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最强龙婿秦飞扬唐沁雪 束山有草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发表时间:2019-07-26 03:11:24    编辑:静雨轩

最强龙婿

推荐指数:10分

《最强龙婿》在线阅读

《最强龙婿》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最强龙婿》由束山有草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飞扬唐沁雪,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想回来退个婚走人,不曾想却事与愿违。“我没钱啊...”“没事,我们家有!”“我没工作哎...”“没事,我给你安排!”“我什么都不会啊...”“你什么都别干,我女儿干,我们家养你。”秦飞扬一脸懵逼地看着未来的老丈人......咦?老丈人您等等,我衣服还穿着呢,先把你女儿拖下去——...

《最强龙婿》 第8章 有人,卑微如蝼蚁 免费试读

“我抗议!”秦飞扬当即就炸毛了,对,老丈人是说了,他随时可以撂挑子不干了走人,他可以当一个吃唐家饭的小白脸,但是——扣工资这种充满了耻辱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开什么玩笑,让在非洲战地里的那群王八羔子知道自己被扣工资之后,他们能拿这个笑到死,哦不,说不定等棺材盖合上了都还在笑。

几个亿的单子都不曾出过差错,区区两三万的一个职位竟然还沦落到扣工资的地步?!奇耻大辱!

“我犯事了你就扣我工资?!”身为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有着十六厘米长度的男人,这个时候必须要有自己的雄风硬挺出来,不能让这个娘们为所欲为!

唐沁雪冷冷一笑:“公然调戏董事长,辞退你都不过分,知道么?”

秦飞扬嘴角一扯,要不是黄助理在这,他一定要把这祸水级别的冷美人按在桌面上狠狠地打她屁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霸道。

唐沁雪对面前的男人其实心情很复杂,她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个没什么本事仗着老一辈的口头约定来她家要钱要饭吃的废物男人,她承认,她一开始带着有色眼镜去看这个男人。

所以,她才会让闺蜜去教训这个男人,却没想到出了那样的事情,招惹了那个周旭,让她十分头疼,可她能怪这男人吗?不能。

对这个男人,她有所改观,也有些愧疚,但,她是不可能喜欢这个男人的,她的脑海中,总是会浮现一个温暖的怀抱,这种感觉,是从盘山公路那次被不知名的人救了之后才有的。

她一直很想知道那晚到底是谁救了自己,她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竟然在那样的情况下,没有对她做一些不轨的事情。

是自己,不够有魅力吗?还是那个人,有着一身浩然正气,是个英雄般的人物?

有这样一道身影藏在心底,她是不可能对秦飞扬这样的人有什么感觉的,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之间,不存在任何的可能性。

“董事长,您这,过分了啊...”

但,唐沁雪不再搭理他了,转身便是离开,以她的性子,既然秦飞扬不肯说,她也不会问第二遍。

秦飞扬一脸的郁闷,暗叹一声万恶的资本家啊!心都被金色的屎粑粑给糊住了。

“他二大爷的...本来就没多少工资,这一扣,莫不是我真的要应了老丈人的话...辞职不干了回去陪他下下棋过悠闲的小日子?”

唉...那种日子...想想都有些小激动啊。

二楼餐厅的事情自然是飞快地在公司内部传开,庞烈,人的名树的影,谁都知道这人不好惹,听说秦飞扬得罪了他之后,基本上所有人都认定,这个秦飞扬怕是很快就要在滨海市混不下去了。

至于唐沁雪拿庞烈都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可就没多少人敢拿到台面上谈论了,开玩笑,那可是老总,人家动不得庞烈,是因为庞烈背后的大哥比起唐董要可怕的多,并不是庞烈本身让唐董没有办法。

个头和气力相差不多的两头老虎,会因为一座山头而斗个你死我活,可实力相差过大,或者说强弱分明的时候,弱的那只老虎自然会选择隐忍。

唐沁雪之于庞烈背后的老大,便是如此了。

实力不够,也就受制于人,就如,她在盘山公路,差点被庞烈人体侮辱,可现在呢?庞烈还能在她的公司里耀武扬威。

秦飞扬一眼就将这些看透了,唐氏集团的生态发展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区区一个庞烈都敢这么嚣张,身为一个承担着国家重点科技产品研究项目的集团,这,正常么?

正常的情况应该是这样的集团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踩才对。

“唐氏集团的处境...倒是有点意思...”他摩挲了一下下巴,想起之前检阅公司内部安全系统时的发现,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唐沁雪没察觉到集团处境的种种关联他能够理解,但唐国良呢?

那老头子看着人畜无害,甚至就跟急着卖女儿的推销员似的,可纵横商海那么多年,他看不出来唐氏集团的处境就搞笑了。

但是他却默不作声,这是为什么呢?

“我草...难不成,这老头是猜到了唐氏集团即将被收拾,所以提前找好了我这个‘下家’,要是唐氏集团真没了,让我带着存款跟唐沁雪浪迹天涯比翼双飞神仙眷侣?”

好哇,这老头子...真是够精打细算的!

“秦部长!”

一道急切的声音传来,一个胸怀壮观的娇俏女子奔了过来,扎起来的马尾随着她奔跑的动作晃来晃去,嗯,今天的李诗雨,着实有些不一样的味道。

“你没事吧?”刚刚听到同事说庞烈跟秦飞扬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她直觉庞烈找他跟自己有关,所以她赶过来看看。

“我...”秦飞扬眉头一皱,然后往前栽倒。

李诗雨一惊,身子连忙上前撑住了他,同时焦急地问道:“庞烈有动手?”

“动,动了...”

嗯,你看,桌子椅子都翻了,是动了啊没错嘛...

“你伤到了?”

“这倒是没有...只是吓得腿软了。”

感受到胸前被挤压,李诗雨神情一滞,旋即眼角微微抽动,咬牙切齿地道:“秦!飞!扬!你这个老流氓!”

砰!

“啊——”

某人捂着裆部也加入了捂裆派,同时发出极为销魂的惨叫声。

五分钟后,某人惊恐地看着满脸冷笑的李诗雨,那个有着少女般精致容颜的女人,恶魔,绝对他娘的恶魔,这一脚,差点踢出一个新太监啊!

“这已经是你第几次占我便宜了?”李诗雨气急地问道。

“第一次。”

“嗯?”

“前一次是你占我的。”

李诗雨:“...”娇嫩的脸蛋又一次刷红了,这话,她竟然找不到反驳的点。

深知斗不过这个老流氓的李诗雨觉得还是直切正题为好,一番询问,结果什么都没有问出来,这老流氓还各种调戏,她就气得直接回办公部了。

办公室里闲来无事,秦飞扬就上网查了查唐氏集团这些年的发展,很多东西其实是查不到的,但是在那些见光的东西里面,往往暗藏着所谓的线索。

这世界从来不乏好事者,很快,秦飞扬就从中捋出了一条线,一条唐氏集团地位下降的线。

转眼到了下班时间,离八点半还有两个多小时,先去哪儿呢?洗浴中心还是街头巷。

最终,飞扬哥决定在附近的一个小面馆里解决一下肚子的温饱问题。

像是有目标一样,左拐右拐之后,进入了一条巷子,来到了一家看着有些年头的面馆。

“炸酱面,带肉。”

进去之后轻车熟路般地吆喝了一声,而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是不是衰神附体?怎么这都能碰见你?”

里面还有一个人,是女的,妖孽的身材,有着郁闷表情的清纯脸蛋,正是李诗雨,这年头,缘分这种东西还真是说不准呢对吧?

“诗雨小姐姐。”

某人眼睛一亮,很不客气地坐在她的对面,道:“咱俩可真是太有缘分了。”

李诗雨默然,懒得搭理这个被污秽侵占了脑袋的男人,她不喜欢恶意度人,但她还是有些禁不住地想到,这家伙不能是个跟踪狂吧?

不然,怎么这么巧,在这样偏僻的角落都能撞见。

“我可是你的上司,你不搭理我真的好吗?”

“以势压人?”李诗雨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哦,这个还真就是最不怕的,她闺蜜可就是唐沁雪这个董事长呢。

“我是那种人吗?我只是告诉你不要不搭理你的上司,不然会给你小鞋穿的。”

李诗雨白了他一眼,遂不再搭理他,她看明白了,这男人就是越搭理他越能鬼扯。

几分钟后,两人的面都上来了。

“你怎么知道这家店的?”李诗雨主动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秦飞扬尝了一口,淡淡笑道:“我一个兄弟介绍的。”

“知道这家面馆的人不多,你那个朋友应该也是这一片长大的吧?”

“嗯。”

“叫什么,说不定我认识。”李诗雨好奇地问道。

“你不认识他。”秦飞扬道。

李诗雨皱了皱眉,心中断定秦飞扬是在撒谎,这一片以前不是这样的,发展的过程中已经改造了,但是许多同龄人她还是认识的。

若真是他朋友介绍的,又怎么不敢说名字?这秦飞扬,撒谎也不撒得像样点儿。要不是对这男人有一些愧疚,她可不会跟这样一个人坐在一起。

这时,四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进了店里,本来在忙活的妇人眼里涌现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就满脸赔笑地道:“蛇哥,您怎么来了?”

她身子微微弓着,像是驼背,但实际上并不是,她这是把自己放在了很低的一个位置上,这个姿态,让秦飞扬的手猛地顿住。

妇人看上去已经四十好几了,没几根黑色的发丝,生活的压迫和为生计筹谋让她看起来更老几分。

走进来领头的一个男人被她称作蛇哥,有一个飞机头,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扫了秦飞扬他们一眼,眼中闪过一道异色,而后竟是没说什么,对那妇人道:“考虑完了吧?”

“蛇哥,薇音还小,恳请您放过她吧,她才刚刚十八周岁。”妇人说着跪了下去,蛇哥不为所动,一脸的冷漠:“这就是你考虑后的答复吗?”

“蛇哥,薇音真的还小,有什么您就冲我来吧,我命贱,不值钱。”

蛇哥闻言,低下头看着面前这个老女人,露出一个瘆人的笑容,问道:“你跟你女儿比,哪个更爽,你分不清吗?”

“蛇哥...”老妇人泪流满面,砰砰砰不断磕头,哀求道:“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

蛇哥叹了一口气,道:“你的这个答复,让我发现,你的存在是一种麻烦,所以,你去死吧。”

一把水果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对着那中年妇人刺了过去。

噗的一声,鲜血四溅。

最强龙婿
最强龙婿
束山有草/著| 都市生活| 连载中
一本写的很好的都市生活书,很真实细腻,情节也很丰富,作者束山有草加油,一直在跟。