这枯枝灌木遮盖,老厚的积雪一压,要是不知道这儿以前是村子,还真认不出来了。

不过,我也是第一次来这地方,尤其是当我发现这雪地里到处都是黄皮子的脚印,甚至能听到那灌木丛里悉悉索索的蹿动声,我这心里也是非常紧张。

壮着胆子走进去,找了片儿还算干净的空地,我就把那菜篮子放到了地上,掀开盖在上边儿的小花布,顿时那香喷喷的鸡肉味儿就飘了出来。

紧接着我周围那些灌木堆子里就躁动了起来,这动静儿可比我想象的要大很多,听上去得有上百只黄皮子在里边儿乱窜,可始终没有一只蹿出来。

这黄皮子可馋,尤其是对鸡,那是半点儿抵抗力都没有,要不也不至于老在这吃食上栽跟头。

我提溜着个心等了一会儿,见没有黄皮子蹿出来扑这鸡,这才放心了几分,就说这些吃食是给那个小跛脚的。

我这话刚说完,顿时那灌木丛里就安静了下来,安静的就跟这些黄皮子都蒸发了似的,虽然我之前也猜测那个被李大爷轧断腿儿的大黄皮子在这里很有地位,但也没想到能有地位到这种程度。

原本我还想等见到那小跛脚再回去,可我等了会儿,这地儿实在是太冷了,而且那些黄皮子也都老实的待着,没来祸祸我的鸡和酒,我也就先回家了。

临走也关照了声,说等小跛脚回来,告诉它我来过,有事相求。

往家走着,我也怕这杨永忠没等我做好准备,就已经在家门口儿等我了,可这一夜却相安无事,杨永忠并没有找上门。

第二天一早我推开院门的时候,发现门外的柴禾堆上扔了块儿小花布,就是昨晚我用来盖菜篮子那块儿,不过这上边儿的鸡肉味儿已经被黄皮子特有的臭味儿给盖过去了。

这股子怪味儿我太熟悉了,八成是那只小跛脚,要是别的黄皮子,肯定直接给我叼进院儿了。

但那小跛脚腿脚不利索,钻出水口又体型过大,可能是因为进不去,才把这小花布给我扔门口了。

既然它肯跑这一趟,我估摸着应该是愿意帮我的意思。

于是这天我也没出去,就在家等那小跛脚,同时,也在等杨永忠。

可等来等去,我就把林大叔和林淼等来了,这姑娘还是不放心我,担心我昨晚出了啥事儿,就缠着林大叔把她送了过来,而且死活不走了。

我劝了半天,林淼就是死心眼儿的要盯着我,林大叔也不说话,后来干脆被林淼给赶走了。

林大叔一走,这家里又只剩我俩了,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古怪。

其实我这心里憋着好些话想跟林淼说,就是这话一到嘴边儿上,就又说不出来了。

见我支支吾吾的,林淼突然有些紧张,就问我咋了。

我这一肚子的话,憋了半天,最后脑子一抽,不知咋的就冒出了一句,“还能焐被窝不?”

这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心说我这脑子里都在想啥?

林淼愣愣的看着我,好像没反应过来,呆了那么两秒,那瓷白的小脸儿就跟让火烤了似的,唰地一下就红透了。

见她别开脸看别处,我也是一阵尴尬,恨不得抽自己俩大嘴巴,就在这时,却听林淼又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这喉咙一紧,突然有点儿发干,正琢磨着这时候该说点儿啥,就见林淼慌里慌张的站起身说要帮我收拾收拾屋子,就忙忙叨叨的出去了。

不过,这天晚上我这被窝没焐成,因为九点多的时候,杨永忠就找来了。

我让林淼躲在屋里,尽量不要出去,就到院里把这杨永忠给拦下了。

这才两天不见,杨永忠却又老了很多,不止脸上都是褶子,那头发也都白透了,甚至走起路来都是颤巍巍的,看上去就像个即将油尽灯枯的老人。

他手里抱着那个被我下了定魂咒的纸人儿,身上还穿着那晚的大棉袄,估计里边儿也还藏着那只黄皮子。

见我从屋里出来,杨永忠眯着双老眼,说他知道林淼就躲在屋里,让我也别藏,说是今天这事儿一次了清,要么他死,兄弟两个任我处置,要么我死,林淼给他兄弟做婆娘!

我并不想闹出人命,尤其是不想自己手上沾人命,更不想死,于是就好言相劝,说这鬼想娶婆娘可以结阴亲,不一定非得找个活人牵灵媒。

杨永忠却朝我吐口水,说让我少废话,麻利儿的把鸡亮出来!是孙子是爷手上见真章!

看样子他知道自个儿身体不行了,打不过我,还是想用斗法来解决这事儿。

不过,我又不是傻子,他怀里揣着个黄皮子,我还会用大公鸡对付他?是他脑袋让驴踢了,还是他觉得我脑袋让驴踢了?

这会儿大公鸡肯定是不行了,可现在的问题是,我请的那只跛脚黄皮子还没来,杨永忠却已经找上门来叫阵了,我也是有点儿抓瞎。

见我不说话,也没动手的意思,这人还真当我是怂了,反过来劝我,说只要我愿意帮他兄弟解咒,不再插手这牵灵媒的事儿,他也可以放我一马,甚至愿意给我一笔钱,来平息这事儿。

我听他头头是道的说着,也没立刻拒绝,可也没答应,这人说完就又开始威胁我,说我要是不开窍儿的一条路走到黑,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杨永忠唾沫横飞的说着,我始终没搭话,直到这院门口蹿进来一只跛脚黄皮子。

狐祸
狐祸
九怜/著| 悬疑灵异| 已完结
作者九怜的人物刻画很优秀,文笔很棒,我相信认真看下去的人都会说好,狐祸这本书能看到作者的知识储备,专业知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